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来自江湖,而你也是

人生以退为进,总是这样从挫败中寻求机遇,我还有更好的明天,不是吗?不是冲动,而是思前想后的结果,辞职求职,混一口饭吃,无非是这样杳然,就一个电话,我就去应征面试。顺便去安亲班接女儿下课,怕赶不及时间,就把女儿也带去。有时候是因为找工作的地点,才知道乔治市的天南地北,是郊外还是坡底的路向,上谷歌查寻,才知道大概的位置,原来是我小时候居住过的地方。驾车绕了几个路段,把汽车停放好,拿了履历文凭,才知道走了许多冤枉路。女儿跟着我兜兜寻寻,从来没走过这么多的路口,沙尘滚滚,太阳还不曾落山呢!站在公司货仓门外早已汗流夹背,女儿大概也有说不出的陌生和好奇。我记得这里曾经是一间树胶轮胎工厂,混合着硫酸和树胶的气味,还有不远处飘来的海潮和泥沼蒸发的空气离子。每次路过都不曾仔细观望的旧屋空地废墟,怎么就突然成了一家地毯家俬的出入口公司,他们诚征会计执行人员,只要薪金条件符合有何不可,不过是打一份工不让生活颓唐下去。

这里的工架存货还真是满档,是地砖地毯壁纸花色骨架装修材料之类的吨货,在账务上不过是一连串的标签和分类的数目字,空气污浊但楼上办公室高尚了许多,看得出老板是一位传统的生意人,生意上的往来要求还是有进步的。然而我心里自有打算,秘书谈吐温和,经理问我要求多少?一般上的应征面试程序,我都不会注明薪水,因为这跟职责和工作量有关,工作轻松惬意,价钱自然就低,工作表率有压力,没有要求反而显得你不够专注和沉稳,看情形和公司整体的营运状态,我不得不提一个与工作需求相等的筹码,能不能成事唯有天注定。

女儿在大堂里看她备用的书,偶尔抬起头来看我填写的应征表格。这里的职员都穿白色灰蓝的制服,我很久上班都没穿过制服,当然也不介意穿制服,工作时间长倒是一个问题,一个星期五六天轮换工作包山包海也不是没有尝试过,主要还是我们都需要一个赏识你的老板而不是一意孤行的独裁者,有他讲没你讲,只听褒奖不听建议,或者讲是一套做是另一套,财困时唯你是问!我想这年头要遇上伯乐还真是一码难求,只得将就,不能较真,当然不肯付出也别指望有人对你另眼看待,我的座右铭早已人尽皆知,那就是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女儿还不能完完全全独立,我也只得继续操劳,只是她承续了我的阅读嗜好,去到那里都带着一本书随行,看着漫天花雨才知道时间过了。

从前带着父母穿街过巷,到市集堂口吃饭、喝早茶、就像小时候那样拉队买票看电影,如今父母隐去了,还有面档口的阿姨跑堂的小弟问我:今天父亲没来?我愀然的回复,父亲过世了,母亲早已不在这落叶时分,守候着满园的春色向晚。这里的每一个路段都有父亲踩过(三轮车)的影子,从过港仔到海港新路,从红灯角到华盖街,从头条路到罔寮,从大路后到日落洞,从青草巷到打枪埔,都是我认识过的路走过的江湖。那小时候的堂口黑社会小三王小白虎莫达清什么时候消声匿迹,都隐退到格斗漫画里去的精彩如今都成了落花流水的故旧、故梦依依。我还记得三条路门牌四十四号的租屋,大房东二房洞那姨婆寡母的岁月脸孔和屋檐下的风风火火一家几口吵吵闹闹的声势,门口匾额其下的红色春联,那飞倦了倒地奄奄一息的黑色蝙蝠和飞过寻常人家的旧时燕子。

在经济不景气生意寥落时很多人跳飞机洗大饼,过去经年唯一有增无减的就是小本经营的小贩生意,小食面档餐饮快餐店也跟着连锁成了食肆的小贩天堂,即使破产成了乞丐也不怕被饿死路边,走到哪里都有吃的火候和硝烟,吃其实就是生活实践,味觉以及乡愁的呼唤。我女儿挑食,有些东西是不吃的,不像父亲小时候买什么我们就吃什么,七条路午后市集的下午茶,五盏灯的宵夜糕点炒河粉,社尾巴刹的廉价早餐和经济饭菜,Chawrasta Bazaar的大鱼大肉,汕头街的豆浆米粉粽子,槟榔路小巷口的辣沙煎蕊,平安路、格成茶室的红豆冰,杳田仔的卤面和过港仔的Nasi Kandar都是我记忆的门槛,跨过去就是一座城市的兴衰和历史。

女儿她不懂,她喜欢吃台湾风味的卤肉饭和蛋包饭,喜欢快餐式的薯条和芝士,喜欢Brownies的巧克力蛋糕,就是不很适应中餐各色煎炸煮炒焖炖清蒸的调味料,所以吃得很象徵式,最爱就是日本粘稠的白米饭,然后就是茶余饭后一把抓的零食,好像每个孩子的发育饥不择食,就是没有好好把握营养均衡的正餐。也许是没有苦过,不知道那挨饿的滋味,不知道这些食物背后的辛劳和付出。我们都谈教养问题,独生子女的养尊处优,不懂人间疾苦,不知道天生父母养的江湖有多少被人拐骗变卖流离失所的儿童。这一代的忧伤其实就是父母的隐隐作痛,当我们还在为这个社会变化而小心抵御时,这一代的孩子已经出其不意地被电脑科技3D厂品给吸纳,父母的意见和担忧都是多余的,在孩子的未来已经有了电脑程序和晶液掌控,父母倒成了不切实际的老古董。

我们都看过万梓良毛舜筠恬妞周星驰吴孟达梅小惠黄秋生杨宝林关海山李香琴罗兰主演的《他来自江湖》,那是没经历过江湖风波险恶而不懂得反芻的人生境遇,在回顾的每一个阶段都是个人的不能重来的历史和悲欢离合,有多少人可以坦然放下不带着伤,没有遗憾地勇往直前,不管背后有多少人纷纷议论有多少情义交错有多少悔恨和胆怯都奋不顾身的把握这一生的决定和命脉,没有不舍得的意气风发只有不得不舍的失意,然后把一切都给淹没了。只有阿水(何鑫淼)不学无术的继续探索做人的风光,开德士(计程车)在银行跑腿搞出入口生意做商业钜子(黑社会背景)的小弟,其实想的不过是出人头地不被人轻贱的卑微心态,也许英雄曾经如此卖过命受过伤做过垂死挣扎的反败为胜,却又敌不过命运的摆弄而屈服于现实,就像姜育恒唱的《再回首》那样的沧桑刻画:曾经在幽幽暗暗反反复复中追问 / 才知道平平淡淡从从容容才是真 / 再回首恍然如梦 /  再回首我心依旧 / 只有那无尽的长路伴着我。我想感情属实也是这样,是你的始终牢牢靠靠不肯背弃,不是你的即使山盟海誓的承诺转眼也成虚话。

没想到这样饶有寓意的港剧喜剧也有25年的历史了,可是再看也不会觉得过久或守旧而是日久弥新,也许因为情感上的共鸣,就像看人不能只是凭藉刻板印象表面功夫,而是深思熟虑过后的相处,点点滴滴的汇集成海,就像周星驰、吴孟达这一对喜剧活宝,年龄差距也不是很大,可是演出的却是父子血缘关系胶质情感,如同《将军令》音乐节奏一起就要卸下彼此隔阂打一套功夫,我们无法顾及的那种荒谬感顿然也要笑出声来,就算对父亲有什么错事和误解始终成不了隔夜仇,如果有一天即使离开天人永隔也没有遗憾。看着当年的关海山、李香琴、罗兰我们才知道人生如戏戏如人生绝不是轻率的表白和刻意的定论,而是爱过痛过生死也要一次过经历不能躲闪的领悟,那时的他们确实各有各的光辉洵烂,一种老戏骨的专业、淡定,这才显得万梓良的沉稳内敛和周星驰的轻浮和无厘头的绝佳风采,那时候的戏剧就是演员的淬炼,走向巅峰的演艺生涯,让他们在往后电影里大放异彩的磨练功夫,谁说不是呢?

我也是如此一步步悲喜交集的跟着大时代的轮转浮浮沉沉起起落落,等了几个星期还是没有录取的讯息,但我一点也不觉得沮丧,放空下来日子也不见得黑白成灰,而是完成了一种笃定的力量,死就要死得彻底,那么存活才有理所当然的思维和价值。在家清理了一些旧稿看了一些旧戏但没有办法把过去的沉淀记忆给毁灭掉,就像理解父母亲的故逝其实是伦理的松绑和情感上的一种解脱,时候到了谁也无法挽留的缺憾,庆幸我不是在漠然的城市来不及向父母亲告别,而是亲手将他们给埋葬在深深的脑海里。院子草地树梢风声都沉静了下来让我思考过去与未来,在人生的交叉路口作出对的选择,女儿没有什么不好只是敏感,夜黑生鬼魅,而我也不需要将来儿子给我送葬。伦理只是小情小爱,人间才是大爱,女儿嫁人或独立生活也该是她将来自己的选择,我想做父亲如我也只是一厢情愿一味地付出,很多人都有成龙成凤的决心和妄想,其实这时代唯一的的自由是不受左右的,那就是你永远无法成就下一代的幸福与归宿。你只有继续储藏你的爱和能力所及,在一座你可以为她努力建构的城堡!

2 則迴響於《他来自江湖,而你也是

    • 谢谢西门评点。开始老板的本意是好的,可是到了权衡与个人利益有所冲突时,就会牺牲公司和员工福利做出反常的行为。
      这么多年的职场关系,面对的上司不计其数,工作能力做人态度都有值得学习的地方,就是大老板往往不能做出承诺而使公司陷入死胡同。属下的练就除了学习板斧尽得本分磨练十年功夫,到最后也仅是东家不打打西家。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