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恋爱世纪

诗是一个人的牵肠挂肚吗,抑或

诗是写给大众的情书?

诗魂已老,诗心不老

生前死后如玲珑塔尖上的风铃回荡,比木鱼还惦记着

佛禅,露水清清,尘埃不灭

那是你我最为快活的从前,锁上眉间的爱恋

婉转而又迷离,虽说世人早已不相信我曾为此癫狂

做梦的鼠辈,还偷吃着因果、轮回

佯装着不负如来不负卿的承诺

哀怨地等死,等誓言成灰,涂在你的脸上的

邪魅狂狷,迷之微笑。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