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恋爱世纪

诗是一个人的牵肠挂肚吗,抑或

诗是写给大众的情书?

诗魂已老,诗心不老

生前死后如玲珑塔尖上的风铃回荡,比木鱼还惦记着

佛禅,露水清清,尘埃不灭

那是你我最为快活的从前,锁上眉间的爱恋

婉转而又迷离,虽说世人早已不相信我曾为此癫狂

做梦的鼠辈,还偷吃着因果、轮回

佯装着不负如来不负卿的承诺

哀怨地等死,等誓言成灰,涂在你的脸上的

邪魅狂狷,迷之微笑。

 

是你吗?徘徊在上个世纪的恋人风暴,你你我我的溃败,云烟早已散尽

坦荡的抹去了血肉模糊的箴言,真实的窥觊

化成一对同命鸳鸯,突如其来的悔恨与怨怼

日常里的夫妻,枕边的窃窃私语

完美而不露痕迹,也许一生一世

就是炉灶上的火光,隐隐约约、霎那芳华的裂缝

依偎着白骨森森的灵魂

烫贴如诗,夜色步入了无人之境。

 

总有分不清的情色与肋骨的噬咬,还魂爱情的定律

诗是愁肠百结的滋味吗,抑或上天赋予一个人的恩宠让他去品尝

世间的冷眼寂寞,在落魄里寻求唯一的丰华

也许那就是了,琼浆玉液的醉生梦死就是唐宋一页

那夹在爱情里的砒霜。

刊于《季带风》杂志08期2018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