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溪蚱蜢舟

——只恐双溪蚱蜢舟,载不动许多愁
疫情染天
人情冷暖
一年悠悠岁月流转
就眼下触摸窗口
隔离的心境只剩下一片火海
封城锁国,岁末烟花
摇曳在纸碎风露的楼台
没有你要去的远方
只有我在静静地守候
诗的坠落,和
月亮的沉浸,看时光就要倒流了
扶桑是昨夜的忧伤。
总是这样的
生死茫然,若有若无
在人群中相遇别离丢失了记忆
在深山里呼喊而拥抱的叶脉尖尖
像一颗流星闪烁的
光芒,突然被隐藏起来
而不是奔走相告:
我们都老了!
再也无法尽情欢笑和泪流成河
一页一页翻书的睡意
再度被惊醒,从前一字一句的偷窃《山海经》
都成了恍然如梦的落马江湖。
没有寂寞的英雄
只有名声落寞
现实的照妖镜,无辜被打破
翻不了身,只有继续伤风悲秋
那一溪流水恣意流淌
一坛晚香和旧梦
此去路遥远,我们须臾相见
不道别离。
你是你清漾的水色胭脂
我是我磐石的晶莹琥珀
总是藏着掖着,那凡人不为人知的秘密
活在围城里,怕是兵荒马乱
逃也逃不去!
如若疫情染色,那一身白发
白衣的含情脉脉无语凝噎。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