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的男神哪儿去了

看《鲁豫有约》访谈当下当红的四位戏剧界偶像最佳男神,他们是胡歌、霍建华、黄轩、王凯,2015凭着电视剧《伪装者》、《琅琊榜》、《花千骨》、《他来了请闭眼》、《红高粱》、《芈月传》火爆上位霸屏齐齐霸占搜索网站高踞人气榜不相上下,在2015安徽卫视的《国剧盛典》更是刷亮观众眼光频频引起尖叫,赢得最佳男主角、最受欢迎演员、观众喜爱的角色人物、最具人气演员、年度演技飞跃演员奖。陈鲁豫说她想访问当红的演员,也想访问好的演员,好演员没有不红的道理,千锤百炼绝非一朝一夕,他们必然经历了多少努力和坚持才走到了今天的地位,从失落迷茫低谷走过这才换来的沉稳的魅力,从纯粹浮夸寻求演技的突破这才迎来万众的瞩目成为偶像实力派,他们没有做明星的光环,只有做演员的厚重和保持平衡的心态。从小鲜肉、颜值、老干部的词汇我们逐渐明白了一个道理,作为偶像演员没有不老的明天,今天红了也不代表永远,好的剧本好的角色才能延续演员的艺术生命,经典作品才能教人难忘,那些年的男神都到哪儿去了,不过是江山几代才人出,各领风骚数十年,他们都明白演员不是艺术家,能够超越自己赢得尊重才是理所当然的生活角色。

那些年其实并不遥远,电视剧比起电影还要推广深入民心,对演员而言,拍戏跟演电视剧没有不同,他们需要契机和瞬间的爆发力,演绎电视更是一种磨砺,一种等待和平常心,不像拍摄电影那样大起大落,扛票房,担纲名气,不著名唯有讲究口碑。拍电视剧对演员而言是一种积淀,慢慢卸下偶像的光环而展现实力,当我们说的小鲜肉,指的还是外表的皮肉相,当我们说颜值,那已经有了岁数的提练,会演戏了,当我们指派谁谁谁是老干部,基本上他们已经做到了敬业(专业)赢来了尊重,而不仅仅是风格老派的贬义,这是我的理解,不是刻意去歪曲事实。也许做明星需要派头,但作为一名演员他们更需要历练以及内涵,像胡歌、霍建华、王凯、黄轩,他们已经过了而立之年,当红的人气、名气、吹捧不再是没有依靠的时来运转,而是他们这十几年来所付出的努力和回报。偶像明星我们看得少吗?不过是十年河东、十年河西!

 

从港台大陆说起,从偶像明星说起,从日韩文化的风潮逆袭,再返回大中国文化的盛兴,我们仿佛又回到了当初追剧沉迷于偶像的乐趣,那是七十年代初期、八十年代电影始末,电视剧崛起的辉煌年代,虽然情感懵懂,但也已经懂得了声色犬马,色相诱惑,台湾有电影小生秦汉、勾峰跨入了影视制作琼瑶小说改编成电视剧的行列,像《几度夕阳红》、《烟雨濛濛》再度搬演了民国初期的浪漫情怀和赚人惹泪的戏码,与之抗衡的是红遍大江南北寇世勋主演的乡土剧《一翦梅》,那时候中国人还在流行红歌和革命样板戏,刚解放不久就传入了小邓的靡靡之音,直到中央电视台播映了中国四大古典文学电视剧《西游记》、《三国演义》、《红楼梦》、《水浒传》我们这才见识了所谓的正统剧,一般制作严谨讲究历史文学结构,而我们也认识了像六小龄童、唐国强、欧阳奋强、李雪健、丁海峰这些优质出色的演员,但整体还是被戏剧牵引而不纯粹是迷恋偶像,那时候看得最多影响者众的还是港台制作的电视连续剧,延续了台湾文艺片乡土剧的全盛时期,香港无线电视台有邵氏机构作为后盾,当然还有与之竞争的对手丽的/亚视电视台,我们几乎熟悉的古装武侠民初剧和家庭伦理的写实风格,都教我们看得如此如醉。

真正叱咤风云的红人都是电视台的中年小生,像谢贤、朱江、郑少秋、岳华、曾江、黄元申、刘松仁、潘志文、刘志荣、徐少强等等,风靡一时的著名电视剧有《书剑恩仇录》、《楚留香》、《倚天屠龙记》、《陆小凤》、《浮生六劫》、《大地恩情》、《变色龙》、《天蚕变》、《绝代双骄》、《少年黄飞鸿》、《千王之王》等,就连主题曲也能带动声势浮想观众脑海,男神的英雄气慨飘逸形象就此深刻烙印,然而真正风靡东南亚颠倒众生引来各地观众瞩目就是《上海滩》的许文强与丁力的大对决,周润发和吕良伟是那些年的偶像男神代表,历久不衰,尤其周润发从电视圈转战电影从此平步青云成了三十年不老的神话,代表作一部叠一部,好角色令人怀念,像《秋天的童话》的船头尺、《英雄本色》的MARK哥、《赌神》高进、《卧虎藏龙》的李慕白、《阿郎的故事》以及后期的《孔子:决战春秋》、《姨妈的现代生活》、《让子弹飞》。后来才有万梓良、任达华、黄日华、刘德华、梁朝伟、张国荣、林俊贤、黎明、郭晋安、古天乐、林峰跟进,香港的男神都出自公仔箱(电视台)的磨练,然后才一飞冲天,他们当年也像今时今日的小鲜肉那样酷帅。黄日华当年演出电视剧《过客》就很炫,张曼玉说她是为了看他才返港参加选美,刘德华和陈玉莲主演的《神雕侠侣》(杨过与小龙女)是当年的绝配,因为陈玉莲确实比刘德华大,但却看起来很脱俗,梁朝伟演出的《新紮师兄》就是本质的扎扎实实,黎明在《天涯歌女》饰演严子华官仔骨骨莫不令剧迷倾倒,后来的电影《甜蜜蜜》却也赢来了万众的喝彩!

从香港转战台湾的就有一个何家劲,在香港亚视期间还处于半红不紫,想不到去了台湾发展却红了,乡土剧《不了情》、《红尘有爱》、《缘》的憨厚朴实惹人爱慕,新包青天系列饰演南侠展昭不经意展现的侠骨柔肠是这一代所欠缺的正义感。那些年所谓的香港男神不多见,更多是师奶杀手,他们都在公仔箱起家,凭着十多年拼搏方才争得一席之位,像苗乔伟、罗嘉良、吴镇宇、吴启华、陶大宇、欧阳震华、黎耀祥、陈豪,主演的电视剧虽然谈不上轰动经典但有口皆碑,深入民心。还有一位比较特殊的就是郑嘉颖,星运不济去了台湾与林志颖、苏有朋拍摄了古龙原著改编的《绝代双骄》饰演江玉郎,后来又转战中国大陆演出《步步惊心》的八阿哥胤禩总算让人刮目相看红了起来。至于张卫健、周星驰算个不算那个年代的偶像男神代表我们暂且保留,但他们的性格演绎别具一格的创新角色倒是历久不衰的经典戏码,男神代表主要还是讲究帅气以及神秘感,不那么容易看透,不然就如同一般实力派演员,就戏论戏,他们的情感私生活跟影迷无关,他们只是活在角色里,艺术才是他们的殿堂。

在中国电视电视剧娱乐圈流行文化尚未蓬勃发展(盛兴)的当儿,我们都以观赏港台电影电视剧为乐,偶像崇拜也以港台明星为目标,当然还有欧美日韩的电影电视偶像剧为风潮,就像《STAR TREK。星际迷航》、《STAR WAR。星际大战》那样一波一波方兴未艾,话题性十足,忠实剧迷影迷一代一代仰望、承传,波澜壮阔,那是因为生活是美好的,我们都赋予想象,那所谓欠缺的美好,沉耽的热情如火。在我们尚未接结识中国戏剧界的大腕如唐国强、陈道明、陈宝国,我们最熟悉不过的还是台湾的民国男人形象,秦汉蹿红了三十年稳坐第一把交椅,他与勾峰饰演的男主角何慕天、杨明远怀抱着多少柔情和民国的初恋形象,那时候的琼瑶言情小说尚未没落,电影电视剧的演练不过是换了容颜,女主角从林青霞、刘雪华、俞小凡到赵薇、林心茹、万茜都让观众印象深刻赢得回响,那原本属于戏剧界的偶像男神更不用说了。

尤其早期台湾的偶像小生更是我们海外戏迷追捧的对象,当然那是出自经典连续剧和对角色的喜爱,我们永远会记得那张最初出道的眼神和纯粹的演技,不受污染,像当年马景涛与刘松仁、沈孟生、夏文汐在《春去春又回》演的对手戏,那时候他的表情还没那么激越和激动,像香港的影帝万梓良,与周星驰、吴孟达演出的《他来自江湖》已然内敛充满着火候。马景涛的代表作当然是琼瑶的大戏《青青河边草》,围绕着岳翎和小金銘(小草)也是看点。最令人回味的还有《京城四少》的张晨光、刘德凯、汤志伟和吴少刚(电影搭错车男主角),叶蒨文主唱的主题曲《潇洒走一回》几乎朗朗上口家喻户晓。印象深刻的还有六个梦之《婉君》的周家三兄弟张佩华(伯健)、徐乃麟(仲康)和施羽(叔豪)都对婉君情有独钟,小时候的婉君许配给伯健是为了冲喜,跟她拜堂成亲的是仲康,在洞房花烛夜里陪伴她的却是叔豪,长大以后的婉君温婉似水欲舍难断却不知心意属谁情归何处!

那些年赵文暄演出李安的电影《喜宴》确实阳春白雪白里透红,在《大明宫词》饰演武则天的男宠张易之和《她从海上来》饰演胡兰成的确合符形象成为实力派偶像,如今辗转大陆演艺圈早已不敌新一派的偶像小鲜肉。真的,演艺界的残酷就是岁月不留人,名气终究沦为过气,惟有作品能够留住青春闪亮以及岁月的光华,就像琼瑶大戏的最佳男主角林瑞阳、翁家明、李志希、庹宗华,电视剧花系列的最佳男主角林炜、江宏恩、李天柱,《流星花园》的花美男F4(言承旭、周渝民、吴建豪、朱孝天)、郑元畅、彭于晏、青蛙王子明道、大仁哥陈柏霖、痞子兄弟阮经天、赵又廷、凤小岳,犀利人妻的最佳男主角温升豪、宥胜,我们的小虎队吴奇隆、苏有朋、陈志朋,绝代双骄的花无缺与小鱼儿林志颖,小太阳锺汉良已近中年,我们的孽子范植伟、杨佑宁、张孝全、张睿家,那些年、这些年少女时代的柯震东、王大陆,他们到底可以支撑多久而不被淘汰还是一个未知数?少男有少男的青春活力,中年有中年的世故男性魅力,不结婚有不结婚的隐忍,结婚有结婚的宝贵经历,这对演艺事业而言可遇不可期,几番风雨宛若江河日落,演艺这门艺术必须超越其重才能赢得绝佳风采,谁说不是呢?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