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马歌星沧桑史2

八十年代经济起飞,很多家庭渐渐从贫困步入小康,虽然没有大汽车大洋房,虽然还是寄人篱下过着群体的生活,但父亲给的零用钱渐渐多了,从六毛钱加到一块钱,从一块钱翻倍到两块钱,一场电影65分,一碗面四毛钱,一张录音卡带也要好几块钱,除非是盗版。本地歌星的唱片制作就像Cover Version,把市场流行的好歌好曲共治一炉,能不能带起唱片的销量就靠歌手的实力去应正,实力好的理所当然就有了知名度。一名歌者不怕无人不晓,就怕唱歌没有特色,不汤不水,敌不过海外歌星的强势打造,原唱者肯定强过地头蛇。然而本地歌手不怕没有市场,至少还有酒廊、夜总会可以驻唱,有尾牙宴请可以表演,有节庆歌台(盂兰盛会和九皇爷诞辰)的街头巷尾巡回表演,有广告商演剪彩等等。小时候在城乡公会看乐团歌手反复练唱好不快活,手里翻着歌书/歌簿(像北马、皇冠出版社)对应着歌词和题目,这首歌那首歌,谁是原唱者。槟城大山脚有很多闻名的歌舞剧团,向北马歌剧团、刘冰歌剧团、旭晨歌剧团、五月花歌剧团,都是我熟悉的茶余饭后余兴节目和傍晚娱乐。

歌星歌手跟偶像签名并不是那么遥不可及的事,台湾红歌星久不久也会到东南亚(包括大马、印尼和新加坡)登台巡回表演,这里是他们挖金(赚钱)的市场之驿站,参加演出的歌手不乏本地歌星。就像当年由陈飘逸领导的丽星歌剧团就有大家熟悉的邓丽君、邱清云、李逸、许雅媚、婷婷搭档演出的喜剧《唐伯虎点秋香》,邓丽君那时候隶属丽风机构已经很红了,李逸也有歌剧王子的雅称(歌剧《长恨歌》、《飘香万里情》和《云儿云儿》都是他的代表作)。

如果说本地歌迷还有所谓的长情偶像那么李逸绝对是代表,我也不是从李逸出道就成了他的歌迷,当年买下的第一张卡式声带已经是李逸的第四张专辑《轻轻呼唤你了》、之后的《但愿》、《我有一个谜》专辑绝对是大马歌坛与本地创作的分水岭。李逸之所以成为大马华语歌坛首席男歌星主要成就如下:第一当然是外型俊朗歌声浑厚,他的唱歌技巧(运气、腔调、咬词、发音、情绪的感染力)在影音光碟复刻的时代听起来还是感觉那么清晰力而且辨识度高,不怕给海外男歌星给比下去,足于跟刚柔并重的青山、余天、刘文正、费玉清媲美。

第二是带动歌曲的能力,即使唱的是所谓的流行歌曲、时代曲或老歌都别树一帜,像早期的《美丽的星期天》、《不如早点分离》、《一帘幽梦》、《远处的歌声》、《故乡之歌》、《春天里》、《告诉罗娜我爱她》、《情人的眼泪》,还是绝唱的《三年》都唱得如痴如醉。第三是他唱红了许多本地创作并且成了自己的首本名曲和划时代的代表作,像《轻轻呼唤你》、《唱首情歌给谁听》这两首歌就曾经被同年代的歌手和后辈无数次翻唱,像魏汉文、秦咏、洪荣宏、潘安邦、龙飘飘、黄晓君、姚乙等知名度不低的歌星唱出不同的版本和韵味。

李逸的怀念之歌是那个年代的刻录和经典老歌擂台赛的范本,就像邓丽君的所向目标而引以为荣,就像刘秋仪因为邓丽君而崛起,就像姚乙因为李逸而发迹。第四是临场表现和演绎歌剧的风范,这是很多艺人所欠缺的,看过李逸舞台上的光辉岁月,也有李逸的歌迷在他死后才崇拜,那是生不逢时了。我就认识一个,他叫戴伟雄,特别为李逸开辟了网站部落格,细述他的生平乐章,弥补他前所未有相逢恨晚的缺憾。

当然星马华语歌坛不仅仅是李逸一个唯我独尊,只是李逸的意外故世叫措手不及的饮恨,那时候银河机构的老板吴哥已经发掘了歌唱潜质俱佳的男歌手罗宾,在李逸生前成了最强劲的竞争对手,处女作《点点情》(西洋译曲I don’t like to sleep alone)主打歌《你侬我侬》在销量传唱度方面打下了漂亮一仗顿时成了歌坛新宠。罗宾的首张专辑选歌纯粹演绎得宜首首歌唱皆金曲,于是陆续推出了第二张《爱情的代价》也取得佳绩,我自己也很喜欢这两张专辑的选歌亮度。在歌手专辑宣传方面很多唱片公司都买下了电台的黄金时段播放他们的特备节目来取得群众歌迷的关注,最早是黄振连所属的丽风唱片机构特约蒙润荣主持的《音乐世界》(星期天中午12点)最受歌迷听众的欢迎,后来蒙润荣又跑去主持大联唱片机构的特备节目《大联欢》(星期天晨早11点),自此由DJ黄宝英主持《音乐世界》。

不知怎么的蒙润荣又被挖角走马灯似的主持了快乐唱片机构的音乐节目《快乐时光》,那时候快乐机构属下的歌星就只有黄晓君、龙飘飘、楚留香、黄丽卿和翔云,后来越来越多本地海外歌星歌手加盟,像齐秦最早的专辑《狼。大约在冬季》就是由快乐集团发行,还有徐伟、曹西平、朱志伟、黄贝玲、谢采妘、燕双双、田震等等。除此之外还有新加坡东尼唱片机构(星期四晚间八点《歌的世界》)和吉隆坡瑞华唱片机构(老板王瑞华)的特备节目(制作人是刘明瑞,本地歌手以高山、邓智彰和莫翰为代表),可见唱片市场一片蓬勃,爱唱歌、爱听歌的热门男女越来越多,星马本地歌星也越来越多,红与不红皆有之,卡拉OK的崛起也帮助着许多人去圆梦。

许多国际唱片公司像宝丽金(本地歌手代表就是后期加入的戚舜琴和杜嘉文)、百代也顺手签下了隶属自己旗下有才华的本地歌手(像文章、狄伦、袁玉兰、巫启贤、芊苓),滚石唱片集团及其他小公司则着重于偶像及创作歌手,在我眼中比较具代表性的就是柯以敏、关德辉、山脚下男孩、张泽、李心洁、陈庆祥(阿牛)、光良、品冠、另类音乐人、年少、杨伟汉、张智成、张栋梁、阿弟合唱团、戴佩妮等。

在本地唱片业的龙头老大就是丽风机构的黄振连,最辉煌时期发行的唱片歌星计有姚苏蓉、叶丽仪、青山、谢雷、杨小萍、尤雅、邓丽君、郑锦昌、丽莎、万沙浪、陈美龄、原野三重唱、巨人三重唱、黄晓君、谭顺成、邱清云、李逸、谢玲玲、黄凤凤、姚乙、康乔、江梦蕾、颜秋霞、奇怪、立齐、白天鹅乐队等海内外知名歌手,他拥有设备完善的录音间和银石大乐队及太阳神管弦乐队为旗下歌星配乐伴奏,有名制作人叶啸和张少林给歌迷打造姚乙和康乔,那时最多的珍藏卡带就是丽风机构出品。我自己收藏最完整的就是李逸和康乔的卡式声带,至于本地女歌手,购买最多的不是黄晓君也不是刘秋仪,而是隶属白云唱片机构旗下的邓妙华(其他歌手还有爱慧娜和姐姐妹妹邓雪华、邓桂花,她们都受新加坡英文教育,唱歌特色就是鼻音很重),那时候台湾民歌崛起,我觉得Cover Version唱得最好的首属邓妙华,男歌手就是隶属银河旗下的罗宾和大联旗下的唐尼和黄泰伦。

无可否认的栽培本地歌星不遗余力及拥有最强阵容的就是大联唱片机构了,唯一不多签约的海外/台湾歌手就是王芷蕾,其他都是丽的和凯旋唱片的发行,像余天和陈芬兰。据我听歌的岁月/年代计算起,隶属大联机构旗下的歌星就有魏汉文和尤菁、郭淑芳、蓝樱、高雄、庞飞和刘美华、刘秋仪、唐尼、李彩霞、范丽丝、蒋娜娜、王威翔、黄泰伦、蔡惠英、康成等等。我们同学在课余期间总是会分享一些歌星的小道新闻和流行音乐资讯,最多就是交换卡式声带聆赏自己购买的歌手最新唱片专辑,我记得同学陈远才喜欢邓雪华的歌(确实邓雪华比邓妙华漂亮),陈伟耀最欣赏黄晓君,那时候她已经加盟丽风机构(原本隶属快乐机构)推出她第一张的原创曲专辑《飘零的生活》、李恒义喜欢新加坡谷行云的民谣,那时候的谷行云冷艳清纯长发飘飘,就像初出道的白丽华被誉为学生偶像(情人)。我们都喜欢李逸之歌,同学邱武来时常在班上引吭高歌李逸的《好姑娘》,说是难得绕梁三日的不朽名曲。我们都跟李逸同父异母的弟弟同班,他也时常赠送我们李逸的签名玉照,好不开心的青春岁月之歌。当然我们也跟班上的其他同学陈俊强、陈亚峇一样喜欢聆听西洋歌曲(像BeeGees、Abba、Eagles、JohnDenver、BoneyM的歌),陈俊强还喜欢刘家昌自弹自唱的创作曲《我心生爱苗》呢。

那时候没有网购这回事,买最新出炉(面市)的卡式声带也要跑好几趟唱片行或影音店铺,不管是是骑单车还是走路,不管是放学回家还是周末特地跑这一回,就为了抢先聆赏和拥有偶像的最新专辑还有先买先得送完为止的大型海报。我记得那期间我们迁徙了好几次家,从乔治市坡底的三条路排屋到红灯角的木屋区望海潮,再从红灯角的木屋区搬到日落洞霹雳冷一带的平民板屋到丹绒武雅滨海地带,我一样不改奇好地购买自己欣赏的歌者与其喜欢的专辑,从正版的卡式声带转换到昂贵的影音光碟CD、DVD都一样收购珍藏嗜好着,显然所谓的唱片业大好光景,所谓的九十年代盛世随着经融风暴市场的萎缩已经一去不复返。

现在很多歌迷购买影音光碟CD、DVD都是因为偶像的特质人气造势而不是单纯的迷恋他的歌声,据说唱得不好可以修饰,实力派有待现场表演的印证,《我是歌手》强调的就是这点,大马不是没有这类挑战赛的歌手(像庄学忠、赖冰霞就是歌王、歌后擂台赛挑战出身),可是要真正上场PK输赢才知道,关于星马歌星的演唱会实力表现和号召其实也不多,柯以敏、巫启贤、陈洁仪、林俊杰算是吧!后辈唱将具有这等实力的都是女歌手,像马嘉轩(大马声乐导师)、符琼音(超级偶先亚军)、李佳薇(超级星光大道冠军)和茜拉(香港超级巨声冠军)都是佼佼者。男的基本上都是暖男,不适合力竭声嘶或嘶吼,像关德辉(成名曲《单身感觉》)、光良、品冠(成名曲《掌心》)、张栋梁(成名曲《黄昏》、《当你孤单你会想起我》)、张智成(成名曲《不夜城》、《凌晨三点钟》),而阿牛(陈庆祥)是属于另类的说唱歌手,像杨伟汉(成名曲《天心月圆》一样属于戏剧舞台的表演者。(待续)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