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谣

看第四季《中国好声音》汪峰大力推荐中国民谣让我感觉内心隐隐有了触动,这里不得不承认汪峰对近代中国流行音乐的鉴赏和品味,总能为歌手和观众/听众挖掘出不同凡响的情感和音乐,本身的作品像《流年啊你奈我何》也给人一种质朴的人文情怀,在这里祝福他和章子怡在婚姻幸福的定义上可以走得更远,在打造抒情摇滚音乐路上可以走得更辽远更开阔,这是乐迷所乐意看到的。言归正传,张磊凭着一曲《南山南》(原创者/原唱者马頔)走向夺冠之路是有点爆冷和小清新,不是说他唱得不好而是他让整个中国歌坛的流行趋势突然改变了方向,变得本心执意自我而又朴实起来。真的,新马港台的流行音乐有点满溢听都听腻了,好作品不多,大多显得矫揉造作、词意堆砌故作文艺,感觉上就少了感动点。除了喜欢张磊以沉静姿态演绎的南山南,北秋悲,南山有谷堆;南山喃,北海北,北海有墓碑那样贴的荒凉大梦和意境,然而最叫我念念不忘的却是张鑫鑫、黄恺对垒的这首《少年锦时》,如诗如画如梦蹁迁,青春如锦缎一般闪烁着光芒和色彩。

原创者/原唱者就是在第一季《中国好歌曲》脱颖而出的赵雷,当时他唱了一首《画》被刘欢老师称誉为最有画面感的一首歌,素人、吉他歌手、民谣风,这就是典型的朴实音乐情感,他们并没有想要酿就什么经典成为流行音乐的佼佼者,这样纯粹的音乐和曲风倒成了中国民谣的标志,慢慢地流传或走得跟远,因为它排出了时间的限制,演唱它的人只是喜欢和用心地唱,跟着岁月湮远流长。小时候只知道艺术歌曲和陈洛宾,像《满江红》、《红豆词》、《草原之夜》、《阿拉木汗》和《在那遥远的地方》,中国民谣就是类似的传统流行歌曲,有着浓浓的民族风和地方色彩,就像郭颂唱的《乌苏里船歌》或新疆蒙古的《康定情歌》、《敖包相会》、《马儿你慢些跑》、《美丽的草原我的家》,不然就是刘三姐的《山歌好比春江水》慢慢归类,其实就是大中华文化的宣扬调子,八十年代台湾的校园民谣风可以视为一种反攻,人文主义凌驾了民族色彩,词意更广泛了,大致家国,小致个人情感的抒发,这里强调的是一种自然的清新风格,小情小爱,也可以跟时尚流行结合成一体。

但所谓的中国民谣还是必须来自中国大地,来自山川和海洋,这里所要强调的不再是狭隘的民族情感,而是自由奔放的理念,小众的美丽与哀愁,也能够博得大众欣赏的一股清流。这当然是我综合中国流行乐坛与自己的一套说法,也是我喜欢听歌的一种浸淫的说法,以前很喜欢听《牧羊曲》,不仅仅是因为年少的李连杰和他的成名电影《少林寺》,而是词意底下的豪迈和素净,那种思古幽情(就像听时代曲《岷江夜曲》和《苏州河边》的情思袅绕,一种淡泊和沉浸),不然呢!就像从前听崔健的《浪子归》和《一块红布》也有这样的意味深远,它是抒情的,却也有着淡淡的忧伤,不然就像腾格尔的《八千里路云和月》、老狼的《同桌的你》、朴树的《白桦林》、黄格选的《春水流》、毛宁的《涛声依旧》、郑钧的《天下没有不散之筵席》、洗涤清的《烟花三月》、韩晓的《我要去桂林》、常石磊的《山楂树》、水木年华的《在他乡》、许魏的《蓝莲花》、韩红的《那片海》、布仁巴雅尔的《吉祥三宝》、《天边》,刘欢的《弯弯的月亮》、呼斯楞的《鸿雁》、凤凰传奇《荷塘夜色》那样的怯意,有着即将失去的美好或往事如风。

中国民谣的另一个涵义就是不同于流行歌曲的唱作元素,那就是表达的情怀和意境,就像文学创作,他们是有感而发的,纯粹的想要写一首歌来抒发情感,并不理会作为歌者的天赋和条件,如果本身的条件不错,那就足于立意而散发光芒,就像《中国好歌曲》节目的开发。像霍尊的《卷珠帘》、莫西子诗的《要死就一定要死在你手里》、周三的《周三的情书》、赵照的《当你老了》以及第二季《中国好歌曲》苏运莹的《野子》也很接近所谓的民谣风格,完完全全摆脱了流行歌曲的一贯作风,强烈的是个人色彩,模仿也模仿不来的歌唱气质,像苏运莹的创作那样完全不靠谱,而是以个人的吟唱方式取胜,高高低低起起伏伏,就是一般专业歌手选唱也很有难度,怕是中气不足荒腔走板,不然就是唱不出属于《野子》这首民谣的独特味道!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