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初醒,政治不是玩意

我总是说看不懂政治,其实政治不需要看懂,而是尝试去理解,看透。政治是权力、手段、命令、冒死精神,把民众意识推向高峰。看政经脉动,时势纷扰,感觉风波诡异,但往往站在风口浪尖的不会是平民老百姓,而是新闻媒体评论家。生活被姑息、被压迫、被席卷、被糊弄更多时候需要的不是砸墙而是冷静,口舌之争文字游戏上街抗议只是表现意识愤怒,并不能彻底改变什么!政治的伟大理想应该是活着就能看见自由的向往,最大的污垢是腐蚀的政权导致水深火热官逼民反。

起来吧起来!如果对政治历史有多一份的理解和分析能力,也许就能够知道核心政权在哪里?局势抗衡权利斗争,没有民众力量作为奠基永远成不了气候。

有时候生活像个傻瓜,不知内在的蕴涵和底气是什么?只是人云亦云,知道得越少越装腔作势,知道得越多越沉默寡言,除非你是敏感、尖锐的个体,懂得说话的要义和分量。阅读陶杰的政经文化评论集《砧板上的洗脑宣言》,突然觉得醒神,感觉一点也不过气,钓鱼台事件和国民教育课题无时无刻不在搬演,刺伤了这头,挑衅了那头,不如关起门来审视,文明到底学会了什么!疆国抵御主权,一国两制的拉锯,从来就是历史的兴衰,人民群众的抬头意识和吃饭问题,如果政经不诿过,社会通融,实施改革应该还有余地,民主、民意必须是共同榷商而不是铁腕政策,港台大陆的纷争有时候就是国贸安全利益,但群众就是感受不到生活的疏通愉悦和进步,而是在强制约束和开倒车。我们都经历过殖民地时代的辉煌统治,一方面资源被剥夺,一方面却又感受到文明的建设,一方面被教育管制,另一方面却也摆脱了野蛮和文盲的困境。

陶杰说国民教育是文化的浸淫,是与生俱来的美好憧憬,也是一种使命感,而不是惧怕。这时节一直在轮转,不管是大不列颠还是伟大帝国都避免不了政治海啸金融危机和泡沫经济的来临,再伟大的领袖(政治家)也没有不死的,端看他留下了什么,报效了什么正经维伦,还是急流勇退。

政治人物也有荣耀屈辱,美国总统、国务卿,英国女皇、首相,中国领导人、主席、香港特首,台湾总统、蓝绿党委,日本天皇、首相,在上台的那一霎那早就预了俗务缠身,高瞻远见就在于本身的应对能力和智慧(虽然智囊团肯定少不了),历史的千秋功过就等着盖棺论定,不腐蚀政权就算是功成身退。说到底我们看的还是一个人的素养,太过功利成不了大器,中国人的问题就是往往处于表面工夫而忘了根深蒂固的陋习,文化断层、生活狭隘、缺乏独立思考(客观因素),或者时刻围绕着问题打转找不到彻底解决的方案。英雄主义崛起,金钱主义抬头,实际上我们需要的恰恰是现实生活的磨砺,先把道德观念修好,再来谈爱国的决心。陶杰说国学大师南怀瑾临死闭门不见,失望之极,因为中国人不懂得文明的道理,无药可救!

文化动乱是最常见的课题,日本人冷静,韩国人严谨,中国人的表现却是喧哗,喜欢一窝蜂的评论乱抢扫射,而不去理会批评的目的和动机是什么?就像高官推行国民教育,抵御洋人信仰和奴役,却把儿女放洋留学汲取最高的养分。当然关心则乱。有时候是身份位置问题,居中居港的包容和理性,就像观众推崇周星驰的无喱头电影,莫言诺贝尔文学奖得奖小说《檀香刑》也是如此荒诞奇趣,不配合强奸也曾一度闹得沸沸扬扬。中国人敢杀,洋人不敢!

人生处世都是愚昧的时候多,走狗、汉奸都是醒不来的噩梦,因为说错话,没有立场!

[砧板上的洗脑宣言]

陶傑筆鋒銳利,看每個人每件事,都有他獨特的見解,

看陶傑,令你對國家、對世事,都有了一重新的觀察和遐思。

內容簡介:

地產霸權,不止住得雞犬不如,連酒家食肆,也像囚籠。面積有限,擠放了太多桌子,椅背挨椅背,走不過去。地方實在太小,連堆放垃圾的一角,也硬放進一張二人桌。香港人是砧板上的肉,一丁半點,在生活中不斷宰割。

若是香港人「不愛國」,那時偷渡上岸的大陸難民,香港人只要拿著擔挑,守在流浮山邊,見一個上岸迎頭打退一個,趕下海,香港哪裏還有日後新移民的天堂,包括劉夢熊之類的發跡?中國人社會根本不需要「國民教育」,他們不論到哪裏流浪,必然會聚居一起。

中國人如果沒有國民意識,在南洋和西方,就不會被時時抨擊為「難以融合主流社會」。國民教育不必用教科書強行推廣,若有任何政府有此行政手段,不必細究,一定是政治宣傳,與真正的中國文化無關。

全書共分四章:從反對國民教育抵制洗腦到保釣反思、從中西文化的衝突碰撞到對香港前景的明諷暗憂,陶傑一番酣暢淋漓的嬉笑怒罵,陪讀者一同開眼看透世界末日前的人情世事:

 

第一章 –要洗腦,先去釣魚島

「保釣」運動在香港必無疾而終。下一代,不論如何煽動,也煽不起對日本人的仇恨。因為香港人厭惡記憶,喜歡以不知道昨天發生過的事為榮。比起被「國民教育」洗腦,一個失憶的香港,才是更可怕的淪陷。

第二章 –刀叉與筷子的火拚

所謂「世界各國」——指的當然是中國人家長無限嚮往把子女送放出洋的西方文明國家——是沒有一個國家有如此學科的,更何況叫本國子女熱愛某一領袖,還要考核他們的「情感指數」。西方文明國家有公民教育,有完整的歷史和人文教育,並沒有特區政府這種「國民教育」。

第三章 –放香港一條生路

香港人反感大陸客愈來愈嚴重。如此形勢下去,動亂是少不免的。這不是悲觀,而是科學的邏輯。「中國模式」對香港經濟民生的影響首先見功,是好事還是壞事?香港的那本甚麽國民教育指引,又哪裡敢告訴小學生真相?

第四章 –新洋奴時代的信仰

當真正的中國早已淪亡,像陽澄湖的野生大閘蟹絕了種,是人工養殖的、打荷爾蒙的,他們的蟹苗,又早走私到英國泰晤士河裏嚙挖人家的河床、養得肥大了。這個品種還叫大閘蟹?如同中國人中國人的亂表態,哈哈,你還「中國人」個屁啊?

作者簡介:

陶傑,旅居英國多年,穿梭中西文化,筆下文字,情理並茂,自成一家。其離開倫敦前之心影錄《泰晤士河畔》獲「第三屆香港中文文學雙年獎」散文組獎。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