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心似我心

有时候会感叹第六艺术生命,感叹作为艺人的璀璨与短暂,就像演员与歌手的星光灿烂,说是运气,也不全然是运气,说是天赋,靠的还是本身的努力,红了,还是会有起伏,三十年的辉煌灿烂,说不定就此燃烧成了瞬间一刻,成了记忆的永恒和他们遗下的代表作。不是他们刻意要如此,而是时间到了,半刻也不能停留。不论是自决还是意外,不论是隐疾还是刺痛,都有过不了即将毁灭的关卡,说到底还是上天的宠爱,不许人间见白头,去了,会有更多的眷恋和惋惜,久而久之,谁还记得他们的倩影、回魂的一缕烟花句,但我记得时代给了我们什么,也许没有什么刻骨铭心,只是把他们最美好的留下,经典电影、靡靡之音、浑然的精魂体魄,回眸一笑!

我记得影后林黛、古典美人乐蒂,电影《江山美人》、《梁山伯与祝英台》、《不了情》、《蓝与黑》、《倩女幽魂》、《玉堂春》、《红楼梦》、《貂蝉》、《王昭君》、《宝莲灯》、《白蛇传》,从前的《南国电影》杂志封面有她们最招牌笑容,明眸皓齿、巧笑倩兮,秋水一般的眼睫毛,时尚的鬓云发梢,翠目如画。林黛演的电影总有一种灵动的生气,不管是哀怨还是娇嗔,焦点婉转于大屏幕,观众看的都是她的戏剧人生。而乐蒂虽然当年不如梁兄哥凌波那样红透半边天,但她永远是最佳的古典幽雅化身,低眉不染尘俗,柔柔纤细,吐气如兰,内心却自有一股刚强和坚韧,她是我们心目中永远的祝英台,轻而易举就把坟墓哭倒,化蝶纷飞。

 

李小龙是三十年也难得一见的武术奇才,也是东方遇见西方的传奇。小时候看过很多张彻导演的阳刚电影,那是我们所欣赏的武术与暴力美学,但并不觉得这是真功夫,打得太激烈是会死人的。是的,会受伤会死人那才是真功夫,但那是正义之战,不争之争,并不是江湖上的争强斗狠。我想小时候看上官小宝绘的《李小龙》漫画格斗精神,并不知道人物原型来自李小龙,就像李小龙的经典台词:我读书少,你不要骗我!原来我们都受骗了,李小龙在美国唐人街没有一天不在浸淫武者之大成,也许跟会不会读书没有多大的关系,却跟人格塑造和修为有关,不然怎么谈武术自创,而电影《唐山大兄》、《精武门》宣扬的就是民族性和人道精神,我们都不相信李小龙是死在女人床上的!琳达、苗可秀、丁佩,她们都是李小龙的爱情,传奇总是离不开生命的火花和阴暗轨迹。

其实我想写的是小邓,然而却意外的提及了生命的艺术光辉,生命不在乎长短,在乎的是他们的热爱和使命,艺人的出身其实都很低,有点自卑感的心理,碰上演艺生涯,没有了后退之路,是什么成就了他们自己,除了时也命也,更大的动力其实是面对生活。邓丽君小小年纪就出来唱歌跑码头走江湖买唱,在众星云集的群星会崭露头角。从录声机到唱片卡带,从黑白光影唱到东洋的彩色时代,靠的还是贵人和个人胆色。柔绵绵的声线从纯粹的唱法到细致的情感描摹从不同年代跨越走向国际,隶属宝丽金的唱片卡式声带比丽风机构时期的昂贵,小时候零钱不是很多只能购买翻版带的份,在她遗世多年这才推出完整复刻版的唱片CD《丽君伴我行》供收藏,也算是一种体验和价值。大众文化可以延续艺术生命,不舍得小邓离我们而去,在我们缺乏情感表达时为我们倾唱,可是她自己却始终得不到眷顾和回应,只有封闭自己冷然的寂寞。比起邓丽君,帽子歌后凤飞飞就活得比较淳朴实在,结了婚也隐居多年,在演艺的舞台上率性率真,歌艺攀比小邓一样炉火纯青,在离世的那一霎那我们才知道艺人的可敬可贵,那些年的隐晦伤痛是每个艺人必须容忍的孤独绝望,像张国荣、陈百强、梅艳芳,他们也是如此百转千回,一声不响地告别了舞台!

陈百强替电视剧《义不容情》幕后主唱的《一生何求》不管是那一个年代听来都显得荡气回肠,王杰唱的华语原版还不如他的声势,也许是戏剧的推波助澜吧!张国荣、梅艳芳携手合作的《胭脂扣》(如花和十二少)也是难得的经典代表作,虽然后期张国荣还完成了《阿飞正传》、《霸王别姬》和《春光乍泄》,但两个人抑郁颓废似梦迷离仿佛已经道尽了他们的人世结局,没有更凄美的浪漫了。爱情对艺人而言都是亏欠,无福消受,不想告别还是要告别,不想离去偏要离去,没有完美这回事,只有君心知我心,在等待中来回折磨,孤身走我路,留下的风风雨雨弥漫着乱世情天!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