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窗听诗】黄宏墨眼下的诗词歌赋

扇语知道我喜欢黄宏墨,所以特地在发表会上买了他的南洋新诗乐创作集《倚窗听诗》邮寄给我。殊不知距离2007出版的《借唐朝在燃烧》的光碟CD也有十年了,虽然只是隔了一水天涯,但我不知道原来2008年他还推出了《这一切终会过去》生活与大自然对话的感怀专辑,然后才是这一张久违了的诗词歌赋,宣扬着民族气息一脉相传的《倚窗听诗》,细细品味中国传统文学的文化精髓,把诗的格律融入了歌的旋律,再转换成听觉的意境了然,把都会城市的烦躁远远地隔离了。我一向来就喜欢黄宏墨歌声中流落的一股雄浑苍劲,抖一抖就有人到中年的苍凉意味,那不是俗世的烦恼,而是宁静的等待,一种墨染的风景,在生命之外的领悟和感动。
所谓的南洋新诗就是台湾现代诗的海外支流文学创作,茁壮在星马一带,在黄宏墨这张专辑十首诗的选项里头,我比较熟悉的新加坡诗人就是王润华和淡莹吧!当然其他如蔡志礼、林得楠、梁荣基、伊蝉的诗歌都有值得推敲的地方。另一首黄宏墨词曲创作的《惜缘》原本就是我很喜欢的一首歌,我相信那也是黄宏墨对岁月流逝的感悟:不管将来谁第一个走/记得我们曾经美丽过/他日老来树下论枯荣/狂笑声中痛饮旧日酒。这次不是黄宏墨的独唱,而是华文报合唱团的众声喧哗,他们一共呈献了两首歌的脉络,还有一首是蔡志礼为了辛亥革命百年历史纪念而写的诗《那年》:那年黄花盛开的时候/你们以鲜血清洗伤口/谁也不能为谁卜生死/谁也没有为谁留遗憾/年轻的眼神凝视远方/头也不回的共赴一场悲壮。我想最大的惊喜是十一首MV完成的制作拍摄,真的让我们很有兴致的去理解每一首诗背后的典故和涵义,MV概念和剪辑下了不少功夫,完全符合了意会和意境的传达。在黄宏墨创作的文案里我们固然明白一首诗即将谱成歌曲的难度,和聆赏的诗词造诣有助于提升对诗的朗读喜爱,《倚窗听诗》真的是一网打尽了歌迷的听觉视觉享受。
诗从来不是迎合读者的文化艺术,歌又何尝不是这样在于对文学艺术的欣赏以及共鸣,也许通俗流行歌曲最大的鉴赏能力就是自我娱乐,若是把诗词谱成音乐曲调来唱,那必然是一门自我修习的涵养和学问了,首先你必须看懂和听懂才能转化为感动。黄宏墨的《倚窗听诗》的确做到了弹唱的力量,不但曲艺通俗,而且蕴含了写作的文艺气息,听一首歌就宛若读了一首好诗的悸动!就像第一首《书香》的涌动,阅读小说诗册的荡气回肠,蔡志礼是这么写的:我读着伤心泪珠在窗前飘洒/梁祝化蝶刹那马蹄声哒哒/我读着爱的烛光在风里挣扎/东坡笑我多情早生华发。歌词注重的是含意,诗词注重却是韵脚,平平仄平平,诗词要改编成歌赋免不了要做一番删减,就像小说被拍成电影那样并不能完全忠于原著。卷一帘春意阑珊/听一曲幽幽长叹/河山变色骤然/别时容易见时难,这或许就是《倚窗听诗》的主题吧!
一轮听觉下来,我觉得最有古典诗意境和耐人寻味必然是王润华的《屋外》和梁荣基的《南歌子》了。首先让我们来朗读王润华的这首《屋外》:我是山茶/含苞三年/春天开后/竟不是花//我是明月/普照冬夜/黎明才发现/被冻成一片白雪。我想如果不曾细读王润华的文案对这首诗的剖析,《山茶的神话与南大的辛酸如何结合?》,我想我们大概只能理解为这是一首景观诗,说的是山茶和明月,对比的是冬夜和白雪。然而看了王润华的解说,我们才知道他借用了司徒空《红茶花》的作为典故,牡丹枉用三春力/开得方知不是花之神话,错读成山茶花含苞三年才开花,开花后却又不被纳入名花之谱,暗喻南大的优秀毕业生,苦读三年,文凭不被承认,他们的才华,华校生的人文精神,服务社会的贡献,全被漠视,如明月照亮黑暗的冬夜,其月色被冻成一片白雪。
再来是淡莹朗读的《南歌子》,我想大家应该知道《南歌子》是词牌名,这首诗词的别名是《千年之莲》。在1972年,当梁荣基教授获知中国东北发现千年莲子化石,经科学家细心栽培后,竟然奇迹般发芽生长,堪称近代生物史上之奇闻,于是他便填了这一阙《南歌子》。千载谁云短/流光去复回/抛切红荷花未开/自有雪莲吐蕊/任他猜//长寒耐寂灭/乍暖易成灰/此身如石尚堪栽/留取莲心一片/待春来。当你知道典故从何而来,意思也就黑白分明了。特别推荐的是这首歌不是黄宏墨自己唱的,而是女歌手洪菁云别树一帜的声音,优雅、清新、脱俗,可说是黄宏墨的独具慧眼,她还诠释了淡莹的诗《出门进门》:出了门/我是一朵云/浪荡又逍遥//进了门/我是一盏灯/寂寞又凄冷//出门进门/我都是红尘里/无所谓的轻烟。早期的淡莹跟席慕蓉的诗如出一帜,淡淡的腮红如天边的晚霞晕开来,堪称抒情诗前世今生的侧影,也是人生淡泊的处世哲学。然而根据黄宏墨的创作理念,这首诗的曲艺款款变动最大,还好有洪菁云声音给补足了。
把诗人写就的诗谱成曲是因缘际会而不是刻意而为,有些诗朗读起来就有它原始自然的节奏,很像一首黄河与长江的气势如虹。譬如蔡志礼的《且看我们》写的,自南渡以后/夜夜总有那大大小小的黄河/在床榻边奔流不息//自南渡以后/祖先在北方沿海晃动的身影/渐行渐远 渐远渐念。有些诗仿佛流动的波光,给你一扇美丽的风景,勾起心弦轻轻摇晃,就像林得楠的《彩窗》:窗是一种等待的容颜/诗是一种容颜的等待,林得楠说:诗的等待,是为了等待读者的感动,等待八方的流传。一首诗,也许在流传百年后在某个读者心中产生诗情,就是一首诗等待的来生。黄宏墨说:诗只能意会,很难言传,似乎一旦用上语言,诗的意境可说全毁。所以,我无法解释为什么在他(林得楠)众多的诗中,我会采用这一首。当然还有伊蝉的两首诗《朝花夕拾》和《路越走越长》,也许更多时候是心境的磨合让出了完整的退路,就这样了,无意去改变或做出更好的选择。如何再绽放一回/落地花怎么舞出原来的媚/错过了最美/朝花夕拾已无所谓——《朝花夕拾》。黄宏墨说《路越走越长》有他的心情写照,尤其是这个年龄虽不适合流浪/却一路随风到远方。对充满梦想的人来说,远方永远是一个值得追寻的地方。
若说在《倚窗听诗》找一首最贴近流行歌曲或民谣意境的传播,我想我会选黄宏墨词曲创作的这首《岁月如歌》。因为这一句:乍暖还寒之际/谁还记得/谁已不在春风里。因为那一句:那是曲终人散终须的一别/谁还记得/谁已不在春风里。因为我始终留恋的还是黄宏墨的沧桑意味,飘在风里雨里的流连忘返,已经没有回头路可走,音乐虽然小众也只能继续往音乐的方向走,写诗一辈子当然也无所谓要写到什么气候。而我想说的是,邢增华、陈佩莹、林昭宇、黄宏墨十一首MV的剪辑真的很棒,当然也让大众多了一份赏析南洋新诗乐创作集的机会,谢谢黄宏墨的用心,我们都看见了!

2 則迴響於《【倚窗听诗】黄宏墨眼下的诗词歌赋

    • 谢谢,你也一样惬意,日子如风温暖。黄宏墨的声音还是很棒,很透气,每一首诗都唱得很有蕴涵,沁人心脾。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