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子弟江湖老    

 

1 沥川往事(上、下册)     施定柔著

2 定柔三迷:迷侠记、迷行记、迷神记     施定柔著

3 孤芳不自赏(上、下册)      风弄著

4 *锦绣未央(全6册)     秦简著

5 帝王业(全新修订版。两册)    寐语者著

6 别那么骄傲       随侯珠著

7 别那么骄傲2致灿烂的你      随侯珠著

8 言叶之庭(小说)     新海诚著。黄薇嫔、庄雅璓译

9 罗曼蒂卡    杨凡著

10 民歌401975-2015 再唱一段思想起)     统筹主编——陶晓清/杨嘉

11 走在梦想的路上     谢哲青文字。摄影

12撒哈拉之心ECHO     陈玉慧著

13 余罪  我的刑侦档案     常书欣著

14 张爱玲私语录    张爱玲。宋淇。宋邝文美著    宋以朗主编

 

去年有点偷懒,虽然买了好多创作文本,但也没写了几篇叙述的长文。我一直是随心随意的,看什么书,写什么字,文学不文学,文艺不文艺,都不在我管辖的范围,什么是好人好事我倒是明镜似的,工作一直是劳心劳力的,除了甘苦谈也没什么值得炫耀的地方。吃什么更不讲究了,吃了太多荤素滋味,有时候倒是喜欢清淡一些,那是因为吃腻了,酱油的味道,腌制的辣椒味道,我倒希望自己一直瘦身下去。但主治医生说:你又胖了两公斤!两公斤是什么概念,中年发福还是满脑痴肥呀!在尚未老人痴呆,把远近的事说一说。

胡乱的看书,对文字的要求是看得下去才能鉴赏看出好坏,对马华作者的要求是,不要把自己困在死胡同里,应该走出自己想象的世界,如若报章上的文艺版没人要读要看,你还妄想读者花钱去捧一个作家吗?我一直对出版基金不甚感兴趣,太繁琐了,就像对作协作家的名号有点抗拒,对,只要拿得出钱财,你要出版几本代表作都可以,作家那么轻信,我们还有读者吗?最近何国忠不是出了两本著作吗?我以为何博士在处政坛公务的忙碌状态,已经无暇再拿起笔来写作了。但恰恰相反,他在闲暇之余还能用笔墨书法来写书,我就觉得值得鼓舞了。不管他抒发了什么谬论,我都觉得这是一种情怀!跟我熟悉的马大中文系的何国忠相去不远,那年作协的辩论会上,在十七区城中会上的磊落书生还是给了我极好的印象。我不至于会去评论《本心》和《珍惜》这两本书,但你的文化用心我看见了。我觉得生活最重要的是你不曾丢弃了你自己。

这些年跟文化界文艺圈的朋友几乎没有往来,我不觉得我还活在过去的时光里,我还拥有什么文艺的虚名和光环。也许文艺没落了,但更多的网络作者横空出世,这些无名小卒才是圈点。我发现还是有很多作者活跃在脸书上相得益彰,仍旧热爱着文艺时代的书香浪漫,心中的文化典藏比我更甚,像沈穿心和叶河这两位前辈,我记得当年我只和大马华人文化协会的张树林有过书信,但知道沈穿心喜欢写诗:叶河是文青合集《苹果的滋味》作者之一。那些年认识楚枫、黄文文、凡夜,倒是错过了与之交汇的光芒。

当年的我文学藏书不多,文艺刚起步,这么多年下来终于有了自己的架构。我觉得女儿比我幸运,语文基础比我打得好,她跟我小时候一样喜欢漫画和青少年小说。但她还是错失了一个文艺的美好年代,只是取而代之的是网络的无边世界。我想很多作者都意会了台湾现代文学的滞销,虽然它是马华现代文学的启蒙,也是留台生的创作文本,可是渐渐的它还是被中国大陆的网络文学和简体字给淹没了。其实我们不难明白一个现象,文艺来自生活,文学的意图如果不能带动群众生活那么它最终将失去所有的依据。这些年改编自网络各色小说的电视剧十之八九,你不能说它文字不好毫无创意或不屑一顾,如果是那样的话,你至终会被抛在后头。

我想归根究底还是读者读书的能量,写一本书的功底是什么还用说吗?架构文字小说如果只是凭才华就能所向披靡那也太不靠谱了。如果一个作者还能持续写作那么他能奠定的基础和功课一定不能少,那不仅仅是买一本书读一本书的意图,那不仅仅是出一本书然后石沉大海就能满足的想望,而是你必须知道读者在哪里?有一句话说的是:少年子弟江湖老,我们都不能否认所有的写实和血泪都是来自江湖的战斗,来自潇潇的雨夜和奔腾的马嘶!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