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花】在最美的时候 遇见你

这时代大师凋零,也是文化人的致命伤,如果有幸遇上,那就广为心灵结交吧,也许后会将无期!香港虽然是文化沙漠,但来自港台大陆的文化精英都在这片殖民与后殖民的土地上开出奇葩,叫我们这些海外的读者艳羡不已,叩首仰望,我们艳羡的,不是他们的大富大贵,而是他们的精气骨干、写作蕴涵、自由风气,和文化艺术的浸淫,造就了多少文字风流。不是没见过世面,尤其欧美文化的浮花浪蕊,流金岁月更是在镜头底下缠绵,在文字上跳跃,在迈克、杨凡、王家卫眼眸,电影就是俗世文化,电影就是世界观。杨凡自称自己为标准影迷,视王家卫为电影偶像,称迈克为戏剧导师,真是自娱娱人,因为他本身就是影迷导演偶像的采集者。在文字上调侃附庸风雅色相诱惑借尸还魂是杨凡的能事,不够分量他才懒得著墨也不怕得罪人。他说认识他的人都知道他的脾性,爱他的人就是他爱的人,难得在他笔下的众生相勘称一绝,寥寥几笔尽得风采,即使是数落也是妙趣横生,因为他写的都是活生生的映画故事,只是将名字给隐去了。

杨凡说承蒙黎老板(黎智英)看得起,在港台《壹周刊》给了他这么一个肆无忌惮挥霍的空间,迈克不忘揶揄他是为了出锋头推广自己不小心上了瘾。确实狗仔队文化又何止是影迷与偶像的拉扯,而是文化人的隐私窥探永不寂寞的透过第三者来管锥对号入座,他欣赏楼上画家马明(因为马明的画室就在他工作室上方)的作品,给他营造了小说人物的意境和氛围,就像王家卫那样用镜头说话,虽然读者看不懂真切,然而却是雾里看花的蒙上一种色彩。直到林大美人也来投诉,这才从仙人的小说幻影坠落凡尘,原来写小说不是那么容易就手,不如看电影摸索人性快活。

一言道尽,就像古苍梧写的跋,浮花浪蕊:日据上海 / 新浪巴黎 / 60.70好莱坞 / 殖民香港,全收眼底。我在最美的时候遇见你,可是你并没有把我看清楚,唉!真的,短短的两句话就把杨凡书里的内容和心思道尽。就像很多影迷在十年前都说看不懂王家卫的电影,不管是《阿飞正传》还是《春光乍泄》,不管是《2046》还是《东邪西毒》,结果原来是大师的超前视野灵魂幅度把庸俗的观众给抛离了,十年后才有人来回顾这是时间用来酿制的佳肴,高尚的品味。如果还有观众影迷读者看不懂王家卫的电影,那么就请借一步说话,看看杨凡如何演绎和诠释这其中的人物精髓浮光掠影,他说了,王导电影没有所谓的剧本剧情,因为每一个角色本身就是风景细节的流转,活动想象举手投足眼色秋波都是戏味,高潮点。戏剧导师迈克又丢了一句,标准影迷如你好像是王家卫肚子里的蛔虫。

可是私底下迈克却对他说《重庆森林》金城武角色好像就是他的杜撰和写照,对着凤梨罐头喃喃自语,看着看着,人来人往,没察觉时间的流逝,再不久罐头也就过了期。也有人自喻自己就是张国荣或梁朝伟的角色处境,因为错过太多而玩世不恭起来。我不知道原来杨凡如此折服于王家卫大导演,他说如果当年不是遇上吴彦祖拍了《美少年之恋》,也许看了《春光乍泄》就不会兴起拍这类同性恋电影的念头,因为他没想过电影可以这样让演员如此融入让情感自生自灭无绝期,就连对张震的陪衬角色也可以如此自成悬念。

在这里杨凡把自身和电影放得很低很低,他说从前很排斥唯美这两个字眼,觉得对他是一种褒贬,使电影高调不起来显得流俗,普遍来说就是出卖色相,不然就是跟性和曝露有关。坦白说我还真喜欢看杨凡导戏,大导演如胡金铨、李翰祥、李安都是导戏的高手,想不到王家卫也是。他说《春光乍泄》一开麦就是张国荣与梁朝伟的体位交融,他们原本不熟络,怎么可能一上来就操练,原来是大师导戏有方,使出浑身解数,把这两个影帝人马卸下心防,表情变得高深莫测起来,而且有图为证。杨凡的文字虽然不如董桥洁净、高雅,但却充满着情趣,尤其对文化人的写意和明星的勾勒往往是意犹未尽,曲径通幽,给人一种旁听侧描的快感。最喜欢看他写与林大美人(林青霞)的言语互动和文字交流,他写了篇虞美人的小说,林大美人也会好奇他是不是影射了自己的艳光和奢华。听说赵文碹很欣赏林青霞的古装片,请他转达勿必复出,林大美人听了很高兴,嫣然一笑说:我只属于Michael。杨凡说那已经是十五年前的往事了,听林青霞在电话里朗诵她刚写完的文章也很有画面感,他想拦截插话,可是她却很细致专注地投入,几乎忘了还有他这个对手戏,就像演戏眼泪留不住,也忘了镜头的存在,他们的直白和友情演练也让我这个读者经历了半个世纪的痴迷。

他说赵文碹对欧美电影也很在行,去香港一定会找他享受美食,他说看了一部不愿意看的电影《辛亥革命》,但他并没有发现赵文碹在戏里演出的痕迹(他饰演孙中山),感觉他已然脱胎换骨,不再是《喜宴》的肉体青春,而是岁月沉静的大地,演员的几度沧桑。不管是自觉或非自觉的男色,皮肉相,不管是嗜好或非嗜好的自恋或眷恋的电影情意结,偶像崇拜,其实都有过狂热以及欲望的沉淀,像杨凡这样近乎坦露而又懂得宣泄的文化人少之又少。

其实我还蛮喜欢杨凡导演的电影作品,不管是文艺爱情还是有点同志异色的另类冷色调电影,像《海上花》、《美少年之恋》、《妖街皇后》(另译三画二郎情)和《泪王子》,这些电影在港台在新加坡都票房惨淡失利,然而却像王家卫、蔡明亮各别塑造了电影派系语言风格,争议和批判对电影作品而言都是一种观感,你看不懂你不喜欢不代表其他人没有特别的感受,沉耽也是一种自由的成长。而唯美也是一种择善固执的追求,跟真善美没有两样,时间会告诉你值不值得你去追求。很少会看见一个导演给另一个导演站台,迈克调侃杨凡喜欢给他喜欢的电影和导演站台,因为他被本身就是一个成功的影迷观众和电影片商,看张国荣梁朝伟张学友梁家辉金城武张震林青霞张曼玉刘嘉玲王菲巩俐章子怡关淑怡杨采妮如何在电影里出类拔萃。这里看了关锦鹏的《蓝宇》关心着影帝候选人,那里欣赏了李安的《卧虎藏龙》如何刷新好莱坞的耳目,这里惦记着谭家明的《烈火青春》大胆前卫,那里又购买了《妖街皇后》的电影版权重新拷贝(甄妮还向他借货,说是什么人妖电影),这里评说王家卫的《一代宗师》不是王家卫最好的电影,却是最靠近观众的一次,那里谈及侯孝贤的《聂隐娘》为何赢得康城最佳导演奖。

他永远循着自己的感官和视角去论断电影和艺术,艺人的自我风格以及卖弄风骚,就像张曼玉有足够的勇气凭着自己的豆沙喉站在摇滚的舞台尽情呐喊唱《甜蜜蜜》,管他台下群众是否沸腾和火热。我们都知道最美的时光已经悄然远离,即使别人遇见了当时的自己但也未必明白自己的真实性格和心灵所需的见识风采,这就是杨凡的结论。他希望自己在群众面前永远是最光鲜亮丽的,戴着青春草帽,盖着中年光顶,即使遇见那个冶艳春色无边的青春鸟也未必肯贸贸然上前搭讪。浮花浪蕊,霎那芳华,快闪永远是电影的最佳镜头,因为镜头会说话!

2 則迴響於《【浮花】在最美的时候 遇见你

    • 谢谢庆,最近公务繁忙,都没能到书局走一走。我们公司已经迁移到Bayan Lepas工业区,就是PSDC附近,等学校假期就带孩子去逛逛看电影,看届时会不会买到!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