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澈见底风采依旧

陆陆续续从报章网站看了白先勇和章贻和给林青霞《云去云来》写的序,他们称赞林青霞从影20几年由始至终保有了良善舍去了浮华,从没有文化底层的明星赢得了难得的智慧,待人处事从此更迈向了新(心)的领域新(心)的境界。真的,谁能活过一甲子而不被忧郁、寂寞困扰,谁又能摆脱婚姻世俗的牵绊而不被吞噬。难得林青霞可以放下光环和至爱的一切继续浮沉,不被捕风捉影的绯闻和人情故逝击倒,安下心来写作,给六十岁的自己和朋友一份献礼。这就是难得的清澈,就像她的文字一样,保留了一份心思,让我们(影迷读者)见识到她的风采依旧。 繼續閱讀

村上春树的墙与鸡蛋碰

前提是诺贝尔文学奖属于世界性,也是国际文学的最高殿堂。它并没有设下族群门槛,只是强调了人类理想和最优秀的作品,哪怕是神话寓言。它由皇家委员推荐,这其中概括了文学评论家和历届得主的垂青。因为没有科学数据的印证,他不公布提名或入围作家的圈选,而是秘密操作,直到得奖名单出炉,因此比起其它诺贝尔奖项,他最具悬念和争议。它不排除政治性考量,当然接不接受在乎得奖作家本身的尊重。它的荣耀是一枚奖牌和为数不菲的奖金。 繼續閱讀

宝蓝色天空

七七四十九天的

死寂,父后归去的灵堂

就在佛光镇压的宝塔底下,树叶和风声沙沙吹过

城与城的无颜,墙与墙的无憾

我是雀鸟的心情,时间正切割、徇私、隐藏

逃亡向宝蓝色天空,仰望塔尖

那是一种刺痛还是无上的恩宠,你把茶水洒向繁花树桐

在这里体验生命的流逝。 繼續閱讀

非。甄妮音乐会

记得报章娱乐曾经报导甄妮演唱会由于唱别人的歌(市场流行歌曲)而得不到现场观众的共鸣,场面热不起来(没反应没热情还是掌声嘘落)。这叫我怀疑甄妮的歌声是否已经沦为过去式,在过去七十年代纯文艺电影言情小说盛行黑胶唱盘回转的年代,我可是听甄妮的靡靡之音长大的老听众,当然还有尤雅邓丽君凤飞飞黄莺莺这些台前幕后的女唱将。她的首本名曲不胜枚举,但脑海中萦绕的却是《天真活泼又美丽》这首歌,是看康家珍、林青霞、谷名伦当年主演的爱情电影《云河》的插曲,也是刘家昌耐人寻味的杰作。大家应该知道刘家昌跟甄妮是师徒关系,刘家昌的代表作《我家在哪里》、《梅花》、《爱的路上千万里》都有甄妮的演唱版本。虽说主题曲《云河》由黄莺莺主唱,但甄妮、邓丽君的演唱版本也曾经传颂一时,各有各的拥戴和风光。当年版权所属非严厉执行,而是好歌大家唱,甄妮、凤飞飞也因为抢歌事件而有过嫌隙,故人已故,这一切如过眼云烟。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