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遗作

市场决定了一切,书籍就是文化产品,什么书能卖,什么书不能卖还真是说不准,读者口味个人喜好跟大众走势有时候还是相去甚远。有时候是我们高估了作家的实力,有时候是阅读风气的影响,有时候靠的是行销策略,宣传,偶像效应。文学到底是小众还是大众就看作品的深远了,一本好书绝对经得起市场的淘汰赛,长卖长有,人人可读。如若不是这样,那就要看研究的价值而定了,作家的命脉就是他写了什么,跟人性时代有没有关系抑或只是个人隐私,小情小爱的琢磨心血来潮,这样的书也不是没人要看,而是看过就算,深刻不起来。 繼續閱讀

诗与诗人的差别际遇

很多人喜欢写诗,但很少人写一辈子诗,因为现实的差别际遇,因为诗的难度就在于懂与不懂之间,以及好与不好的现实浮沉,更多时候还是在于心灵的饱满和刻度,它不能给你你想要的功名利禄,它只能给你一份窃喜的安宁,在你即将被遗弃的时候(古时候的文人叫流放)。自己喜欢读诗写诗,但很少论诗,那是技艺问题,除了写诗或为什么写诗的感受,其他就不需要多言了,因为写诗和诗本身就是空间的纬度,传达的就是意境和深远,如果不能接收那是因为诗人不到家而不是诗晦涩难懂。

现代诗比不过诗经或唐诗宋词或许是因为历史关系,际遇教人愤慨,价值观不同,文化的落差致使文人寥落,诗人买少见少,当然我说的是专业户,而不是一般人的附庸风雅。写了数十年的似诗非诗,也不敢夸说自己就是诗人,这是心态问题,因为诗人本身没有定位,马华诗人也不是国家文化(文学)的一份子,充其量不过是自得其乐! 繼續閱讀

因为有歌,回忆才最美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因为有歌,回忆才最美,在我尚未懂得拿起笔来写诗,听歌、看电影就是我的最爱,最美的音符最动人的画面时刻在我的记忆中流转,百转千回,至死不休。此刻想来我的童年并不孤单,我的年少并不晦涩苍白,更多时候是自得其乐吧!虽然那时候爸爸给的零用钱不多,但学校长假爸爸会安排我去打临时工,积攒的零花钱都给我拿去看电影、买卡带杂志漫画去了,慢慢地浸淫在自成的天地里。家里没有电视的喧闹,只有天井闪烁着七彩的鱼缸和收音机的声色回响,后来爸爸才给我们买了一台卡带录音机,至此养成了我独特的听歌品味。那个年代流行歌台,歌星众多如天上繁星,那是素人歌手本地歌星最多崛起的七十年代、八十年代辉煌时期,歌迷来者不拒,不管是天皇巨星还是小道歌手都有他们的拥戴,当然黑胶唱片流行、卡带专辑是否畅销但凭个人喜好而确定,一位歌手一首好歌有不同的际遇和版本,不同的风格和韵味,有时候我们会混淆到底原唱者是谁? 繼續閱讀

人生有味是清欢

 

你已上路,人在旅途似清风

借着黄河声势没入苍穹更胜野马奔腾,塞外一壶酒,不醉更何欢?

渐渐地月白无人烟,你也苍莽起来

久候胡不归,眼下倥侗一缕微尘万里黄沙

有人一身戎马

有人与世无争

我亦落花流水,看着星辰明灭人来人往散去天涯

此生旦夕祸福各自泡沫鱼欢,谁能预知寒晓而不识愁滋味。 繼續閱讀

从灵到肉,从逆袭到上瘾

上网看耽美网络剧《逆袭》,感觉比较戏谑,像情趣商品,相对《上瘾》的写实情境浓烈灵肉一致,可见不同导演不同演员铸就了不同的艺术形象风格,虽然两部戏都改编自柴鸡蛋的耽美原著小说。耽美,那是日本漫画的词汇(TANBI),纯粹反自然现实社会的丑恶而形成的一股清流,那是男女毫无杂质的爱,然而随着社会风气潮流文化的演变,也许是对弱势族群的歧视抗衡,自此至终成了同志跨性别的代言。我以为这是社会人权的进步、性意识的觉醒,道德观念的梳理而推动的结果,距离美剧《同志亦凡人》(Queer As Folk2000-2005)完整季播也有十六年了,《上瘾》大致上反映了社会层面现代族群的波涛汹涌,若说戏剧经典刻画,日本电视台早在1993年就推出了由井尺满编剧的偶像剧《同窗会》而获得共鸣,在中国已是姗姗来迟,所以才会有那种燃眉止渴的骚动以及渴望。 繼續閱讀

小说家的杜撰

 

1 身为职业小说家     村上春树著

2 流金   杨凡著

3 寂寞空庭春欲晚     匪我思存著

4 无心法师    尼罗著

5 孽子(精装版)  白先勇著

6 老灵魂笔记    陈克华著

7 必读唐诗100大(一本就通)   王兆鵬、邵大為、張靜、唐元著

8 衷心笑     亦舒著

9 家常酒菜     汪曾祺著

10 海洛因(又名:你丫上瘾了)   柴鸡蛋著 繼續閱讀

[青冥宝剑] 卧虎藏龙外一章

因为喜欢李安导演的《卧虎藏龙》,故此不得不看《卧虎藏龙之青冥宝剑》如何延续有关的江湖道义杀生成仁,李慕白中毒死了,玉娇龙舍身跳崖,罗小虎不知所终,独留下俞秀莲的隐忍守护着青冥宝剑与侠义爱情。明知道少了李安的匠心独创就少了江湖的黑白,即使有袁和平的武术指导甄子丹的拳脚功夫了得也很难去到另一个境界,失望归失望,必须看了才知道荒凉。虽然杨紫琼饰演的俞秀莲还是一身柔韧一脸的刚毅,然而失去李慕白强而有力的支撑终究显得独立苍茫,李慕白有后吗这点看得不大明白,孟思昭死而复生也教俞秀莲怅惘,毕竟她爱的是李慕白,甄子丹宛若西部来的孤狼始终难撑大局,争夺青冥宝剑的隐喻是什么? 繼續閱讀

我那丁点的文化情怀

兜兜转转终于买了杨凡的《流金》和村上春树的《身为职业小说家》,有些书你不一定要读但你一定要买,因为若干年后说不定它必将成为你那滔滔逝水以及存在的往日情怀,我们不会珍惜,直到已然的毁灭,猛一回头才知道错失了。文化其实就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成长的一部分、拥抱过而又失去的东西,青春岁月,桃红李白,想当年耳!或者不想,然而想与不想它都不会再回来,只有当下才是正道。

杨凡的专栏结集和翟浩然的《光与影的集体回忆》就属于时代流行文化的一种沧桑故旧,然而在情感上却是日久弥新,因为他们确实经历过、沉浸过、评论过并加以沉淀才有的回味,不然你也动不了笔或感动自己,还要融入大把大把的情感去爱去恨甚至从中去挽留。我喜欢杨凡的文字以及他的真性情,当然我们不一定理解他对美的文化以及艺术的追求,但却认同他的本性批评不刻意讨好懂得调侃自己。我觉得他是文化人,生活上的艺术家,他懂得明星画家的风采,他懂得电影以及导演的风格使命,不仅仅是为了票房娱乐。而是推崇电影这门艺术,对戏曲也很痴迷啊! 繼續閱讀

心之所在

 

晨星早已隐没,心寂寥

天空刷亮了羽翼,靛蓝,霎时凝眸

光灿灿地仿佛坠入了另一个时空,一泓清澈的湖水供你浮游

看星沉月落、月落星沉

这时代太过喧嚣无法静止呼吸,自由是

一种挣脱的想念,大地龙蛇潜藏在你我心中的块垒

吞吐着宇宙,极尽酝酿成黑白

一字悲喜定格成草书,宣泄着此生空茫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