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忧

父亲今年八十九岁了。说是福气也是福气,说是拖磨也是拖磨,因为眼睛盲了,什么都不由自主。行动上仿佛被囚禁了,吃饭喝水必须由人服侍,大小解也必须假借他人之手。虽说没什么大病痛,但血气不顺,脚水肿,痛风(呕吐)还是免不了。饮食逐渐量减少,胃口不好,怕尿床,怕活得累赘,成为家人的负担,久病无孝子。但意识还是很清醒,想要健康苟活,念念有词:阿弥陀佛!说真的,凡夫俗子还没有人不恐惧病痛折磨,看透这生死二字,除非你真能承受得住,这阴暗的灰色地带,即使一脚已经跨入了鬼门关。父亲壮年时刻扰攘要活到一百岁,一百岁的人瑞是好活抑或苟活残喘地度日如年,就看功德了。

我至今深深地明白何谓老不死是为贼这句话,不是说你偷了别人什么东西,或活得不耐烦从此必须仰人鼻息,求怜求悯失去做人的尊严,而是没有意义的过着日子,分分秒秒及却的呼吸仿佛是偷来的多余。这世代还有谁在乎做一个孝子?而我只是在怜悯,父亲的余生岁月不就是自己的后半生吗?怜悯父亲的悲戚不如说是在怜悯自己的苦难,佛说的生老病死不是预知的答案吗?谁能躲过这一劫,谁能淡然不呼痛!

这阵子我都在解释佛经的要义,不是在尝试渡化或开脱谁,而是在做功课。母亲的故逝对我而言是惊骇,父亲的体弱衰败已经是我必然承担的后果,死亡不再是可怕的阴影,而是修持,面对。从前的人会指望孝子贤孙,我们的生前后事却是自我必备的演练,养老院、身后事、火化海葬随风而逝都可以用遗嘱事先处理好。只是上一辈的人还是需要我们的责任去扶持去关爱忧心和疼痛,无奈是很多人为了生活离乡在外,来不及聆听这临终教诲,去日苦多,赶得及千里奔丧也只是一场匆匆难忘的法事。

当然父亲不是一下子就走到苍老的绝境,而是一步步的怒吼、伤心欲绝到了岁月的疼痛,老来谁不固执寂寞孤独。母亲的死对父亲打击甚大,他说两三年过后他也将尾随而去,我只当是笑话。人的死又岂能自作主张自行决定,除了自决或意外,可是在生死关头意志却是坚定的。不是没跟父亲争吵决裂过,你咒他死他会将你辱骂,他并不想轻易就范!父亲因为白内障而导致视线模糊,即使动了小手术,可是医生说神经线断了再也无法恢复平常视野,这是颇沮丧的病因之一。这些年来出外不知碰撞摔倒受伤流血了几次,只是大命不死。渐渐地不敢外出,偶尔还是会逆了他意听他数落,嫌弃饭菜不合口味,缺了这个,短了那个!

那时还能在家里行动自如,听风辨声,可是渐渐地失去了方向感,就连从房间/饭厅到厕所的位置也无从摸索,有时候摔倒碰伤,狼狈地跌坐地板上,触目心惊的是血迹斑斑。有时候就尿在地毯上、房门口、米缸旁,有时候被困在厨房里走不回去,呆若木鸡,仿佛在等待救兵。夜半三更我也失魂了,那不是一个人的痛楚,而是忧患意识,人老了、失禁、要人替你把屎把尿,你还来不及盛载马桶上,已经排泄了。即使给他穿上纸尿片,溢满了还是会滴漏,始料未及,就像我们的襁褓时期,如今是返老还童。我们顾不得脏、臭、病菌感染,如果你知道乌鸦也有反哺之心。

父亲对我会咆哮怒骂,说我不孝(忤逆),如今我要一口一口喂他进食,因为痛风,吃的只能是维他命高钙质的液体食物,因为时间上的限制,我也只能在时间的范围尽好本分,维他命高钙质奶粉是妻子提议买的,能吃什么就吃什么吧!父亲冥想也许明天就要驾鹤归西了,我说那就吃饱做一只饱死鬼好过饿鬼投胎。我给他风油推拿,断命续魂,以为他就要去了,不肯醒来!原来他是不愿就此苏醒,因为吃了还是会吐,可是不吃,不能吃就会手脚麻痹必须到医院吊盐水,有时候站立走几步就会有锥心之痛,仿佛在过地狱。父亲在宽慰时会对我说谢谢,谢我什么呢?我的血脉来自父亲,不管是爱是痛是恨尽在此生无法改变什么,我能不能成为更好的人仿佛就是此生的领悟。

以往我是无神论述,即使我们被定为佛教徒,但行的却是道教的义。我给父亲轮回播放佛经的颂赞,金刚经、波罗密多般若心经、大悲咒、普贤颂,还有一些古早传统的闽南语歌谣,我相信这些都是父亲的心灵慰籍,无惧是因为我们相信因果,人死如灯灭就是那么一回事。人的一生不过是眼下与现实的摆渡,命运是你我种下的因果。当我感觉心力交瘁时,我也只能视为这是苦难的参照,死重于泰山轻于鸿毛,我们最终学会了冷酷,却也在人世间取得了最后的温暖。 凌晨三点钟,父亲沙哑地喊我,而我还在思索灵魂的归处。

14 則迴響於《父忧

    • 谢谢鱼丸的理解。儒家传统就有父权这么一句话,父债子还是天经地义的事。怜悯父亲其实是在怜悯自己,那是一种不忍离世的寂寞。(鱼丸最近还去那里吃风吗?)

  1. 父亲有你还是很好的!
    偶尔清楚时还说谢谢,两道泪随字而下。
    总是让我想起照顾妈妈的日子,也有缺也有漏,却是自己连续快2个多月没正常睡一觉,现在想起来还是觉得很憾,因为母亲终究没有如预想活得更长寿些。生死不由人。
    可斯父亲要吃流质的东西,若果真的吃不下,不要勉强。
    改天联络你,实在也写不下去,蛮沉重的感受。加油吧!

    • 谢谢可可与我感同身受。我其实积压沉淀了许久,前一阵子几乎累垮,不过终算跨过来了,就当是每天的一门功课,我也已经调试好了。对死亡我已经饶有体会,只是过程有点艰难,要承受要担当确实不容易!有时候凌晨起床会导致失眠,第二天就会晕眩无法工作。我其实没什么怨叹,自己做了自己心安。希望你也保重好自己,给大家祈福了!

    • 谢谢无常。这是一种体会和认知,佛经早就教导我们如何学习面对生死的要义,伤感难免,但这一切终究会过去,承受与否还是看个人的经历吧!(生死由命,真正豁达与解脱不纯粹是看懂、读懂,而是如何去做!)

  2. 從年輕到老人…經過無數的歲月..
    有時若沒有荊棘,又哪來的甘甜…
    人生有許多的階段,而每一階段..
    都有..喜.怒.哀.樂…我們都曾經歷過..
    在失落孤獨之時..不要難過..不要失意..
    ~ 將心比心 ~ 感同身受 ~

    父母的身心健康,是兒女的安慰..
    父母的身心苦痛,是兒女的責任..
    您做的..父親都体會的到..
    只是有時心中的怨歎,不想說..
    因為會讓您更擔心..
    但..他老人家..心有餘而力不足..
    卻在凡事之中..而讓您受苦了..
    他的內心苦痛..您我都能体會的到…
    請您放寬心.好好的把自己的身心照顧好..
    您有健康的身心.才能有力去照顧他的…
    慈愛天父的恩典..必與你們全家同在..

    P.S
    我的工作近來有些忙..對不起..
    有空時..我會再捎訊息予您的…

    一起加油喔!!

    永恆的愛~奇異恩典….

    • 谢谢CK。不必挂心,自己工作家庭要紧。你的祝福与善心我理会得,也承受得住这种种变化,就当是每天的一份功课,法喜和甘露,必须自己亲力亲为才能感觉心安。写完了我也释放了压抑,不想等生人故世了才来懊悔痛苦难当,今日因今日果,我只求父亲可以平顺寿尽正终,届时我也了无牵挂!你跟我一样正面对着人生崎岖坎坷,就以平常心乐观面对吧!再次谢谢你为我与家人祷告,擅自珍重!

    • 谢谢曼溪与我同在。父亲仿佛在弥留之际,有时候凌晨听到他在喊我,魂兮归来!醒来他还在沉睡、沉吟,即使饿了也吃不下多少食物。我还挺得住,有吃Q10和维他命补充。你母亲还是很健康,对你而言也是一种福分!菩萨保佑!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