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人的困境

写作人的困境有三,一是欲望减低,二是生活压迫,三是失去主宰。相比起来,跟文艺园地,稿费多寡,文人相轻,声名流传已经没有多大关系了。你想写就写吧!你不写也没有人会给你压力,写作其实就像流水账,就看你有没有凝聚力,就看笔下文字成不成气候。说文艺小众,那是因为凡人的眼光,没有鉴赏能力。文字这东西是沟通,也是交流,君不见脸书上分分秒秒的轨迹,谁都可以成三分钟的思考者,发布所见所闻,随笔成章,那不是写作人的基础、强项吗?不过是写了什么,有主题就叫文章,没有,那就是日志了。这么多人不分昼夜分享心情、心得、兴之所致,广大朋友圈,大肆应酬,那不是大众乐意的事吗?

我说呀写作基本就是文字试炼,思考的能力,没有天赋,后天努力也可以,问题是你有没有这个欲望来表现自己,就像唱歌、演戏、走天桥。首先你必须想,然后才能做到,你若不想动笔,即使有再好的天赋、灵感、邀约,你也无从脱颖而出,成为优秀的写作人。自我催发很重要,而不是等,纠结,漫不从心。今天也许少了报章文艺杂志的推波助澜,但有无限的网络空间,没有读者,那不重要,那是你的心境,灵魂的出口,那是你面向社会群众的孤独力量。张爱玲说出名要趁早,说的其实就是欲望和使命,因为不知道我们还能活多久!

生活存在的条件就是选择,那沉重负担,养家糊口,写作可能是次要的,你必须得安稳自己才能有力气去掌控文字的要义,经济压力是文人最大的致命伤,偏偏文字才是支撑你生命到最后的全部力量,然而轻重衡量,很多人在这节骨眼上放弃了写作,也许要等到退休以后才来回味那文字的巨大能耐。从前是文人办报,现在是商人办报,说得好听是延续文化香火,说穿了报纸不过如同其他销售产品,最主要是卖广告、不亏损,走向上市的品牌。写作人的卑微处境其实是失去主宰,就像传统报人那样日渐式微,从前的文人讲究风骨,节气,涵养,现在或许处在打一份工赚取两餐的境地,不能有自己的品格论调,盛名也不值几个钱,说到底不过是论争,为社会政治课题在打滚。

在这个时代,我们不再被无伤大雅的言论给绑架,自由写作人早已成了文化的先锋队伍,就像网络作家的崛起,自我牟利,声名是自己给的,屈辱也是。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