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那丁点的文化情怀

兜兜转转终于买了杨凡的《流金》和村上春树的《身为职业小说家》,有些书你不一定要读但你一定要买,因为若干年后说不定它必将成为你那滔滔逝水以及存在的往日情怀,我们不会珍惜,直到已然的毁灭,猛一回头才知道错失了。文化其实就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成长的一部分、拥抱过而又失去的东西,青春岁月,桃红李白,想当年耳!或者不想,然而想与不想它都不会再回来,只有当下才是正道。

杨凡的专栏结集和翟浩然的《光与影的集体回忆》就属于时代流行文化的一种沧桑故旧,然而在情感上却是日久弥新,因为他们确实经历过、沉浸过、评论过并加以沉淀才有的回味,不然你也动不了笔或感动自己,还要融入大把大把的情感去爱去恨甚至从中去挽留。我喜欢杨凡的文字以及他的真性情,当然我们不一定理解他对美的文化以及艺术的追求,但却认同他的本性批评不刻意讨好懂得调侃自己。我觉得他是文化人,生活上的艺术家,他懂得明星画家的风采,他懂得电影以及导演的风格使命,不仅仅是为了票房娱乐。而是推崇电影这门艺术,对戏曲也很痴迷啊!

看他欣赏许铵华的电影《黄金时代》的吉光片羽,就像蔡澜看电影(日本影武者黑泽明),陶杰写影话(玄彬、汤唯主演的《晚秋》),纯粹是感官出发而不是以专业术语来虏获观众读者我就觉得好坏大家都是平等的,就写你的角度观感而不需要认同。就像批评萧红、张爱玲这些民国作家的垂死爱情也不需要用到怜悯这两个字,毕竟他们都感受到了恬美以及残酷的温润,即使错了也不自艾自怨和后悔,反而活得更实在。看他写李翰祥的风月电影,《三十年细说从头》,那是电影文化艺术不可磨灭的年代,我看的也不会少,恬妮胡锦狄娜何莉莉贝蒂邵音音楚湘云潘冰嫦余莎莉白小曼陈萍在戏里的销魂蚀骨风骚还是有所印证的,玉女汪萍在电影《武松打虎》饰演潘金莲,与狄龙(武松)、刘永(西门庆)、谷峰(武大郎)演对手戏放浪形骸其实也是豁出去了,他们志在给潘金莲翻案,什么是勾魂,什么是淫荡,什么是需要?

杨凡自己很喜欢锺楚红,而张曼玉是周润发口中一个很特别的女孩,他们合作过杨凡的电影《玫瑰的故事》、《流金岁月》,张婉婷导演的《秋天的童话》与红姑结缘,难得是影帝周润发的亲民形象十年如一日,他说过死后要将财产裸捐给社会团体做慈善,这是承诺。杨凡导演想进一步跟周润发套进,却不知道周润发住在九龙还是九龙塘,结果因为这篇文章引来观众/读者的围堵,说杨凡太过小心眼,心里容不下沙子,归根究底就是对人性有太多的隔阂,你想跟人亲近,但人家有隐私,不能在公众地方捅破天窗!

迈克说杨凡不是倚老卖老,而是倚老卖小,他跟那些画家艺术家(张大千徐悲鸿黄永玉)初识交往时日子正当年轻,他怎么不比较跟吴彦祖尊龙葛见辰吾见面时他几岁了,然而这是杨凡自己的纰漏,我读了不禁莞尔,岁月是一条长长的河流,你若不是真有真知灼见,又怎么能抵御这人世间的波澜瞬息万变,我们终将被无情给淘汰!我没什么好,更多时候只是默默吸收而又禁不住感伤,文化流行不过是你此刻的养分,你不能吸收那就退化得更快,难保一颗赤子之心。

我听汪峰的专辑《河流》也有说不出意义非凡,说点什么或写点什么不过是那一丁点的存在感和危机意识,我们终将随着时代滥觞给淹没,如若不是放不下那顽强的生命力去见证人性的喜恶,我们还能感受到做人的快乐吗?汪峰的原创是不是有一种对时代的情感撩泼和批判意识,不满和愤慨,然而那是下意识的清醒,不肯随波逐流,他说的满与不满,他说的流年啊你奈我何,他说的灵魂无处安放,他说的河流创伤,他说的你走你的路,他说的亲爱的今夜你在哪里?在在都是人文主义的关怀,一种过路的风景,对得起他自己,也对的起我是歌手这个闪亮的名堂,因为摇滚还在路上。

中国当代流行歌手我喜欢刘欢、刀郎、李健、汪峰,因为听他们的歌一点都不过时,沉静有时豪迈有时狂飙有时呐喊有时,骚动的灵魂得到淋漓尽致的解放,不伪装也不必矫情高格调,老了又怎样,谁不是赤裸裸地来、赤裸裸地走,名利是在你空虚时最所向无敌,别忘了我们饱满的灵魂,当你一无所求,你得到的却是满满的。文字是痛的力量,也是再生的力量,它跟灵魂一样,隐藏着无限的可能,像风自由的线条!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