灵魂是撒向天涯的漂泊境遇

没有所谓的离骚,入暮,人黄昏

走在老路上,像昏鸦不眠的宋词,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不必在意过去,不必挂念旧时光。

 

压着熏风醉雨,红叶一片的血迹,那是谁的伤痛与悔过书?

隐藏着不安和美的沉静,而我选择了告别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