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著的光影世界

文字是想像,一种美好的欲望,赋予人物精神,穿越时空而保存下来。不管多少年过去了,它的历史犹在,时空犹在,只不过场景不同了,你必须透过阅读和光影去融入它的现实世界,这就是原著的力量。有人说作品完成后就有了独立的生命,再也无法掌控它的来路和去向,它开始走入读者的思维,走入编剧的分场,走入观众的喜恶,以前看梁祝风靡整个东亚,你可以想象如果当年凌波和乐蒂再携手扮演《红楼梦》的贾宝玉和林黛玉,那将是何等的盛况,往后他们虽然各别演绎了宝黛的金玉良缘,但始终是黄梅调经典电影的缺憾。论声色和完整性,我们只能一再回味央视的《红楼梦》来对照中国古典文学的人物架构,那是曹雪芹的辛酸血泪,百年难得一见的画面诠释,文字看不下去,至少画面风格人物对白是精髓的,你不会感觉时空错乱。对,贾宝玉是男的(不是女扮男装),秦钟跟宝玉有过暧昧,甄宝玉也是男的,他是曹雪芹在现实生活中的安逸,而贾宝玉才是理想的反叛,功名利禄视作粪土。 繼續閱讀

【太阳的后裔】好看在哪里?

韩剧《太阳的后裔》终于播出完结篇,把那些镇守在屏幕前的师奶美眉看得好不失落,原来这样就完了,我们的宋仲基OPPA并没有死,不过是回魂,吃着美人(乔妹)准备祭奠的水果供品,把远在韩国的医疗部队同事唬得一愣一愣的,好有创意哟!遗憾是这生死不渝的恋人不过是在流星划落的天际下许愿然后深情一吻,他们始终保持着冰清玉洁的身心姿态,也没有肌肤之亲的暧昧关系,不愧为禁欲系的男神、女神,纯情得可以。另一对的徐太英队长和尹军官也是,火山就要爆发了,他们还是这么镇静,只是坚定不移的守护着太阳将尽的古老城墙。 繼續閱讀

问彩云何处飞


那天心血来潮去优管点击旧日的台湾文艺爱情电影来看,看甄珍、邓光荣主演的琼瑶小说电影《彩云飞》,真的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邓光荣在香港故世了,甄珍也从玉女洗尽铅华成了一名老妇人,这是她接受台湾媒体访谈的自我调侃,过去影艺生涯从绚烂归于平淡,她与刘家昌的婚姻早已走到了尽头,也没有必要翻旧账,秀恩爱,回顾昨日的一往情深谁是谁非,说起花心烂赌更是罪恶,不如一把青将它彻底淹没。都说了,影迷爱的是银光幕上的金童玉女,唯美纯情的角色,男女私下的情感追逐爱恨缠绵到最后男婚女嫁只是媒体愚弄的焦点,那天上的一对是人间的怨偶呀,也没有所谓的地久天长!
都说了,人生如戏、戏如人生,你怎么如此痴傻而不看透,但他们所带来美好也不是全然无感受的,对时代的日新月异,社会的变迁,人情世故的交替无不给你青春故梦依依的一种怅惘,你能怀念珍惜的也是这些沧海桑田的记忆。每个人总是要走的,即使要走也要把美好的感觉给锁上、封存,仔细地回味,说上一回老电影老情歌。 繼續閱讀

赵子龙外传

 

历史从没有如此厚重,想起就热血沸腾

不图明君,只图仁政,叫天下百姓过一个安稳日子

日子久远,我们早已忘怀什么是依附,英雄靠的是铮铮铁骨还是那

三寸不烂之舌,我们攀的是什么交情呀?

那拐一个弯就要粉身碎骨的忠义吗?

利字当头,色心勇猛,谁是曹操谁是董绰谁是吕布? 繼續閱讀

写作人的困境

写作人的困境有三,一是欲望减低,二是生活压迫,三是失去主宰。相比起来,跟文艺园地,稿费多寡,文人相轻,声名流传已经没有多大关系了。你想写就写吧!你不写也没有人会给你压力,写作其实就像流水账,就看你有没有凝聚力,就看笔下文字成不成气候。说文艺小众,那是因为凡人的眼光,没有鉴赏能力。文字这东西是沟通,也是交流,君不见脸书上分分秒秒的轨迹,谁都可以成三分钟的思考者,发布所见所闻,随笔成章,那不是写作人的基础、强项吗?不过是写了什么,有主题就叫文章,没有,那就是日志了。这么多人不分昼夜分享心情、心得、兴之所致,广大朋友圈,大肆应酬,那不是大众乐意的事吗? 繼續閱讀

太阳君

 

没有地位分等,太阳诸神

燃烧只是为了渴望溶化,所有恐惧与悲戚

生死一线,在瞬间与你相遇

对照爱情,然后转身离去

每个人都有很好的理由不哭泣,你需要勇气复活自己

在未来茫茫人海

如果爱不在身边守护,那温热与烫贴

依旧存在,君的城堡永不坍塌、永不废弃的旭日

如血红在你心目中照亮整个天堂。 繼續閱讀

在我生命中永不废弃的巨大音乐库

感谢脸书和优管可以让世界群体提供分享这许多文化资讯和音乐影像宝库,除了文字信息,音乐影像足于打动任何有关文字语言隔阂的幽禁心灵,也许个人能力有限,但众志成城,没有治愈不了的心灵孤荒和缺乏,它缩短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和兴致的共鸣,知音有时候只是一瞬间的感动,寂寞的人可以在优美的旋律中找到那久别重逢的喜悦,怀旧经典,只是因为时代永不复返,但所有美好的事物,人文情怀都被音乐保存了下来,毫不藏私,有心人终究得到心灵的补偿,YOU ARE NOT ALONE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