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地图    

塞车,就是城市人与都会的心脏病,一时好不了了,也只能将就。文明,就是破坏与重建,旧的成了废墟,再打造一个不属于历史的焦点。而我们就苟且活在其中,见证了繁华,也见识了没落,就像一张消失的地图,只能靠记忆去连结起来,或者彻底忘记过去。然而过去是如此轻易就能忘记的吗?清明节,为什么还要去祭祀、上坟、扫墓,人死了,一切不是烟消云散了吗?原来在我们的记忆里还有这么多任重道远的追思,今天的人,明天的魂,过去的路,今夕的城,仿佛都在我未完结的笔端。周末礼拜、公共假期通常会跟家人到巴刹市集吃早餐,跟熟食档的老板打声招呼,跟茶水档跑堂的小哥点杯热咖啡,偶尔他们会问起,怎么老伯没来?我说父亲已经死了好几年。可这人情故旧一点都没变呀,人老了,一切倒变得清晰起来。 繼續閱讀

三生门、桃花派   

最近看的戏剧都有点长,未看完结局,无从下笔,怕遗漏了精彩细节。无疑最具热门以及话题性的就属杨幂、赵又廷主演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了,青丘帝姬白浅上神与天族太子夜华君上的痴心缠绵、爱恨情仇确实刷亮了观众的耳目。原本过了三十的赵又廷还被非议颜值不够高配不上夜华的高冷,可是随着昆仑虚的墨渊战神用元神生祭东皇钟,封印了翼族帝君擎苍的祸乱,天族皇孙夜华的诞生了,我们的赵又廷用那纯熟自然的反应彻底收服了黑粉的心。他与杨幂都是大众皆知的人夫人妻了,可是因为剧情需要毫不避讳的上演亲热戏码,七情上脸又亲又撩兼卖萌,不只咬嘴唇、滚床单,在凡间与素素以身相许洞房花烛夜之时,还要说出那句萌动的台词:别怕,虽然有点疼!叫观众情不自禁的酥了,像这样的赵又廷是前所未有的开放。他开玩笑说他是三生门、桃花派,怀着整容般的演技,一瞬间切换从单眼皮变成双眼皮,那含情脉脉的眼神,把观众搞得七魂八素的,杨幂跟刘恺威已经是经验老道,不然肯定被迷惑了! 繼續閱讀

屋檐下的呢喃

记得老友陈全兴转载过李永业医生的TEDX TALK,演讲题目就叫《恐惧的礼物》,大意是延自对新加坡人的嘲讽字眼:KIASU。他说KIASU不是怕输,而是怕羞的心理,因为内心的恐惧而加以掩藏的卑微心态。他说最大的恐惧不是害怕什么(譬如说挫败),而是不敢面对死亡(的威胁),只要跨越心灵的那条界线,当你经历了种种生关死劫,人生还有什么是不敢面对的课题。每一天就当着最后一天来活,今天将比昨天更有勇气去面对未知,这就是恐惧的礼物。他说得很坦然,很开诚布公,很赤裸裸,就像被绑匪剥光身上的衣服,到最后才发现,原来人最不敢面对的就是自己内心的阴暗。父母亲给了我们生命,好坏,就要自己去尝试了。 繼續閱讀

走进时光的胡同    

 

姚拓写过一本书叫《美丽的童年》,方昂说我没有童年,这句话有两个意思,第一个是说记忆很模糊,没有童心,小时候就很老成,很懂事了,像一个小大人。另一个涵义就是我的童年很无趣,该玩的都没有玩过,该交的小朋友都没有交过,该去的地方都没有去过。后来才知道原来方昂和父亲方北方先生小时候就住在乔治市的大杂院里,那就是张弼士的故居,在莲花河路古迹区保留的蓝屋。我的印象就是邵氏电影《七十二家房客》的场景了,各门独户,三教九流的人都集在一起了。如果不是穷,如果不是生活交迫,也不会有房东逼租治水这问题,那是大人们的惆怅,小孩子懂什么? 繼續閱讀

南山南。孤岛见棺木     

从早期的崔健、老狼、郑钧、朴树、许巍、羽泉、刀郎、李健、汪峰,到宋冬野、赵雷、马頔、李志,一直很喜欢独立音乐和民谣的中国曲风,有一种不同于流行音乐的创造,比较贴近理想和生活的歌咏,像个人的成长历史,鲜活地表达了渴望和情感意愿,可以听到干净的、纯粹的、质朴的声音。开始是通过专辑的发行,后来当然是中国的歌唱选秀节目,像《中国好声音》、《中国好歌曲》、《中国最强音》、《我是歌手》、《蒙面歌王》、《中国新歌声》、《歌手2017》这些属于接地气的音乐类型的曲目推荐,原创、民谣、中国风是彼时强调的字眼,于是我们听见了老狼的《我要你》,朴树的《平凡之路》,许巍的《蓝莲花》、《九月》,李健的《高中时代》、《贝加尔湖畔》、《风吹麦浪》,汪峰的《存在》、《春天里》、《当我想你的时候》,宋冬野的《斑马、斑马》、《董小姐》,赵雷的《画》、《少年锦时》、《成都》,马頔的《南山南》,李志的《天空之城》,还有霍尊的《卷珠帘》、莫西子诗的《要死就一定要死在你手里》、赵照的《当你老了》和苏运莹的《野子》等。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