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山南。孤岛见棺木     

从早期的崔健、老狼、郑钧、朴树、许巍、羽泉、刀郎、李健、汪峰,到宋冬野、赵雷、马頔、李志,一直很喜欢独立音乐和民谣的中国曲风,有一种不同于流行音乐的创造,比较贴近理想和生活的歌咏,像个人的成长历史,鲜活地表达了渴望和情感意愿,可以听到干净的、纯粹的、质朴的声音。开始是通过专辑的发行,后来当然是中国的歌唱选秀节目,像《中国好声音》、《中国好歌曲》、《中国最强音》、《我是歌手》、《蒙面歌王》、《中国新歌声》、《歌手2017》这些属于接地气的音乐类型的曲目推荐,原创、民谣、中国风是彼时强调的字眼,于是我们听见了老狼的《我要你》,朴树的《平凡之路》,许巍的《蓝莲花》、《九月》,李健的《高中时代》、《贝加尔湖畔》、《风吹麦浪》,汪峰的《存在》、《春天里》、《当我想你的时候》,宋冬野的《斑马、斑马》、《董小姐》,赵雷的《画》、《少年锦时》、《成都》,马頔的《南山南》,李志的《天空之城》,还有霍尊的《卷珠帘》、莫西子诗的《要死就一定要死在你手里》、赵照的《当你老了》和苏运莹的《野子》等。

 

当张磊在《中国好声音。第三季》唱了马頔的《南山南》赢得了导师转身夺了冠之后,《南山南》这首歌就火了,我也很想听听原唱者/原创者唱的究竟是什么味道,尤其是结尾的俳句:南山南  北秋悲  南山有毂堆  /  南风喃   北海北   北海有墓碑。谁想这完全是两种不同的声音,不同的情怀和味道。张磊是醇厚低沉的,而马頔却是清亮高昂的,张磊可能唱的是浓郁的思乡情怀,而马頔唱的是到此为止的荒唐大梦,就歌词里的大意,时光苟延残喘无可奈何,走上一生只为拥抱你,喝醉了他的梦。我是听了马頔的专辑《孤岛》才发现原来这就是他的生活,那种孤独和孤立感,像潮水涨了又退,远远的只看见一个岛,一个人无所事事的孤寂。即使身边围绕着很多人很多事,爱情、理想、生活什么的,可是什么也抓不牢靠不住,只能胡思乱想,看诗读诗创作写歌。听了《孤岛》才知道,马頔不是一个属于大众的歌手,而是一个生活的诗人,因为所有的歌听起来就像一首诗,不是那么直接的,一听就能懂。据说马頔喜欢顾城和海子的诗,喜欢顾城的任性,戴草帽,喜欢海子的视野,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除了《南山南》普遍上具有流行的民谣风味,基本上他的歌讲究的是说白和意境,每一首歌都在讲一个故事,但未必每个人都听懂了,因为它有着诗的语言,倒装和对立,故事悬而未举,它并没有那么通俗,像一般的港台流行歌曲,说爱就爱了,直接了当,虽然他大部分写的还是生活的元素,趣味性的存在。这里也许我们要研究的不是曲的流行广度,而是词的结构和涵义。马頔承包了所有十一首歌的词曲创作,包括了第一首INTRO的说白和最后的尾声音乐,感觉还是很创新。马頔的由来其实是麻油叶的缩写,因为家里开的是麻油叶加工厂,那歌曲的写实写意就是他的味道和标签。这里面有他的爱恋他的生活他的悲观情绪和隐喻的人、时光的无穷变幻和孤岛的绝境,一首又一首的死亡和再生,哺育和成长的理念。这里面有一首他写给女朋友舒傲寒的歌,他是这样写的:傲寒我们结婚   在稻城冰雪融化的早晨 / 傲寒我们结婚   在布满星辰斑斓的黄昏  /  傲寒我们结婚   让没发生过的梦都做完  /  忘掉那些过错和不被原谅的青春  / 你来的那天春天也来到  /  风景刚好。像这样的表白和绝妙好词满满都是,看似爱情满分的马頔却有着满怀的溃烂心事。

不说不知,除了《南山南》,我尤其喜欢他写的这首《棺木》,这故事描写的是森林保护员和拾荒姑娘的忠贞爱情。马頔的诗句是这样剪裁的:烟没烧完   森林就着起大火  吞没护林员的新娘   他看着爱人在火中舞蹈   收敛惆怅  施舍悲伤   //  你说  我们的未来   被装进棺材   染不上尘埃   你说   你没有未来   被年岁掩埋   染不上尘埃   /  你飞你飞   天空慢慢变黑   越来越冷。他把一首炽热的情诗慢慢变冷,他把一具炽热的身体慢慢变冷,他把爱情的不可预知写成了冰冷的棺木,这就是马頔水准高超的地方,虽然在旋律的操作方面并没有像赵雷那么悠扬轻快和朗朗上口,但诗的口白造诣还是蛮高的,也不乏幽默。他说:我是麻油叶先生   你是海咪咪小姐  我们天生一对   没有人比我更相配   我会用我的枝丫   填满你的未来   你用你的海咪咪  包裹着幸福。专辑《孤岛》的主题其实就是人性荒芜和不可预知的未来:所有摇晃的画面   对谁来说都是厌倦   还有个还站在原地的人   都旋转着和她疏离。(——《最后一次看不见那些人老去》)谎言是把刀它杀了爱情   转过身看你你也转过身去   一次欺骗的收场我把你丢了  北方抽泣的忘乎所有  //  我想要用季节更长的时间来爱你   原谅我  对不起。(——《表》)

 

我想马頔的音乐也许不是最亲近最接近理想的音乐,但对我而言却是最能启发内心的情感和生活的原理,你终究是一个人,在时间里永恒地爱恋,成为远去的孤岛。马頔耐人寻味的地方也许就是他的幸福和圆满,可是他还是为了那些孤独的人而感同身受,就像他说:那时你25岁了  我们赤裸在床上抽烟   你说我们是两座孤岛   永不能相接   你吹灭最后的蜡烛  轻轻亲吻我的眼  你说亲爱的   你不在了  我还有谁呢?(——《时间里的》)愿此时遇见你  不是未来   不是过去  因为过去我们早已失去   未来太远不着边际   所以我愿此时遇见你   尽管不是我们最美的时候。(——《切尔西旅馆有没有8310》)也许爱情对一个创作歌手而言是他的全部灵感和激情的元素,但对马頔来说却是时间的黯然神伤:总有一天我会变成一只不再垂涎自由的鸟  在你的笼子里陪着你衰老   就算孤岛已没有了四季   也没有人提及你的美丽  我还是要飞去那里。(——《孤鸟的歌》)

 

马頔才三十岁,还有好长一段路要走,结婚生子对他而言是梦想吗?这人生的主题是如此鲜明的吗?   因为他来过,而他也说过:你在南方的艳阳里大雪纷飞  我在北方的寒夜里四季如春   如果天黑之前来得及  我要忘了你的眼睛  穷极一生做不完一场梦。(——《南山南》)生命是两极化的,马頔的生命也在进行着瓦解,热诚地拥抱音乐的同时,人生也在积极地交战着大梦初醒,没有求知欲只要亲近,像一张床上背对背取暖的陌生人。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