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氏电影黄梅调    

那天和悄凌谈起邵氏电影黄梅调,她说大部分古装历史电影都看过,尤其是凌波主演主唱的黄梅调,《梁山伯与祝英台》、《花木兰》、《鱼美人》、《七仙女》、《三笑》都是女扮男装,眉眼俊俏,把观众都迷得七魂八素的,就差没嫁给她。悄凌也是如此喜爱,把笔名也取为惜凌,因为打字手民之误,将错就错而成了悄凌。我在车上放了张伟文《半世纪香港情》的音响CD,里边收录的曲目就是邵氏电影黄梅调:先卖江山打鱼船咧 / 再卖家中两块地咧 / 三间茅屋作抵押咧 / 财主门上借利息哎。。。她知道这是杜娟、乔庄主演的电影《山歌姻缘》的原声带插曲。那些年的黄梅调电影幕后代唱来来去去就是凌波、静婷、刘韵、江宏,没有别人了,凌波配唱的男声就是她(男主角)自己,像饰演的梁山伯、花木兰(乔装代父从军)、张珍、董永、唐伯虎等,而江宏就是赵雷(江山美人)、乔庄(山歌姻缘)、关山(山歌恋)的男主角配唱。凌波的黄梅调招牌歌当然就是《郊道》(电影《血手印》)、《远山含笑》和《访英台》啦!

 

(男)英台 / 你与我海誓山盟情意在 / 我心中只有你祝英台 / 你爹爹作主许马家 / 你就该快把亲事退(女)我也曾千方百计把亲退 / 拒绝马家聘和媒 / 无奈是爹爹拒绝了父女情 / 他不肯把马家亲事退(男)你爹不肯把亲退 / 我家花轿先来抬 / 杭城请来老师母 / 祝家厅上坐起来 / 你我有媒也有聘 / 白玉环与蝴蝶坠 / 为何不能夫妻配(女)白玉环蝴蝶坠 / 蝴蝶本应成双对 / 岂知你我自作主 / 无人当它是聘媒(男)纵然是无人当它是聘媒 / 我也要与你生死两相随。这首凌波、静婷主唱的《楼台会》完全就是《梁山伯与祝英台》戏里的情境高潮,梁山伯在前一刻还兴致匆匆的上祝家庄上《访英台》,后一分钟却晴天霹雳的被拒婚,那种悲喜交集把三魂七魄都丢了,也预言了化蝶的悲怆主题,跌入了民间传说七世夫妻的生死轮回。

 

黄梅调最了不起的地方就是情境交融,把剧情跌宕透过戏曲表现出来,让观众情不自禁地投入却又深刻地烙印在脑海里,难怪今时今日凌波与乐蒂的梁祝形象历久弥新的保留在邵氏电影黄梅调时代的一个不朽记忆,虽然它的全盛时期只有短短的五到七年,最后一部是李翰祥导演,林青霞、张艾嘉、米雪主演的《金玉良缘红楼梦》,那才是我看的第一轮邵氏黄梅调电影,其他都是在槟城邵氏(联邦、东方、中央、首都、中山戏院)院下观看的二、三轮放映的古装民初电影了。据说黄梅调来自中国的地方传统戏曲,它融入了安徽的黄梅戏、上海越剧、广东粤曲、民谣山歌小调折子戏演变而成,这也包括了说唱逗趣的梆子,采取了中西管弦配乐更贴近了大众的视野。我觉得最经典的邵氏黄梅调只有区区的六部正宗,像《江山美人》、《梁山伯与祝英台》、《花木兰》、《红楼梦》(其中盖括了《金玉良缘红楼梦》)、《山歌恋》和《山歌姻缘》,不为什么,因为剧情跟着戏曲从头唱到尾,像词牌的原创,音调声调配乐让后来者复制跟进,让这六部黄梅调的电影原声带流传得更广更远,至今的流行歌者还在复古还在传唱。

 

记得当年读书时买的是百代(EMI)出版的专辑卡带,现在几乎是绝版了。后来陆陆续续收藏到的专辑CD也只有《梁山伯与祝英台》电影原声带、《黄梅调精选辑I & II》、《金玉良缘红楼梦》电影原声带和大部分有天映影音出版的邵氏黄梅调电影DVD,其实那些得以翻唱流传的黄梅调电影歌曲一半都不到。

 

当然我们还记得邵氏电影黄梅调的优秀作词作曲家是谁,《江山美人》是李隽青(词)和王纯(曲),《梁山伯与祝英台》、《花木兰》是李隽青和周蓝萍(曲),《山歌恋》是绿琴(词)和王福龄(曲),山歌姻缘》是易凡(词)和王福龄,《鱼美人》是张彻(词)和王福龄,《西厢记》是伍亦秀(词)和王福龄(词、曲),《金玉良缘红楼梦》是曹雪芹(诗词)、李翰祥(词)和王福龄,可见后期的黄梅调电影都是王福龄编的曲,而大部分的电影男主角女主角都是凌波挂帅主演的,比较特殊的是《红楼梦》大部分的词都出自曹雪芹的原著,像《葬花词》、《红豆词》、《帕上题诗》等。

 

黄梅调最美的还是词汇修辞,讲求意境、韵脚、对仗、说辞的工整以及朗朗上口,就像粤曲小令的美哉。悄凌说她最记得凌波唱的《远山含笑》:远山含笑 / 春水绿波映小桥 / 情人来往阳关道 / 酒帘儿高挂红杏梢 / 绿荫深处闻啼鸟 / 柳絮儿不住随风飘,和电影《血手印》的《郊道》:夜沉沉 / 声悄悄 / 月色昏暗 / 风凄凄 / 影摇摇 / 殒星曳空怪鸟长啸 / 一路行来无人烟 / 吓得我胆颤心寒 / 啊啊啊 / 佳人赠金情义重 / 使我又愧又喜欢 / 眼见园门正半开 / 想必是雪春在里面。

 

那些年观看邵氏古装黄梅调电影,我们收获的不仅仅是阖家观赏的娱乐,而是古典文学历史传说和民间故事的流传,其中还盖括了忠孝仁义和神话寓言,古典文学当然就是曹雪芹著的《红楼梦》和王实甫改编的《西厢记》了,当然出自蒲松林聊斋的《鱼美人》、冯梦龙警世通言之《玉堂春》也是。历史传说的有中国四大美人之《杨贵妃》(李丽华主演)、《貂蝉》(林黛主演)、《王昭君》(林黛主演)、《西施》(国联出品,江青主演),都是李翰祥执导的戏码,黄梅调主要流传的还是民间戏曲,像游龙戏凤的《江山美人》,梁祝化蝶的《梁山伯与祝英台》,代父从军的《花木兰》,狸猫换太子的《宋宫秘史》,唐伯虎点秋香的《三笑》,以及《血手印》、《花田错》(乔太守乱点鸳鸯谱)、《万古流芳》等等,还有对歌模式出自中国电影《刘三姐》的《山歌恋》(叶枫、关山主演)、《山歌姻缘》(杜娟、乔庄主演)和《野姑娘》(李菁、凌云主演)了。当然神话故事就是林黛主演的《白蛇传》、《宝莲灯》和三度易角的《七仙女》了。

 

那时候观众没有不迷黄梅调电影的,后来才知道原来邵氏电影黄梅调其实来自中国大陆的戏曲,就像1955年严凤英、王少舫主演的黄梅戏《天仙配》,讲的就是董永和七仙女的故事,戏里的《夫妻双双把家还》上一辈的观众人人会唱,还有就是我在槟城大华戏院看过的上海越剧《红搂梦》(那是1962年的作品。岑范执导,王文娟、徐玉兰主演),他们说这才是最正宗的原著改编电影,最难忘就是林黛玉与贾宝玉初会的那句:天上掉下个林妹妹 / 似一朵轻云刚出岫 / 只道他腹内草莽人轻浮 / 却原来骨骼清奇非俗流 / 娴静犹如花照水 / 行动好比风扶柳 / 眉梢眼角藏秀气 / 声音笑貌露温柔 / 眼前分明外来客 / 心底却似旧时友。

 

那些年并没有翻唱歌曲创作版权的流通,歌手喜欢唱什么就唱什么,比较复古的唱法就是黄梅调,但不是所有流行歌手都适合,碍于声线天赋表现,碍于唱片市场的考量,唱黄梅调而受歌迷欢迎的歌手确实不多,男的就是来自家乡槟城的高山,女的就是陈洁了。也许黄梅调并不适合阳刚的唱法,而是讲求柔和温润,所以这么多年来李逸只是尝试性与谢玲玲唱了一首《独守书房》就没有下闻了,那还是一首李道洪主演的电影《金尼姑》插曲呢!记得那年高山来报馆宣传他的最新专辑,送了悄凌一个卡带,我还跟悄凌提过高山唱《大醉侠》和黄梅调很好听!那是周蓝萍的作品,开头就是一段精彩的饶舌:青竹竿细又长 / 从南到北把天下闯 / 风吹雨打太阳晒 / 沿门乞讨吃四方(吃呀吃四方呀)/ 看破世态与炎凉 / 高官后禄全不想 / 功名富贵由他去 / 生平只好黄米汤(黄米汤呀黄米汤)/ 不管是花雕高粱 / 一杯在手我什么都忘 / 世间多少伤心事唉! /  葫芦肚里情最长(情最长呀情最长)。原唱者是蒋光超,没想到吧!《包青天》的原唱也是蒋光超。那是胡金铨的第一部武侠电影(1966年),多年以后我们依然记得男女主角岳华和郑佩佩的侠客正义形象,最红的就是大醉侠和金燕子了。

 

高山和陈洁一样,都出版过黄梅调的经典专辑,那些年最HIT的黄梅调除了《梁山伯与祝英台》的《远山含笑》《访英台》《十八相送》《楼台会》,《江山美人》的《江南好》《天女散花》《扮皇帝》,就是《山歌姻缘》的《一山还有一山高》了,尤其那工整的猜谜对歌对仗。什么长长上了天 / 什么长长水中间 / 哪样长长街前卖 /哪样长长妹跟前哎?/ 银河长长上了天 / 莲藕长长水中间 /米线长长街前卖 /丝线长长妹跟前 / 。。。。哪样高高妹跟前? /  小郎哥哎你高高的站在妹跟前哎妹跟前嘞!那简直是郎情妾意,天作的姻缘了。那些年就连费玉清、甄秀珍也唱了,龙飘飘和燕双双唱了,后来林淑容、庄学忠、江梦蕾和康乔同样也灌录过黄梅调专辑,只是选歌大同小异,唱法始终不及邵氏黄梅调电影的原汁原味,但是选择还是很多!不说不知其实《王昭君》并不是出自邵氏电影黄梅调,《倾国倾城》才是。

 

当然我喜欢的还有《山歌恋》的《大清早》和《拨云见月》:大龙哥哥你莫愁 / 我来给你赌个咒 / 错怪了你是我的错 / 再起疑心变马牛。《山歌姻缘》的《选嫁期》:十两黄金十两银 / 百桌酒席宴乡亲 / 大红果盘八人抬 / 吹吹打打送到我家里来。看准新娘杜娟刁难准新郎乔庄的确很有画面感。选《七仙女》的插曲就是一定选这首《满工对唱》,那其实是《天仙配》的《夫妻双双把家还》的另一个版本:树上的鸟儿成双对 / 绿水青山带笑颜 / 从今不受那奴役苦 /夫妻双双把家还 / 你耕田来我织布 / 我挑水来你浇园 / 寒窑虽破能遮雨 / 夫妻恩爱苦也甜 / 你我好比鸳鸯比翼成双在人间。《鱼美人》虽然是李菁荣获亚洲影后的代表作,却很少有人翻唱它的歌曲,只听到张伟文唱的这首《落红尘》,张彻的词也写得很有深度:娘子拔下三片麟 / 千年道行化灰尘 / 为郎情甘同日死 / 何在区区三片麟 / 小妖不愿成仙体 / 愿随张珍落红尘。我记得戏里还有一段包公审判鲤鱼精,碧波仙子同样化着金牡丹的身影,难于辨别真身,最后还得劳驾观音菩萨来解围,成全一段好姻缘。

 

凌波最终凭借一部《花木兰》赢得了第十一届亚洲影展最佳女主角,女扮男装终于名符其实的落实了影后的头衔,其中《代父》和《隐衷》是最广为流传的两首黄梅调:恭喜贺喜花贤弟 / 元帅把千金许配了你 / 恭什么喜贺什么喜 / 这头亲事不相宜 / 为什么不相宜? / 我有心愧无力 / 夫妻讲情义有什么力不力? / 我与她不熟悉怎么会有情意 / 拜过天拜过地做了夫妻自然有情意  / 这样的情意不近理最好是互相的知自己 / 情是一天天深意是一天天密 / 年深月久两难离就像我和你。那时候觉得李广将军很用心很可爱,难怪凌波会毅然决然的嫁给他,这何尝不是黄梅调戏曲成就的一段千古佳话呢!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