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自来,路在走   

大清早打开门就看见玳瑁守在玄关,喵喵的亲昵叫着,也许是饿了,正等着吃早餐,有时候就看它翻身咬着后腿满地滚葫芦,纵、跃、扑,玩着猫的把戏。我上白云山巴刹市集,那里也有一群流浪猫野猫候着,等待好心阿姨们的喂食,它们没有家,来世如果我们是一只猫,我们又该如何自处,自怜,悲悯,麻木,这是否是人该有的天性呢?还是自顾不暇,看生活一味颠颠倒倒,毫无意识的生活下去。逢车祸,就倒地不起,去了。看角落屋宇门墙推倒了,空留了四方的黄土,挖了一个坑,在囤了砖头石灰,准备重建了,连后山也给铲平,直角,铺上铁网,防止泥石流。把车停在路旁,屋主阿姨走出来说:请不要把车停在铁栅门口。我当然理会,这是常识,也是功德心!阿姨还穿着睡衣呢,特别提早扔垃圾提醒我,有些车主不理就把别人的安全意识紧急通道给堵死了。我其实没什么特定想吃的早餐,通常会叫一杯咖啡,不是苦咖啡,习惯了加奶,咖啡档店东老年糖尿病恶化,把腿给截肢了,停了好些天不做生意,命还是重要的。

 

寻常的日子寻常的天气,只要不是阴雨绵绵,刮风下雨总是会停的,妻子上班女儿上学我也起个早去巴刹市集转悠看人间。我们这里不是京都,是城市也不是城市,起早摸黑就可以避免交通阻塞,老人家两公婆就特别早坐在那吃完早餐,磨叽着要买什么新鲜的蔬菜烹饪什么菜肴要不要煮咖喱鱼,我有时候就跟他们搭台吃半生熟鸡蛋烤面包,妹妹送完侄儿侄女上学就匆匆赶来。有时就我一个人看那天色微亮听那市嚣默默地吃一碗果条汤,同一座的退休老教师阿姨就跟我说故事了,这年头世道不好到处都是骗子有钱防身就不要轻易相信他人被骗了。她说退休前同事们标会差点就取不回那几千块的血汗钱,那位会长本身也是一名教师用钱走会结果钱被捆住了,怕影响学校声誉被调走了,她庆幸最后取回的钱还是那名教师的姐妹帮她支付的余款,不然就要吃上官司毁了声誉,暗室里的交易铁罐里的钞票着实地让她胆颤心惊!

 

她从不轻易把钱借给别人即使是熟悉的左邻右舍,因为这是她唯一储备的养老金。吃的确吃不了多少,然而生老病死无依无靠的恐惧却是把人给逼进了死胡同,养儿防老在这熙熙攘攘的人间成了最后一根悬命的稻草,最后的清场到底是谁着实让人哀伤不已啊!

 

近日报导日本国人的平均寿命已经跨越了八十岁,然而社会族群越来越老化,要这么长命到底为何?如果活着孤苦无依没有了行动能力身边的积蓄一点一滴逐渐锐减,生活的高压物价的腾升医疗福利的不足几乎让人生不如死,老后破产的姿态已经是显然易见的了。我不知道大马的境况如何,从六十岁退休到底还有几年好活,公积金退休金养老金社会福利政府医疗保障是否足够我们去安享晚年还是自求多福啊!我以前总是想有钱可以住养老院即使子孙不孝,然而这样的想法到底有点天真,因为我们如此想到底还是冀望身体健康行动自如方便自理孤独难免的意识清醒,慢慢地从五十岁跨越到八十岁境地,你会知道人生到底还是意想不到的如此苍茫啊!

 

日本人拼尽一生建国建家的大气魄,过劳死的比比皆是,但人活着的尊严比什么都重要,这是《老后破产》一书所挖掘的生命属实,若本身还拥有房屋不动产就不能完全免费接受政府的医疗福利和身后照顾,可是老人家总是离不开自己熟悉的地方,不愿意卖掉一个家的回忆和温暖,即使家人都不在了,宁愿老死在自己的被窝里。做人如果不能自理,身边没有亲人照看,长命百岁就是一个恶梦,还不如尽早离开,选择安乐死!钱就快花完了,一生的余生救活在清仓恐惧的孤独岁月中。我们都以为日本人好吃好住,原来活在京都断电缺粮三餐不济是生活最压迫的窘境,幸苦了一辈子,活了一辈子,老了竟然沦落到这番田地,政府规划到底保障了什么?

 

能吃能喝也许是人生最得意的享受,谁会想到老来将至,能看能听却不能有更多的心灵体会,我也只能放纵心情去思考,人生的活法和写作的意义。有点漫无目的,却又心领神会把思想给打通了,其实很多事情都是童年往事年少过往的追逐和理想,即使不惑也没有必要刻意去追究下一步会如何?每一天反复去做的事就是责任的完成,虽然有时候会偷懒,不抹地,因为一干净不久它还是会脏,但抹完地流了一身汗,手长了茧,你就会很舒服的感觉功课做完了。就像给菩萨供花、切茶、点香,也不是要祈求或保佑什么,只是一种理念,一种心安。自从父母死后,我已经自由了,没有茫然也没有委屈,而是信仰死亡是必然的经过,安然的自在,因为下来就是自我的修持,责任的完成。就像你女儿喜欢吃什么我都会买,而我喜欢吃的未必会舍得花钱去买,除非是满足精神上的富裕。

 

我有时候会去老鼠岛的市集观光吃面线汤,老板娘会问候说:女儿今天没来?我说上课了!UPSR检定考试补习班没完没了,感觉小时候读书挺轻松的,现在多累啊!把车停在睡佛寺,迎面而来的寺庙柜台暹罗小姐会跟你打声招呼,天堂近了,可以投下五毛钱银币转经轮,这是我喜欢玩的把戏,就像施舍惠赠苦行僧会给你唸个咒语,好人一路平安。我跟卖椰浆饭的UNCLE买了几条煎鱼,玳瑁每天吃鱼长了一轮会不会更灵敏了,我最怕它兴奋地扑上来,叫我起鸡皮疙瘩!

 

每天的功课就是写实地记录生活,就像提早退休的打算,百无一用是书生,做什么好还是什么都不做更好!每天醒来就像做了一个梦似的腾云驾雾,仿佛就要得道成仙了,其实是看透了生活的意义。在网上看了一段视频,说中国有一位帅气的年轻人出家为僧,在一个乡野的地方寺庙做住持,有很多香客慕名而来,为他捐献筹款维修寺庙,还有人想拜他为师,听他做早课、诵读、讲经。有人问他长得如此好看,为何轻率看破红尘?会不会在不久的将来还俗,找个好对象结婚去了?他说红尘岂能如此轻易看破,不过是开悟了,减轻了这一切不必要的烦恼,所谓的六根清净不外是寻求生老病死的解脱。父亲病故了,但母亲还健在,久不久就会偷偷来看他。他说亲情不是说断就断的,而是尚未完结的一种福分,也许是尘缘未了吧!既然他决意如此遁入空门,也就不会再有逃避和还俗的心理,出家为怀,不如说是与佛有缘,每一个人都有一个期限,那就是生命的长短,他不过是把握了修炼。

 

人生最难求得的就是心性空灵,无悔无憾的诸法度。每一个阶段的人生都决定了你的去处和安息的彼岸。突然听朋友说要来槟城退休养老,我说好呀!槟城的地皮房地产还是颇值得投资,他说不是,而是想改变一下心灵的枯燥和环境,也许是让余生变得更有活力吧!就像面对着城市的规划发展,老百姓是不是觉得更富足了呢抑或苦不堪言!

 

也许我们已经习惯了所有的变数而变得沉默了。小时候读过的书看过的戏走过的路基本上已经舍弃了灵魂,不再徘徊也不再依恋,就连路边的停车费也改作了时间从晨起八点到傍晚六点的时间段,槟榔路的吉灵万山还是传统的营生不过是改了新貌多了几层楼的停车场。周末礼拜的人山人海突然让我发现那丢失了的灵魂,那卖天津炒栗子的小贩卖的是日本进口的栗子,比较香甜可口,不像传统的栗子那么硬梆梆,这还是第一次听到。CAWRASTA楼上的旧书店也没什么可读性的小说和杂志了,因为这一代的读者阅读的是电子书和漫画绘本,就连影音店也慢慢地走入历史了,SPEEDY RECORDARTIST GALLERY分店关了一间又一间,唱片门市越来越难做,要听好音乐只能靠下载了。

 

我想网络行销和电子付款早已是未来的生意方式,我正顾虑户口里的存款是否能满足我们所有的欲望和需要呢?而那对电子扫描一窍不通的老人家是否就要被淘汰了呢?有时候看到来自各地的外劳和游客我也在怀疑大马的人口是否衰退了呢?劳动力不足,购买力不足,要如何维持国家市场经济的通膨消费和国际贸易的竞争力,难怪马币汇率节节败退,面值越来越差。就像现代日本社会的处境,长寿,这个幸福社会的象征,终将成为压垮老后生活的最后一根稻草。(O.S是:我明明很认真工作,没想到老后生活过得如此幸苦。。。存款迟早会花光,但我不知道自己何时才会死!)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