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草色入帘青——悼何乃健

在这荒凉时代,说来就来,说去就去了

没有人能拒绝说禅、静止和忧伤

你是无惧的,就像那百颗芥子,觉了菩提和向晚的稻浪

就像那一阕楞严经迤逦的蝉声绵绵

细说着无由沧桑,穿越那幽渺深邃的竹林向我走来

入定的钟声了悟前尘,空寂不代表灵魂衣钵,我仍旧张望你的来时路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