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台语歌的悲情城市

对,我是福建人,祖籍福建同安。我的祖父先辈都是中国南来的移民,领的是红色身份证,父亲已经是在地的华侨,我是马来西亚公民,拿的是蓝色身份证。在大马,槟城是最多福建人聚居的城市,从前是自由港口,有很多苦力(在码头卸货的工人),因此吸纳了很多劳动阶层。小时候我们都听大人称呼中国为唐山,战乱时期因为饥荒,逃难而离散,有人是被卖的猪崽,为了生计而漂流海外,在大马落地生根。
福建是很大一个省镇,也是今天的厦门,永春、晋江都是福建人,我也不曾回去寻根,翻查族谱,探过亲,家族门庭寥落,只知道小时候有一个二叔来自唐山,拎着一个牛皮箱,手里拿着一封家书投奔而来,宣纸上写的是潦草的毛笔字,后来投靠谁到那里去我也不知道。在我出世第二年祖父就过世了,永远回不去了。我从广州飞往厦门,也只是过境,飞机延误了,也去不到日夜响往的鼓浪屿。
除了槟城,吉隆坡的巴生流域,马六甲古城,柔佛麻坡,也有很多在地生活的福建人,只是口音不一样,带有很多本土的俚语和谐音,最道地的福建话(所谓正统)还是台湾的闽南语吧,不会华文词汇,也很难去分辨闽南语的正确发音。小时候看街边筹神戏,听福建戏班,看黑白的台湾闽南语电影,听台语歌,看台湾八点档连续剧,这才渐入佳境,知道福建人所要表达的心声是什么,郁卒,这是我这些年来最能体会的两个字。
从小耳边就不时传来这些通俗趣味的流行曲调,从丽的呼声传播,从收听的电台播放,从家里楼上同屋卖菜阿水兄的黑胶唱片流转的都是当年盛行的福建流行歌曲,台湾称乎闽南语歌,统一的说法就是台语歌,就像粤语小调和广东歌都是一样的腔调。像杨小萍的《十一哥》《尪亲某亲老婆趴车轮》《快乐的出帆》,邓丽君的《望春风》《雨夜花》《天黑黑》《安平追想曲》,尤雅的《难忘初恋的人》,风飞飞的《六月茉莉》,刘福助的《安童哥》《卖豆奶》《卖菜义佬》等民谣小调,不仅仅是闺怨情怀,思慕心情,生活悲叹,也有社会主义的奋斗精神。在那个年代那个环境那个纯朴的岁月里,福建台语流行歌曲是最写实的精神娱乐了。
当然有人不会听、听不懂还是觉得过气老土,旋律不外如是,那是因为语境以及文化的隔膜吧!然而在九十年代末期,台语歌跟台湾华语流行歌曲一样突飞猛进,摆脱了旧有的词臼而有了新的曲风新的意境,开始融入了西方的摇滚乐精神,代表作就是林强1990年出版的第一张专辑主打歌《向前走》,很有当代年轻人奋发向上的意图,很接地气,今时今日听来还是感觉意气风发,兴致满满的破解了生活中的无奈困境。第一张专辑也为他赢得了当年的金曲奖最佳台语专辑。林强虽然很少在台前表演亮相,但还是积极的忙于幕后工作电影配乐,他也参演了侯孝贤导演的电影《再见南国,再见》,惊喜的看见了电影《刺杀聂隐娘》幕后就是他的精彩配乐。
这里开始进入了台语歌的演变和推陈出新,据我所知在大马槟城,闽南语或福建歌是最能引起共鸣的疆界,这里福建人的族群多,平日里的交流少不了福建话的问候,虽然此时此刻的唱片行已成了夕阳工业,毕竟从六十年代到九十年代末尾,它也曾如斯的辉煌过。也许你很少会听到林强本身在台前幕后唱《向前走》这首,但这些年大大小小的台湾歌唱选秀如《超级偶像》《超级星光大道》《华人超级星光大道》,在台语歌的演唱部分总少不了这首歌的推波助澜。真的,好歌不怕百回听,就连偶像歌手团体五月天也在专辑里重新翻唱了这首摇滚曲风的《向前走》,萧煌奇在综艺歌唱节目也演绎过,可见它的代表性和台语歌的经典榜单位置。
那些年你又听过什么新台语歌呢?当然小时候的那些闽南语歌谣福建小调跟学生时代买专辑卡带听的那些台语可以说是延续而又赋予了新的流行腔调,主要还是配乐不同歌手不同以及唱法不同,即使是同一首老歌也可以演绎出不同的味道和意境来。就像蔡琴灌录的这首《飘浪之女》一听就觉得旧酒新瓶散发出不同味道和醇厚的感染力,看过电影《地下情》听蔡琴独白念的最后一封信那种感觉更是悠远。当然蔡琴本身的婚姻处境对她演绎这首歌也很有说服力。她的台语专辑我最印象深刻的就是这首《飘浪之女》和《妈妈请你也保重》。
我记得以往听黄清元、凌震、魏汉文唱《秋风何时了》不知道原来它是改编自文夏的原版台语歌《飘浪之女》,当然词义不同,蔡琴唱的《飘浪之女》台语歌词跟其他人唱的三段歌词又有点不一样,始终觉得蔡琴的温泉乡歌诗才是绝配。这首歌让我想到潘越云的《情字这条路》《纯情青春梦》,于台烟的《牵阮的手》,江蕙的《家后》,始终是女人最独树一帜和委婉的曲线,稍一偏离味道尽失。你说台语歌容易唱吗?有些歌手并不适合唱台语歌,因为它讲究的不仅仅是抒情意境,而是来自日本歌谣的演歌气魄,声线的比重是第一要诀,不然怎么唱都不能融入其中。说到底还是讲求天赋条件,就像那些年流行日本传来的卡拉OK,每个人都可以拿起唛来自我陶醉,最多就是唱叶启田的那两首台语國歌《爱拼才会赢》和《浪子的心情》,练气还是可以的,要登台表演那就显得太油腻了。
其实福建歌的主攻市场一向来非主流,有点PASAR MALAM的流行货色,购买的专辑卡带都是综合出版的精选集,不像华语流行歌手那样发行个人唱片专辑,当然也有,除非真的很红,像那些年洪荣宏的《一支小雨伞》那样遇水则发,对,那些年的台语歌市场卖的就是洪荣宏的歌:《我是男子汉》《阿爸原谅我》《望你听我劝》《春天哪会这呢寒》,后来才有沈文程的《心事谁人知》《旧情绵绵》《一条手巾仔》取而代之的江湖意味,儿女情长的酒气英雄,以及俞隆华、陈小云的《舞女》横扫千军,就连华语歌唱声势不凡的龙飘飘也因为这首歌而下海,专攻星马市场的通俗路线,在台湾有句说法,通俗就是芭乐!
在福建歌大行其道的十年里,很多大马本地歌手纷纷投入了市场运作,灌录个人的福建流行歌曲专辑,企图分一杯羹,这些原本以华语歌曲市场为主流的歌手计有巫启贤、罗宾、唐尼、刘秋仪、庄学忠、黄清元,其中还盖括了在星马发行专辑的台湾歌手林淑容、李茂山、罗时丰等瑞华唱片旗下的歌星。另一个现象是大部分福建流行歌曲都被改编翻录成华语歌,这一点显然不稀奇,就像《爱拼才会赢》也被改编成广东歌电视剧主题曲《我来自广州》:胜利双手创,由叶振棠主唱,另一首就是电视剧同名主题曲《他来自潮州》。尤雅的台语歌代表作《等无人》也被选为无线电视剧的幕后精彩配乐,我还记得那是温兆伦、邵美琪主演的一部高收视的台庆电视剧《我本善良》。我想主要还是台语歌的主旋律渐渐赶上了时代风潮,不再是古老落后乡土味的象征,另一个原因是编曲的绝佳和高水平,创作不易好歌难求。在台湾流行歌曲的创作年代,好的作品往往有几个不同的版本,不管是闽南语歌、日语歌,还是华语时代曲,而我也发现,某些当后的时代名曲其实是改编自台语歌,就像凤飞飞主唱的《诉不尽的情意》,也有很多星马的歌手翻唱过,后来还成了林群的成名代表作,流传甚广,一曲难忘。
也许就那么一首歌成就了歌手在歌迷心目中的地位。小哥费玉清也有一首闽南语歌叫人念念不忘,那就是当年广泛流行的《为何你爱着别人》了,即使不会唱也会被歌词中的思思念念心里的伊个人起了魔咒。那年人在吉隆坡,那一个以广东人居住为主的城市,夜店林立的都门异乡也流行起了唱福建歌,虽然来来去去还是那几首《一支小雨伞》《心事谁人知》《爱拼才会赢》《为何你爱着别人》《舞女》《金包银》《车站》和《拢是为着你啦》。对了,就是人小小只的那个台语女歌手李嘉,若你不认识,那就听李翊君翻唱的版本好了,有人喜欢原汁原味,有人喜欢重新配乐注入新生命的翻唱版本,就像哈林庾澄庆翻唱的台语歌《山顶黑狗兄》,齐秦灌录的《思慕的人》《雨夜花》《青蚵嫂》,李翊君唱的《苦海女神龙》,陈淑桦唱的《月夜愁》,张清芳的《阮不知啦》,秀兰玛雅的《黄昏的故乡》都是那些年的台语歌新时代。
台湾是台语歌的原产地,也是台语流行歌曲的重镇,台湾有本土人、原住民和外省人(来自中国大陆)的分野,台湾曾经经历过日本人统治,所以早期的台语流行歌曲大部分都是改编自日本歌谣,后来才有洪一峰(洪荣宏的父亲)、叶俊麟、周添旺、邓雨贤、许石、杨三郎、文夏等老牌音乐人的创作。在经济起飞的七十年代,台湾有传统布袋戏、歌仔戏、闽南语文艺爱情电影、乡土电视剧的文化精神娱乐,电视台的综艺节目、餐厅秀更是歌唱演艺人员的饭碗,就这样延续了台语流行歌曲的传承使命。早期的台语歌像《旧情绵绵》《孤恋花》《望你早归》《港都夜雨》,四月望雨的《四季红》《月夜愁》《望春风》《雨夜花》等优秀作品大至上反映了旧时代社会的人文情怀,那卡西走唱的艺人歌星将这类传统歌谣带到社会的每个阶层角落,并且通过唱片声带流传到海外。今时今日在南洋的我们对台语音乐流行歌曲耳濡目染一点也不陌生。
我们最早收听到的台语歌曲还是杨小萍、邓丽君、尤雅、刘福助这些歌星传唱的,有一些传统的闽南语歌到今天听来还是很有趣,很有劝世文的意味,像《草瞑弄鸡公》《烧肉粽》《天黑黑》《祖母的话》《山顶黑狗兄》《劝世歌》《桃花过渡》《为钱赌性命》《丢丢咚》等等。最早买的台语歌唱片专辑卡带是洪荣宏的《一支小雨伞》《我是男子汉》,女的就是江蕙了,江蕙的《惜别的海岸》《酒后的心声》《半梦半清醒》的确把她的歌唱生涯提升到一个高度,五座金曲奖最佳方言演唱人的荣誉至今无人能敌,她也是第一位登上台北巨蛋开演唱会的台语天后,在她隐退之后始终找不到一位可以跟她相互匹配的接班人。不像洪荣宏之后有叶启田缔造的声势,当红时还可以竞选台湾政治委员,娶了一位女明星刘嘉芬为妻,虽然后来离异了。叶启田可以说是台湾本土的国民天王,他的成名曲《爱拼才会赢》几乎成了新一代的台湾国歌,就像那些年刘家昌的《梅花》那样唱得家喻户晓,就连香港的草蜢也要翻唱成狂魔,我相信这也是至今一首香港人会唱的台语歌。
叶启田的走红绝不是偶然,他的名曲代表作也不仅仅是这一两首,我最喜欢的还有《心痛》《干一杯》《龙卷风》《最后的探戈》《妈妈请你也保重》和《有酒干倘卖无》,我觉得他唱出了台湾人的温暖以及台湾社会的人文气质,那最朴实最敦厚的底层,而不是我们今天所看到的乱像。台湾闽南语男歌手层出不穷,后续有来一个接一个各有声线特色,当然有一些已经是老牌艺人了,像谢雷(代表作《酒国英雄》)和余天(代表作《回乡的我》),有些是华语流行歌坛的佼佼者,唱台语歌只是玩票性质,像金城武唱的《夏天的代誌》、费玉清唱的《为何你爱着别人》、齐秦唱的《傀儡尪仔》、罗大佑唱的《故乡》、成龙唱的《面红红》、王杰唱的《海海人生》、刘德华唱的《世界第一等》、伍思凯唱的《神仙讲阮无药医》、巫启贤唱的《叫阮的名》、五月天的《志明与春娇》、黄品源的《白鹭鸶》(改编自日语歌《泪光闪闪》,华语版是蔡佳淳唱的《陪你看日出》)、吴宗宪唱的《三日三瞑》还得了金曲奖,有人说那是因为台语歌不像华语歌存在着那么多海内外的竞争对手,真是这样?还是因为自觉台语歌缺乏编曲新意以及难于突破的语境。
然而据我所知,台语不乏优秀的歌手以及创作,跟叶启田同一时期发行专辑唱片的就有沈文程(代表作《心事谁人知》)、俞隆华(代表作《舞女》)、王建杰(代表作《为你牺牲为你茫》)、李茂山(代表作《今夜又搁要下雨》)、罗时丰《代表作《茫茫到深更》》、王识贤(代表作《双人枕头》)、袁小迪(代表作《舞伴》)、陈一郎(代表作《你是我用生命所爱的人》)、陈雷(代表作《随缘》)、杨宗宪(代表作《别问阮的名》)、孙协志(代表作《心事》)、陈百潭(代表作《初恋》)、阿吉仔(代表作《浪子的忏悔》)、蔡小虎(代表作《春夏秋冬》)、贺一航《妈妈请你不通痛》,以及后期的高向鹏、傅振辉(代表作《你是我兄弟》)、施文彬(代表作《再会啦心爱的无缘的人》)、办座二人组(代表作《我爱你》)、翁立友(代表作《坚持》)、江志丰(代表作《明天》)等等无不展现台语歌坛承先启的一股新生力量。
最难能可贵的是陈昇(新宝岛康乐队)和伍佰身体力行全台走透透表演现唱台语歌的魅力,《鼓声若响》《墓仔埔也敢去》《爱情限时批》《煞到你》是那些年掀起一股狂澜的热门抒情摇滚金曲,把台语歌的现场演唱提高到了另一个声势,不再是静静地倾听感动流泪,而是引起了观众年轻族群的摇摆大合唱。陈明章制作金门王与李炳辉的台语专辑《流浪到淡水》和《来去夏威夷》另类的唱法走唱方式也深深的引起了共鸣,在台语歌的疆界,没有偶像派的包袱,只有声音的魅力和作品的深入人心,就像盲人歌手萧煌奇的《阿嫲的话》也着实感动了许多歌迷听众,不管他们是不是台语歌的拥护者。不能不说唯有好作品可以享受如此的待遇,让歌迷喜爱记在心里永远忘不掉,不仅仅是男歌手的力作,女歌手也一样,就像凤飞飞唱的新台语歌《心肝宝贝》和许景淳唱的《天顶的月娘》在什么时候声入其境的流转就会觉得很感动!
台语歌的市场不大,除了台湾本土的造势,唱片发行也只能去到东南亚的华人方言市场。这些年就靠着台湾八点档连续剧的推广来吸引观众和听众群了,台语歌是写实的,也是血泪的,背后都有着悲欢离合的故事,也最符合剧情的演进催人泪下。我还记得当年观赏的第一部台湾乡土电视剧是金素梅、何家劲、贺军政、马如风主演的《爱》,主题曲就是洪荣宏主唱的《春天哪会这呢寒》,然后是《新不了情》、《意难忘》,然后就是琼瑶的《六个梦》《还珠格格》系列大戏,这才又回到爱情家庭伦理的电视剧《牵手出头天》。你很难想象原来来自香港无线电视台的曾华倩也演过台湾乡土电视剧,与男主角林瑞阳、翁家明、江宏恩、况明洁、龙劭华等演员,还有台湾最美丽的欧巴桑陈美凤共治一炉演出最强档,戏里还有王杰的幕后配唱:《我只要一个真实的明天》,以及陈美凤、伍浩哲主唱的主题曲《牵手出头天》和插曲《情难断断袂离》《繁华拢是梦》让人印象深刻的好歌。
当然从小就与妹妹江淑娜出来卖唱的江蕙还是台语歌坛的第一把交椅,后期的《无言花》《落雨声》《红线》《家后》《甲你揽牢牢》把台语歌的境界一下子给提升了不少,跟华语乐坛的一把好手突然有了交集起来,《落雨声》还是周杰伦的作品,欣赏阿杜和方炯镔的声音和才华,把那些原本不听台语歌的歌迷听众也吸引过来。其实台语女歌手的辨识度还是很高的,不比华语女歌手差,我想差别只是在于认知吧!听不懂、没接触,或者台语歌属于草根文化,不入流的看法,然而唱片市场销量决定了一切,通俗流行就是台语歌的大方向。当然台语歌坛不只是流行江蕙的歌,更早还有白冰冰和陈盈洁的大姐大地位。白冰冰的歌厅秀日本演歌式的唱法,陈盈洁的《风飞沙》《妈妈请你也保重》《海海人生》更是唱出了独特的味道,不听那就怂了。陈小云的S字翘臀那卡西电子舞步更是艺人竞相模仿的对象,其中费玉清模仿得最惟妙惟肖,她的《舞女》《雨水我问你》《爱情骗子!我问你》以及华语歌《一把情种》也是台湾夜店、夜市场、歌舞厅传唱的首本名曲。下来就是蔡秋凤的哭调子和谢金燕的电子曲风了,如果是以阿吉仔来唱蔡秋凤的《金包银》那就有点哭笑不得了,就像她自我调侃的一首歌《爽到你艰苦到我》,谢金燕跟猪哥亮的父女关系发展爱恨纠葛并不妨碍她这些年的歌唱事业发展,她的《呛声》《练舞功》《月弯弯》到《姐姐》专辑的闪亮非凡突破终于让她登上台北巨蛋的舞台,猪哥亮的病逝至终化解了母女被父亲抛弃的怨怼,然而媒体报导她与台语男歌手杨宗宪的情爱翻波未婚生子还是给歌迷留下了谜团。
然而说到台语天后的接班人,除了创作亲民现场演唱实力担当的詹雅雯,另一个就是努力不懈极度表现出歌唱天分的黄乙玲了,两人都出道很早,为了生活养家,写下不少可歌可泣的悯人作品,她们的声线相仿,唱的都是悲情城市的心情跌宕,自我排解的奋斗意志,走出闺怨的人生。她们的作品很多,专辑唱片一张又一张,生命的火候也渐渐亮了起来。我喜欢詹雅雯唱的《深情海岸》,她一直默默的推动为善最乐,激励着灰暗中的人们。而黄乙玲也是如此亮丽的得到大马歌手陈美娇的喜爱,唱起她的歌《爱你无条件》一点也不含糊,更得到了《超级星光大道》主持人陶子的赞赏,仿佛得到了黄乙玲的真传。《感谢无情人》最终为黄乙玲赢得了金曲奖最佳方言演唱女歌手。
确实传统台语女歌手一点也不比男歌手逊色,除此之外还有方瑞娥(代表作《黑玫瑰》)、王瑞霞(代表作《绝情雨》)、林玉英(代表作《小雨》)、韩宝仪(代表作《看破爱的人》)、李嘉(代表作《拢是为着你啦》)、张秀卿(代表作《车站》)、司马文心(代表作《买醉》)、龙千玉(代表作《风中的玫瑰》)、孙淑媚(代表作《爱的坎站》)、曾心梅(代表作《酒是舞伴你是生命》)、吴申梅(代表作《手纸》)、谢宜君(代表作《红豆》)、李千娜(代表作《尾班车》)、李娅莎(代表作《爱》得了第24届金曲奖台语最佳女歌手)等新旧交替,还有凭《非常女》和《追追追》鹊起歌坛,走红选秀歌唱节目的黄妃,真的是热闹非凡。台湾八点档连续剧从当年的乡土路线走向了都会时尚潮流,电视剧的热播观众的追捧话题的新鲜讨论也促成了台语歌的听众市场和唱片销量,当年陈昭荣、张凤书、秦杨主演的《台湾霹雳火》的确引起轰动,还有阿姑亲一下的古装剧《飞龙在天》,那时候的黄少祺和江宏恩红到不清不楚,一两百集的片档给足了闽南语歌大肆宣传的机会。《阿爸的愿望》《阿母》《天下女人心》《金色摩天轮》《意难忘》《世间路》《娘家》《天下父母心》《家和万事兴》《夜市人生》《风水世家》《甘味人生》以致今天的《一家人》《幸福来了》使台语歌手占尽先机有了发片的机会,就连歌手选秀节目出身的王识贤和黄文星也当起了男主角,完成了自己的终身大事,这何尝不是坎坷而又奇妙的人生。
台语男歌手大都长得憨厚老实,一派纯情腼腆又古锥,王识贤和黄文星刚出道时就是这种性格,另一位参加《超级星光大道》的吴勇滨也是这种感觉,唱起台语歌来很纯粹,没有什么心机,他们都把所有的情感画面放在歌里了。王识贤成名已久,如今在演绎界是一哥的地位,当年的与陈亮吟合唱的《雪中红》和《双人枕头》如泣如诉百听不厌,后期也有一首《脚踏车》让第一届的《超级星光大道》选手安柏政备受瞩目,成了一首与原唱者齐名的个人代表作。还记得家境不好的黄文星在第一届《超级偶像》选拔赛唱了一首贺一航的《妈妈请你不通痛》也把妈妈给惹哭了。谁也没想到比赛唱歌可以走到今天,出唱片表演当艺人,虽然世道很不景气,而且唱的是台语歌,值得骄傲的是黄文星出版的第一张专辑《天地》就为他赢得了金曲奖最佳方言男歌手,黄国伦说黄文星的声音很闷骚,很有爆发力。我也很喜欢听吴勇滨唱的台语歌,他唱的《疼你若性命》自成一格跟原唱者蔡小虎有得一比只是稍欠火候,但整体情绪拿捏还是很到位。在网上收看《明日之星》冠军许富凯的演唱视频,听他唱不同年代的台语经典歌曲,真的是所向无敌,可惜我们这里买不到他们出版的闽南语专辑。
也许我们原本习惯了华语流行歌曲的典雅、矜持、含蓄,不大能接受台语歌的直露表白情感的宣泄,甚至唱法也很不一样,它不是隐藏式的累积情绪酝酿,而是很有意图的声音爆发,也许华语流行歌曲更多的讲求意境,台语歌更着重的是口气情感必须到位。当然也有很台湾知名度高的华语流行歌手灌录过台语经典老歌专辑,像邓丽君、尤雅、凤飞飞、陈淑桦、蔡幸娟、李碧华、林淑容、张清芳、余天、费玉清、李茂山、罗时丰、齐秦、蔡琴向时代的致敬以及传承,但歌迷不会觉得与众不同,直到潘越云推出了台语歌专辑,唱了《心情》《情字这条路》《纯情青春梦》《桂花巷》,由于李正帆独特的编曲手法,歌迷这才感觉味道不一样了,将之视为新台语歌的时代。于是乎听于台烟唱《牵阮的手》,听蔡幸娟唱《姐妹》,听苏芮的《花若离枝》专辑(金曲奖最佳女方言演唱人),听伍佰的《树枝孤鸟》专辑,听林强的《向前走》专辑,或许就是传统定位的改变,我们才会觉得很有意思,很符合当代的思维以及人文走向,并尝试去改变命运的不公和宿命悲叹。
当年唱片行最景气时滚石曾经推出《滚石福建金曲大拼盘》,专辑里的台语歌都是一时之选,不只有林强的《向前走》、潘越云的《情字这条路》《纯情青春梦》、罗大佑的《火车》、伍佰、万芳的《爱情限时批》,还有陈淑桦的《走马灯》、新宝岛康乐队的《一颗流星》经典老歌,最让人心花怒放的是有一首许景淳、万芳、李之勤、潘仪君、李度、辛晓琪、曹兰合唱的《春天个花蕊》颇让人惊艳,感觉现在很难再有类似的制作可以不惜工本把所有的好声音结合在一起,尤其是闽南语歌。我想制作一张EP不难,但要找到一首好歌就要靠运气了,像黄品源唱华语歌多年,也懂得创作,真正打开知名度的惟有《你怎么舍得我难过》和《小薇》这两首很有温度的作品,想不到他唱台语歌《白鹭鸶》还是那么情境温暖,伍佰改写的词跟夏川里美的日语版《泪光闪闪》已经给人不一样的感觉,显然听黄品源唱歌还是有他的气质和存在感,就像他自弹自唱的《你侬我侬》完全带出了时代的氛围气息。
台语歌的入门其实不难,如果你是台湾八点档电视剧的忠实观众,必然对那一首首的台语歌给浸淫,也该知道台语歌的时下红人有那些,目前来看豪记唱片公司期下的歌手发片最频率了,江志丰不仅是歌手也是制作人和歌曲的创作人,蔡小虎、龙千玉、翁立友、陈随意显然都是八点档的红人。陈随意和《超级偶像》歌唱比赛的谢宜君是夫妻档,黄文星被喻为王识贤的接班人,唱而优则演,演戏成了新晋台语歌手的第二条出路。电视剧《一家人》收视报捷让黄文星再度发片,《爱若是》台语歌专辑也让歌迷听到未来的希望。老牌歌星余天、阿吉仔、洪荣宏、叶启田也纷纷推出了最新专辑,洪荣宏的《秋风秋雨秋夜情》和叶启田的《十五暝的月台》再度测试了台语歌的传统抒情和眼下歌迷的走向,是推崇台语的传统唱法还是新台语歌的编曲手法。据我所知,不管是听叶启田唱《有酒干倘卖无》,听陈雷唱《丑丑思相枝》,听蔡秋凤唱《胭脂马遇到关老爷》,听陈小云唱《歌声恋情》,听王识贤唱《意难忘》(华语版《夜空》),听翁立友唱《我问天》,听蔡小虎唱《爱人醉落去》,听秀兰玛雅唱《雨夜花》,听黄乙玲、黄桂乾唱《海波浪》,听江蕙、施文彬唱《伤心酒店》,听新康乐队唱《多情兄》,听李茂山唱《小姐请你乎我爱》,听办桌二人组唱《再会啦!台北车站》,听黄思婷唱《一切随缘》,我都觉得不遑多让,只要曲子通俗,词意优雅,不管新旧还是会找到知音人。黄思婷的《一切随缘》还是一首佛曲呢: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第二是也许华语歌迷对台语歌曲的出道背景性格活动不是很理解,但如果你看过台湾歌唱综艺节目,像费玉清主持的《费玉清的清音乐》,蔡幸娟主持的《台湾望春风》,猪哥亮主持的《猪哥亮歌厅秀》《猪哥会社》,澎恰恰、许效舜主持的《超级夜总会》《黄金夜总会》《铁狮玉玲珑》,还有《五灯奖》《六灯奖》《台湾歌喉赞》《明日之星》,想来对台语歌手的演唱实力和作秀的能耐显然不会陌生,一些当红台语歌手也是大马云顶云星剧场的常客了。如果说歌迷对某些台语歌手不认识没听过他们的歌那是无可厚非情有可原,如果说都大马歌坛唱片业没有影响那就是妄自菲薄了。那些年除了台湾民歌造就的唱片资源,台语福建歌的现成曲子也提供了不少歌曲的来源,只是填上的华语歌词不是每一首都能成功的带出原版的动感曲意,成功的例子寥寥可数,像《舞女》《歌声恋情》《小姐请你给我爱》的不离本意。
我们的歌坛童星小凤凤(童星)、小萍萍、张美玲可以说都是靠这些台语福建流行歌曲而出道的,以出版福建专辑唱片而知名的唯有蔡可荔、侯俊辉、小黑、黄一飞等几个歌星,而罗宾、庄学忠等志在华语歌福建歌双线发展,比较受瞩目的还是黄一飞的专辑原创曲:《一百万》和《最后夜快车》这两首歌的流传。当然陆陆续续我们还是会听到水准不错的本地福建原创流行歌曲,像巫启贤的《叫阮的名》、小黑的《发财》、年少之岛的《相人相梦》、张盛德的《泡菜阿爸吉他仔》、伍家辉的《一人一半》,真的,再多就没有了,虽然南马的范俊财、范俊福也创作了不少福建歌给银城唱片旗下的歌手献唱,毕竟那不是主流,像当年红极一时的福建歌手陈金发的《二号妈咪》,走的是趣味性风尘味。台语歌其实是台湾的岁月历史恋恋风尘,像侯孝贤拍摄的电影《悲情城市》,台湾民谣《孤恋花》《望春风》《港都夜雨》《安平追想曲》《旧情绵绵》莫不在细说着这样的悲欢岁月和哀怨情愁,随着社会的动荡经济起伏发展的一段人文历史,那些年的台语歌也在描写着灯红酒绿以及堕落的江湖。
然而社会处境以及个人情感共鸣始终是台语歌的气魄,亲情、伦理、人生,以及乡土的思念始终是台语歌的一大特色,像电视剧《苦心莲》《星星知我心》《意难忘》的时代变迁一代人的回忆,如若听到《雨夜花》《飘浪之女》《妈妈请你也保重》《阿爸原谅我》《海海人生》《阿嫲的话》《苦海女神龙》《有酒干倘卖无》《走马灯》《车站》《家后》《心肝宝贝》《故乡》《无字的情批》《天顶的月娘》《拢是为着你啦》这些歌你会特别有感触,因为那是人生的一大觉悟,时时刻刻用来激励自己、警惕自己,不要错过了才来后悔。如果说是男女情感的纠葛,台语歌其实和时代华语流行歌曲没有两样,分别只是唱法和语境,就像听邓丽君唱《难忘的初恋情人》的华语版和闽南语,都是一样的怀念色彩,时代的沧海桑田旧情绵绵,那味道那感觉那意境纯粹是个人历练,只要用心去体会。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