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明月来相送:别了诗人余光中


(1928 – 2017)
七十的魂梦幽幽
九十的头颅绝色
诗人的白发缪斯已成了璀璨的星光
不再独守空城,不再与永恒拔河
此刻清浅的海峡正飞鸿
我们仰望的牧神,如观音坐莲
秋水隐含的泪水
依依不舍,始终是那剪也剪不断的乡愁。
曾几何时的孤掌难鸣
敲打着岁月的冰冷霜河,听听那冷雨风寒
听听那远去的炮声隆隆与震耳的鼓声
我们的诗人飘泊已久
在骨子里熬成一碗桂花酿
从大陆的胸膛脊椎穿过台湾的秋叶海棠
一路苍茫折叠
红的是玲珑塔尖。
从高雄的西子湾推窗,雾霭寂寞与香港的高楼对望
沙田已成了时代的敲击乐
在火里练就霍霍的刀剑,和历史停止争吵
从钟乳石的浪漫寻思到白玉苦瓜的
温柔书写,是战乱吹过的春风
青纱隐隐,烟花如柳
此刻的武陵少年潇洒挥别,是诗人的沉睡
安静一如白雪覆盖的暖暖冬阳
我们祭酒,如时代境遇
那是众生归去的远方,天空不再希腊。
那长夜漫漫的守夜人
青铜一梦的铿锵
别了诗人:唯大勇才敢向绝处去求生
九九大劫日偏是你生日
落英纵纷纷,也落在英雄的冢上
五千年的这一头还亮着一盏灯,我们朗读你的不朽
名字归名字,头颅归头颅
星归星,蚯蚓归蚯蚓
这一世纪最剧烈的心跳,也许就是你那清澈独白。
九曲迂回,克难成佛
你是那最后一颗焚烧的舍利子
清风明月来相照
你说:凤凰死后有凤凰,春天死后还有春天
可你仍旧悲壮朗诵战国策:
滚滚长江东逝水
葬我,在母亲最美的弧度。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