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不需要心灵鸡汤,只需要一帖解忧的文字药引    

 

1 解忧杂货店     东野圭吾著   王蕴洁译

2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     林奕含著

3 袒露的心     平路著

4 我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张嘉佳著

5 品味唐诗     蒋勋著

6 感觉宋词     蒋勋著

7 刚刚好的时光      张砚拓著

8 真的     刘梓洁著

9 我想和你虚度时光      李元胜诗集

10 包公哪有那么黑     李开周著

11 民谣啊民谣     知中著

12 森莎拉     亦舒著

 

人生总有面对逆境的时候,对自己好是应该的,该吃的吃该睡的睡该遗忘的遗忘。我们总想给自己留下一些钱度过余生,却发现死到临头什么也带不走。我们总以为旅行就是享受,却忽略了感受才是最真切的旅途风景。我们不需要什么格言或心灵鸡汤,做人如若少了顿悟,就是智慧摆在眼前也依然故我,你也争取不到什么好处,JJPTR崩盘了,寻快钱还不如寻快活!

 

网络诈骗集团攻击的就是心灵的脆弱,欲望浮沉醉死方休才是我们不昧的死角。生活里有很多情绪动荡嫌隙导致不安,活得不好活得比人差活得不够优越精神饱满,说来其实是不够娴静安逸,也没有时间定格下来思考自己要什么?所有的大道理其实都是借口,该有的没有的到最后都成了粪土,《红楼梦》里的《好了歌》是这么唱的,世人都道神仙好,唯有金银财宝忘不了!我们都有明知道的习惯,贪婪一打开就阻止不了欲望纷飞而陷入无底洞。

 

眼下的经济压力不仅仅是来自政经体系和大环境趋势,而是来自人类的欲望和野心,想要更多更好,那是理想吗?不,那是永远的未知答案,社会的解构和不安全感。我们总是感觉从前比较快乐,现在的物质生活再也满足不了现实的奢华,那是因为人心越来越浮躁。动不动就烙下病症,狂躁、忧郁、暴力、冷然、再也不讲究文明,再也不把文字当回事,而是靠影像,激动的情绪做诉求,文字越来越多,却没有办法去体会知性的美!我们需要诗吗?不懂,我们需要折衷的阅读方法和一帖解忧的文字药引,我只能这么说!

 

我不买看不懂的书,我不买不知所谓的书,我不买不知轻重的书,我不买自以为是的书,我不买装饰的书,即使我不买书书也已然自成了旧约的风景,成了我的对话、阅读的习惯,在有生之日,书的体味其实就是隐藏的人情世故。我不是学者,所以不能把它当着学问,生活已然百孔千疮,我只有把它当救赎。就像很多海内外的写作者和作家的使命,直视地面对生活的难关,面对社会的奇难杂症,面对读者的质疑和批判,面对文字的泄漏和情感上的束缚,也许书的出版更重要的是面对作者自己的世界而不是读者的喜好吧!

 

看了以上这一系列书单我们或许会觉得阅读的困难,因为作者的坦露已经不再是伪造的虚构而是近乎执着的坦诚文字的意义,我们不能再伪装看不到这社会的诸多病症和设立的档案,人的内心其实越来越错纵复杂,我们病得不轻,我们否认,即使我们活着多么委屈求全和不快乐!文字当然可以写得轻巧或夸大其词的故作神秘来吸引读者,但是对作者而言那是没有意义的,如果不能忠于内心的想法,如果这是一本畅销书难道它就没有值得汲取的养分和尘封往事吗?

 

这里面有歌的记载,有电影的命题,有历史的传奇,唐宋诗词的品味,上一代的记述和这一代的愁肠百结,不会看的就当着虚构的小说趣味,会看的其实更着重作者的散文纪实和内在经历,喧哗的是它的血肉情感的联系,广告新闻媒体的截断词,诸子百家的推荐意义何在?其实买一本书和阅读一本书的意义是相对伯仲的,作者与读者的连续在乎的是文字感受而不是书的华丽,有些书即使过了一辈子它还在环绕着地球旋转,有些书沉甸甸的厚重却始终拿不起放不下,有些书就像两岸猿啼,轻舟已过万重山。

 

说真的,作者没有那么伟大,但阅读取决于伟大的智慧,因为它让你辨别生活的真伪,和活下去的道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