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几时有】浮生动荡堪作诗

许鞍华的电影《明月几时有》还是值得观赏的,虽然她并没有刻意拍出战乱时代的悲壮抛头颅洒热血的大场面,而是舒缓有致的细说了平民老百姓在那个动荡时期的浮生若梦,不经意的就被卷入了烽火飞花的生死飘零。当你还在为粮食短缺发愁,为理想爱情而作出取舍,为朗读茅盾的诗书而感动,为逃命恐慌不知何去何从,也许下一分钟你就在路上,唱起了铿锵的《游击队之歌》!也许战乱就是那么一回事,不为离别而拥抱,在生死关头大哭一场,摆一摆手,我们有机会活着再颤战地诉说想念,那个远去的人呀! 繼續閱讀

大河尽头魂归来——悼李永平 

你是去国的魂
谁在彼岸为你点亮一盏琉璃灯火
忧患是大河尽头的处境
抑或雨雪霏霏的梦断
等待的婆罗洲天方,不被等待的草莽腹地
种一片殷红如血水的辣椒,流向苍茫的人世间
此生挂念的风吹,也许只是
丛林与野山。 繼續閱讀

【倚窗听诗】黄宏墨眼下的诗词歌赋

扇语知道我喜欢黄宏墨,所以特地在发表会上买了他的南洋新诗乐创作集《倚窗听诗》邮寄给我。殊不知距离2007出版的《借唐朝在燃烧》的光碟CD也有十年了,虽然只是隔了一水天涯,但我不知道原来2008年他还推出了《这一切终会过去》生活与大自然对话的感怀专辑,然后才是这一张久违了的诗词歌赋,宣扬着民族气息一脉相传的《倚窗听诗》,细细品味中国传统文学的文化精髓,把诗的格律融入了歌的旋律,再转换成听觉的意境了然,把都会城市的烦躁远远地隔离了。我一向来就喜欢黄宏墨歌声中流落的一股雄浑苍劲,抖一抖就有人到中年的苍凉意味,那不是俗世的烦恼,而是宁静的等待,一种墨染的风景,在生命之外的领悟和感动。 繼續閱讀

【啼笑因缘】鸳鸯蝴蝶欲双飞

原以为需要个把月才能把这本三十一万字的小说给看完,结果不到一个星期就看完了张恨水著的《啼笑因缘》,而结局并不是我看电影《故都春梦》(1964邵氏出品。罗臻导演,关山李丽华凌波井淼主演)和《啼笑因缘》(1964电懋出品。王天林导演,赵雷葛兰林翠王引主演)想象的那样大团圆。而是应了张恨水写小说的隐喻和艺术的表率,自古多情伤别离,人生长恨水长东,原名张心远的笔名张恨水就是这么来的,残缺、遗憾、不圆满,才是小说耐人寻思的况味。就像《啼笑因缘》这本长篇小说历经了将近百年的沧桑世纪还是显得那么雅俗共赏,让读者体味了民国初年的情义江湖,儿女私情的鸳鸯蝴蝶欲双飞。 繼續閱讀

九月飓风眼

飓风、飓风吹过眼

你无法想象世界在那个尽头坠落

是夜涌大江流的气势,抑或

众说纷纭燃烧的火焰。不必推挤,不必惊慌失措

纵然看不见未来的身世,也有坚强后盾

在那瞬间回眸带来温暖,我们与我们的海岸线形成了

远航的轨迹,从前是潜藏不走的悲情城市

容易让人落泪,倾城的雨纷飞过境

何去何从,屋檐下还有一只不知情的猫躲在那里

守候(主人回家)! 繼續閱讀

【归乡】陈昇的归去来兮

陈昇既不是罗大佑,也不是李宗盛,陈昇的音乐只能是陈昇。当我还在想这年代作音乐出唱片到底要卖给谁?原来市场早就作了决定,音乐就是广告宣传,唱片收益靠的还是歌手的游唱、作秀、商演、代言。音乐的理想最终还是回到默默的大众心灵,想起来有这么一首歌、一张专辑,一个叫陈昇的歌手,即将跨越了半个世纪的声音。陈昇是早已安定下来的人,却又继续流放着,多年以后出版了这么一张专辑:《归乡》。在我看来陈昇一直低调的吟唱,书写着稻子与风的生命史,对原乡土地的情感,城市的故旧,都有很深刻的人文主义表达。这是陈昇的归去来兮,停下来,走一走,呼唤着。 繼續閱讀

【电影】绰绰桃花只取一朵

电影《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序幕就是素素万念俱灰跳下了诛仙台,她与九重天太子夜华的前尘往事就这样一笔勾销。在不死老凤凰折颜的十里桃花醒来痛苦不堪,饮尽桃花酿还是不能释怀,最后喝下了忘情水,这才恢复了青丘帝姬的盛世美颜。 繼續閱讀

归来仍是少年

流浪不知归期,汝心安放哪里?

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孙衍

 

回眸,是第几行诗的俳句,还是夜深人静?

这世界尽头,是否还有一扇窗口可以触碰到你的灵魂,那微凉

心事,那难于抵御的过往

以及敞亮的楼台灯火。走了这许多年

烟卷叶落,如斯地空空荡荡,就隐藏着一颗心

循着来路归去,褪色了胭脂花红

还在滴血、刺痛

默默的找寻那一份清澈的柔情

如被窝里酝酿的寂寞冷清,红豆相思,无尽的天涯。 繼續閱讀

【读琼瑶】雪花飘落的生与死   

 

珍惜文字的美好意愿。这年代还可以阅读到琼瑶为我们(人生)书写的最后一堂课,也真是宝贵的生命启示。虽然课题有点沉重,肃穆,却是委婉动人的一章,她以明晰而感性的笔触,如此清澈透明为我们梳理了什么是“善终权”?也许我们委实读了太多琼瑶为我们书写的爱情文艺小说,从处女作小说《窗外》到小说剧本《还珠格格》所缔造的声势,我们误以为琼瑶不食人间烟火,就其实琼瑶的确做到了爱情至上,然而私底下的琼瑶却是强烈而刚毅的,柔弱不代表不理智,温柔不代表没有智慧,尤其在面对着爱与梦,生与死的课题上更是无比的坚定。面对着生之爱情,死之尊严,她毫不犹豫,眼下是她执子之手与之偕老以及最爱的人(平鑫涛),她不得不妥协了,如此痛苦、无奈,甚至想过要追随他而去。因此在脸书上公开了写给儿子和媳妇的一封信——预约我的美好告别!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