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花亭——别张木钦前辈

人生何憾?

瞬间渺茫。

 

 

你走不过是江湖的事

少了几笔烟霞和刺骨风寒

疫情还在纠缠

你且放下这昨日之非

从麻坡闯荡到京城

我好奇是你背后那左胸膛的灼烈浪漫刀痕

那悲壮的年少斗争

卧虎藏龙的党争派系走出的一条

血路。就此隐藏了你的犀利

和淬炼的风格:

剑笑由他,落地狂舞青衫

我还是我,冰雪熬成霜

唯有字里才能看见麟角的真迹,唯有现实才能看清胸中的

块垒,一座城池就是我挥舞的

天地,那管南北与东西!

 

 

谁说年岁无知?

谁说老来寂寞。

我还隐藏着三昧真火,我还未曾饮进

这人世间的苦酒和情爱愁肠

不甘就此绝灭

不甘呕吐癌的诗句

说:这是我最后的人生!

 

 

那年黄山别后的古青松依旧无言

对抗冷洌西风,就此

天上人间

探花无情人消瘦。

4 則迴響於《探花亭——别张木钦前辈

    • 谢谢阿欣,这是告别的年代!报人,文人,作家,前辈一个一个的走了,不由的感伤,却也是无可奈何的事!生老病死,那是一世人的修炼,也是必然的经过,就像李叔同的送别:一壶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