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子无忧] 三代同堂不是儿戏

 

家族门风三代同堂是现代社会普遍的家庭状况,不可避免的传统观念、矛盾以及冲突。家族伦理也许就是一个人的文化教养,面对盘杂社会的沟通能力。祖辈、家训、父权、母性、长幼有序听起来都是教条,现代人喜欢自由,未必完全认同传统的文化遗风。出生在类似的大家庭责任压力不小,单是婆媳妯娌就闹个鸡犬不宁,如果家里还有忤逆的子损,这日子可就难过了。韩国电视剧《无子无忧》探讨的就是儿孙的处境命题,有还无的思虑和怅惘,做父母的永远是苦心积虑,做儿女的早有自己的独立思想,不一定跟从长辈的指示去做。每个小家庭背后都有大大小小的革命灾难,夫妻本身的相处之道、性格磨合,子女的婚姻和爱情观,绝不是煮饭煮粥就能成事。很棒是韩国资深编剧家金秀贤(上一部代表作《人生是美丽的》教观众击赏)把几代人的思维和矛盾观念都整合了,把细腻和琐碎的情感伦理通过戏剧人物深刻地表达出来,错误往往是人的性格造成,纠葛是矛盾所在,而幸福的结果是接受以及放弃,没有完美的家庭,只有弥补的代沟。

一家三代住在一起显然是旧时社会的传统,韩国人对传统家族更是依赖,唇齿相依,虽然年轻一代更向往独立自主无拘无束,但碍于经济压力和环境局限没有不屈服与父母的管教/唠叨。也许父母上面还有爷爷奶奶的训诲,兄弟媳妇婆孙妯娌小姑叔伯,时不时还得面对亲家远房亲戚,最先爆发的就是家里突然有个遇人不淑的未婚妈妈,而且执意诞下私生女,这在家族良好门风有禁之下简直就不可思议!家有慈父严母,上有爷爷奶奶,她是安家族最有气派/威望的律师判官,如今却隐瞒身份让父母抬不起头来。在男尊女卑的社会如果是男人的意外也许就可蒙骗过去,说是小弟血气方刚惹的祸,不管是多么优秀的女性,独立承担的后果显然比男人更委曲求全,生儿育女原本就讲究婚姻条件,产后忧郁症是现代女性的苦难。娃娃不是吃饱了就睡醒来就自玩自乐那么有趣。母性是挨过的人才知道灯残漏尽,母亲对女儿的痛苦折磨显然入木三分,不是诋毁而是痛心入彻的无力感。

男大当婚,家族男子如果心理健康过了35岁还在游戏人间就会被当成怪胎或罪人,偏偏现代男子更明白性自由比婚姻束缚更重要,作为牙科整形医师的长子虽然背负着传宗接代(家族兴旺)的责任,可是性格多变婚姻无常是男女社会的情意绸缪,只是为了各取所需而不是真的谋合。他们可以接受同居试婚就是不要结婚这等门当户对的经济条件论称。母亲严历苛责骂他脏,他不辩护,性冲动但不是饥不可择,其实他在慎重考虑,若要结婚就不要离婚。同样比他年长两岁的麻醉科医生爱人说他不要被自我捆绑,人只要活的心安理得,何必把自己给堵死。诺言绝不可信不然也不会有这么多旷男怨女在彼此虐杀死不瞑目。

心地善良热情洋溢的老幺远远胜过大哥的魄力,容易承担许诺,虽然经济不许可,可见当下韩国男人的社会压力经济负担,作为医生却没能力负担豪华公寓优质生活享受只能二择一,难怪好男人都要兴叹家族庇佑的富二代。哥哥并不介意弟弟爬头,可是弟弟的女朋友未满十八岁,是个孤儿,是同情还是爱情是少年的迷惑,家人的反对声音不外如是,你用什么来持家?他对哥哥劝慰不置可否,我比你忠诚,因为我还是处男!确实,少年忠于爱情,成熟的男人忠于自己,结婚必须约法三章或写下婚前协议书,少年什么都没有,为了爱他可以私奔!不管离家出走会不会冻死、饿死街头也在所不惜!可见爱情与婚姻观念如此迂回,性伴侣与灵魂伴侣是单身、结婚与离婚的几率,不可强求,只能宿醉!

观众不要以为这是偶像剧的浮华不实,看戏如果一味沉湎想来并没有什么得意或好处,多少恩爱夫妻做的是表面功夫,为了尊重,为了和谐,为了经济地位。观赏《无子无忧》你会提供给自己一个有效的看法,你会有勇气去面对自己的婚姻落在哪一个注脚。当初结婚是否太过卑微被外母看不起奋起图强才能活到今天的颜面,偶然想起心里还是会有气怒骂枕边人,但还是要庆幸她委身下嫁于你受尽委屈,这才有了三个男丁的圆满家族。三个兄弟三个家庭机遇暴风雨,大哥教书性格憨厚息事宁人可是太过压抑,结果每次喝醉酒还是会把勤俭持家的大嫂骂个片甲不留,私底下他是多么爱戴和尊重她啊!二哥原本是企业高层可是被刷下来提早退休,可是经济大权完全掌控在妻子手里不得伸展,活得很兀卒差点就得了忧郁症。还有婆媳不和问题同样让儿子感到为难,住在一起和不住在一起让生活起了风波。三弟是生意人,生活优渥,有外母协助持家,唯一美中不足是妻子不能生育,关于生儿育女的敏感课题不小心就会触动伤口。一向对妻子宠爱有加言从听计的丈夫突然被发现有了小三踪影,婚姻出现了危机。更绝妙的是,家里的老大人(祖父)突然打翻醋坛,祖母辛酸无奈决意提出离婚,特别请了孙女儿写诉讼状。八旬老人今日方才理清陈年旧帐扬眉吐气!

《无子无忧》的剧组演员像极一家人,各有功夫与涵养,也各有性格上的矛盾缺憾,父子教诲,母女怨怼、夫妻冷战、婆媳相争、妯娌疙瘩、兄弟相左、祖孙袒护在在体现了家族的情感基层和价值观。传统文化落在现代人的思潮难免不会感觉迂腐和愚孝,现代社会如若没有传统价值在严谨把关,这人际关系隔膜的现代社会难保不会错乱以及分崩离析,上一代人有百忍成金的美德,这一代若不能妥协回归家庭和谐相信也很难创造美好的下一代。资深演员李顺载(爷爷角色)、金海淑(长男媳妇)都起了当家作主的最好示范,还有参于演出而获得共鸣的第二代严智苑、河锡辰、李英道的人生观念都让观众思考两代的情感世界与社会鸿沟。爱情与婚姻的出人意表是新世代的选择模式,那来自上一代的絮絮唠叨是否也是一种关爱和成长。

無子無懮

무자식 상팔자

类型 連續劇

编剧 金秀賢

导演 鄭乙永

主演 李順載、徐友蘭、劉東根、金海淑、宋承煥、林藝真、尹多勳、甄美里、全洋子、河錫辰、嚴智苑、吳允兒

制作国家/地区  韓國

语言 韓語

集数 40集(30+10)

每集长度 60分鐘

制作

制作公司 Samhwa Networks

播映

首播频道 JTBC

劇情簡介

通過三代同堂的安家包含80多歲的老夫婦和他們的三個兒子、孫子女,來描寫家庭中父母、子女以及夫妻相處的故事。

第1集                 

   安家三个媳妇智爱、柔贞和赛琳到卖场血拚,正如过往节俭成性的柔贞什麼也没买,又被口直心快的弟妹赛琳消遣了几句,柔贞不悦,赛琳见气氛不对就说要请两人吃刨冰,中途她一人先到洗手间时遇到了大腹便便的侄女素瑛,赛琳见到这聪明有为的侄女未婚怀孕,惊愕的差点晕倒,可是素瑛口气很坚定的拜托赛琳不能将此事告诉家人,然後匆匆离去。

第2集

   赛琳知道素瑛怀孕,实在很难憋住不讲出来,於是将此事告诉了丈夫熙奎,还打电话跟素瑛说自己很不安,很难保证不说出口,素瑛一时激动,就对婶婶大声吼叫请她随便,然後气得把电话给挂了。 赛琳又假装是别人家的事,跑去问柔贞的意见,柔贞回她这种事,当然要让父母亲知道,赛琳这才决定要跟大哥熙才夫妻讲。

第3集

   熙才听到宝贝女儿素瑛怀孕的消息,如同晴天霹雳,身心承受莫大的压力,且因为难耐心头煎熬,猛灌冰水结果上吐下泻,父亲昊植看了很心疼,便责怪他年纪一大把了,怎麼也不会照顾自己身体。 熙才和老婆智爱还是决定要去找女儿一探究竟,素瑛看到父母亲因为她而深打击,心里虽然很难过,可是表现出来的态度却是很强硬,气的母亲不但严厉责骂她,甚至动手打了她。

第4集

   熙才夫妻想了很久,希望素瑛孩子可以交给没有孩子的小弟熙奎夫妻领养,可是弟媳赛琳因为自己是未婚生的孩子,所以对领养这种孩子非常排斥,熙奎因为担心大哥,就把此事又告诉了二哥熙明,两人商讨结果认为侄子俊基是最佳人选,就叫俊基替姊姊背黑锅,骗爷爷奶奶说孩子是他在外面闯祸生下的,而孩子的妈妈生下孩子後不见人影。 另外,智爱在夜里接到素瑛打来的电话,听筒那边传来素瑛将临盆的痛苦呻吟声,心突然往下一沉,急忙和老公熙才及儿子圣基赶了过去。

第5集

   熙明和熙奎听到孩子出生了,就急忙前来熙才家,熙才眼前一片漆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两个弟弟告诉他要打起精神千万不能乱了方寸,熙才则是怕被两老听到,叮咛弟弟们要小心说话。 另外,素瑛却是一脸坦荡荡的责怪弟弟,不应该当她是罪人看待,让圣基气结。

第6集

   素瑛的孩子不明原因哭个不停,让她感到很慌张,以为孩子哪里不舒服,便急忙抱到医院急诊室求助,让她身心俱疲。 听到俊基有了孩子,爷爷命令他快去把孩子妈妈找来,说要给两人举行婚礼,这下熙才三兄弟又开始绞尽脑汁在想对策,可是怎麼也想不出个好办法,此时素瑛抱著哭闹的孩子搭计程车进到社区。

第7集

   暂时借住二叔家的素英,因情况渐渐失控而备感压力,饱受失眠所苦而吞下安眠药,赛琳将此事告诉智爱和熙奎,智爱吃惊之馀立即冲往熙明家,一气之下动手打了素瑛。 素瑛回到家对爷爷奶奶说,自己因过劳身体队适所以辞职回家休养,另一方面仁哲前来找素瑛,安氏三兄弟听闻便气极败坏的跑出去要找仁哲理论。

第8集

   熙奎来到熙明家看到熙明睡在角落的小房间,非常惊讶,熙奎问见二嫂,哥是否睡在小房间,见二嫂毫无反应,觉得这样的熙明很可怜,便决定与熙才商议此事。 另一方面,仁哲的妈妈来质问素瑛是否想用孩子当藉口大捞一笔钱,素瑛感到气愤难耐, 便对仁哲说,若敢再来招惹她,她会直接去找他岳父摆平此事。

第9集

   周末大基和孝珠一如往常来到家里,发现爸爸不在家,母亲柔贞回答爸爸熙明应该是去了大伯家,大基问妈妈是不是还没跟爸爸和好‥‥ 另外,熙才一直到晚上都还等不到熙明回来,就对熙奎说可能是因为熙奎拿钱给他,而刺伤了熙明的自尊心,熙奎不甘背负冤屈,赶紧反驳一切错在二嫂。

第10集

   智爱回房间没看到小婴儿就急忙到楼上去找,发现素瑛抱著幼真在自己房间看书,智爱怕被公公婆婆看到连忙训斥素瑛,素瑛则满不在乎的说,可以谎称是姑姑疼爱侄女,所以带上来给她听音乐,智爱则说奶奶清楚素瑛的个性,要她千万要小心。 另外,熙明好几天没有回家 除了两位老父母被蒙在鼓里,其他人都很紧张,熙奎忍不住还请自己岳母去算命,看看熙明人到底在哪里。

第11集

   熙明终於回来了,可是大基不放心爸爸,为了改善爸妈之间的关系,毅然决定要在家里上下班,柔贞认为女人应该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跟儿子说除非要跟孝珠离婚,否则叫她也搬回来住,可是儿子跟丈夫都说没有媳妇会喜欢跟她这样的婆婆住。 另外,爷爷因为对儿子们大失所望,气出病来,熙明和熙奎偕同太太前来探病,智爱趁机忠告柔贞为了家庭的和平,希望她能对丈夫好一点,柔贞听了非常不悦,就跟大嫂吵了起来。

第12集

   素瑛和智爱抱幼真准备出门打预防针,结果在路上遇到熙奎的丈母娘英子,英子看到智爱怀里抱著小婴儿,感到一脸讶异,智爱也谎慌张张地说是自己孙女後,赶紧把车开走。 英子目送智爱一行人离开後,就怒气冲冲回家质问赛琳,婴儿的事为什麼没有告诉她,虽然赛琳一直解释,但英子还是非常生气女儿没有把她当家人。 另外,熙明虽然回到家,但夫妻之间的争执看似永无止境…

第13集

  昊植担心孙女素瑛迟迟不嫁,便积极帮她安排相亲,可是素瑛坚持不肯,不过昊植坚持要她去相亲。圣基接到咏贤电话,来到医院发现咏贤卵巢长肿瘤,骂她医生怎麼还这麼无知,咏贤看他这麼为自己著想,对他另眼相看。另外,柔贞受不了跟熙明持续不断的争执,不会喝酒的她喝光一瓶烧酒,酩酊大醉後在家大闹,酒醒後两人谈到离婚的事。

第14集

  孝珠看大基整天为爸妈的事操心,无可奈何下只好妥协,并在没有事先通知公婆的情况下突然搬进来,不过,柔贞没有开心反倒觉得很吃惊又害怕,孝珠说她决定要努力克服婆婆,让柔贞对她更加反感。 在昊植的同意下,三兄弟热烈讨论露营事宜,熙才和熙明想跟熙奎坳登山衣,但赛琳坚决反对,熙奎只好让哥哥们分期付款。圣基喝完酒到医院报到扮演假未婚夫,借酒装胆温柔的摸咏贤额头上的头发说要吻她,咏贤一时愣住,立刻骂圣基不要没大没小。

第15集

   素瑛无法抗拒爷爷的命令只好乖乖去相亲,回来後说对方不是自己喜欢的型,对方也不喜欢自己,可是昊植说对方对她很有意思,坚持要她再见3次面,素瑛没办法就只好骗爷爷说那男的个子比爷爷还要矮。 仁哲的姊姊来找素瑛,问路时刚好问到熙奎的丈母娘英子,英子问她找素瑛为何事,仁哲姊姊回答说要商量孩子的问题,英子听了吓到急忙把她拉到回自己家里。

第16集

   咏贤感谢圣基在她病中,忠实扮演了假未婚夫的脚色,出院後便邀请他到家里来吃晚餐, 还特别为他亲自下厨,圣基突然觉得咏贤很有女人味,两人在浪漫的气氛下情不自禁的接吻。素瑛接到一通电话是陌生的号码,犹豫了一下後随即接听,脸色突然大变,智爱在一旁看到觉得很奇快,就问她是谁打来的,素瑛回答是仁哲的妈妈。

第17集

   咏贤感谢圣基在她病中,忠实扮演了假未婚夫的脚色,出院後便邀请他到家里来吃晚餐, 还特别为他亲自下厨,圣基突然觉得咏贤很有女人味,两人在浪漫的气氛下情不自禁的接吻。素瑛接到一通电话是陌生的号码,犹豫了一下後随即接听,脸色突然大变,智爱在一旁看到觉得很奇快,就问她是谁打来的,素瑛回答是仁哲的妈妈。

第18集

   智爱陪素瑛一起去见仁哲的妈妈,结果被她无理的举动气得和对方吵了起来,素瑛终於忍无可忍,放话不会再忍耐,决定要由仁哲的岳父摆平此事,最後熙明主动出面与仁哲的岳父见面把事情讲清楚。 智爱听到圣基不想结婚,想逼他结婚但又讲不过他,气得给了他一拳 然後嚎啕大哭。圣基上班在电梯口碰到咏贤,气氛显得有些尴尬,但咏贤依然以大姐姿态使唤圣基去买咖啡,让圣基很不悦,而咏贤再次把手表拿出来,硬要圣基收下。

第19集

   安家人热闹的帮幼真办百日宴,三媳妇赛琳却什麼都不帮忙,让柔贞看的很不顺眼,席间英子因为喝醉心情大好,为大家献唱一曲,然後凑过去昊植身边摸他的脸准备亲他,幸好及时被拦住,赛琳还因此感到很羞愧,回家後大发脾气。 圣基天天被家人简讯攻势逼婚,昌昊提议他乾脆跟咏贤结婚算了,圣基跳脚说不可能,咏贤跟老朋友通电话,邀请对方到家里吃晚饭,圣基在旁听到很不高兴,晚上去咏贤家却吃了闭门羹。

第20集

   俊基听到秀媚住处发生火灾赶紧冲过去,看到秀媚没什麼大碍,安慰她只要人平安就好,但秀媚却咆哮说她以後要怎麼过日子。孝珠现在很自然的叫柔贞是妈,柔贞听了很不习惯,可是熙明确说这样很好,柔贞觉得很纳闷就去找大嫂智爱诉苦,没想到智爱却恭喜她说得到了一个女儿。

第21集

   柔贞第一次对孝珠表现关心,孝珠讲到自己痛苦的过去悲从中来就哭了起来,这时大基突然出现,看到孝珠在哭,以为又是被妈妈欺负,也不问清楚就对妈妈咆哮,让孝珠不知所措。俊基心疼秀媚无处可去只能栖身在三温暖,所以请家人帮忙,可是家人也想不到什麼妙策,秀媚到处找廉价的出租屋,俊基始终陪著她,看到俊基为了自己的事这麼费心,让秀媚对他感到非常抱歉。

第22集

   俊基突然说要结婚,让熙才和智爱一脸疑惑,智爱质问儿子是不是闯祸让女孩子怀孕所以才要结婚,还说如果真是这样,她就要自杀,要俊基等著替她收屍,俊基吓得马上否认。熙奎担心赛琳的病,就拜托二哥熙明帮忙预约大医院,柔贞在一旁听到病症,自言自语说会不会是怀孕。

第23集

   俊基要跟秀媚结婚,可是爸妈坚决反对,俊基只好瞒著爸妈偷偷跟家人借钱,想要帮秀媚筹租屋押金。因为咏贤妈妈突然回国,咏贤只好找圣基来假扮他的情人,两人说好了不会结婚,只是为了敷衍双方家庭暂时假扮情侣,可是咏贤的阿姨们突然出现来看圣基,让咏贤气得对妈妈大发脾气…

第24集

   对於一群阿姨们的突然出现,咏贤气得对妈妈大发脾气,对圣基感到很愧疚,但圣基面对阿姨们表现很大方有问必答,让咏贤觉得很有面子。智爱叫俊基跟秀媚分手,俊基不肯还搬出熙明的话来反击,让智爱哑口无言,秀媚终於起气搬进考试院,俊基陪她采买日常用品,两人相约三年後若两人都没有变心就结婚。柔贞气熙明在大伯大嫂面前毫不留情面的大骂她,因此大闹脾气,但熙明认为柔贞小题大作,两人再度在大基、孝珠面前吵了起来。

第25集

   柔贞误以为孝珠花大钱买名牌包犒赏自己,骂她浪费钱又没眼光,根本不给孝珠解释的机会,孝珠忍不住终於爆发,大吼大叫说那个包包是要送给柔贞的,让柔贞顿时语塞又愧疚,最後只好放下身段向孝珠道歉,也同意帮孝珠过世的母亲办生日忌。智爱原本为俊基的事搞得心情很不好,但听到素瑛说圣基有对象的消息後,终於有些放心,俊基半夜偷偷出来打包米、食物和泡菜,清晨趁家人还没睡醒就扛著大包小包偷溜到秀媚家。

第26集

   智爱看儿子俊基不顾自己反对继续在跟秀媚来往,气得叫他离开家,俊基也不服输回呛妈妈说他会离开,熙才对儿子的反应感到非常惊讶,当下严厉训斥儿子怎麼可以对妈妈这麼不礼貌,一方面又安抚俊基的情绪。 圣基不知道自己到底该不该结婚,就去问姊姊的意见,可是姊姊素瑛的一番话,反而让他的心情变得更复杂。

第27集

   智爱因为熙才耍酒疯又再次对她飙脏话,气得对他不理不睬,熙才自知理亏频频对她谦求她原谅。虽然知道父亲不对,但素瑛看到父亲如此可怜的模样,反而觉得很心疼,就力劝母亲先以牙还牙後再原谅父亲。 圣基拜托爸妈,有关结婚的事希望先给他一年时间考虑,并说这一年期间他要搬到外面独居,智爱因为先前见过咏贤,知道他这一年的用意,就直截了当问他是不是要同居,让圣基很错愕。

第28集

   俊基因为秀媚在电话里对他一句想他的话,便瞒著家人偷偷到了首尔,可是重感冒的他 舟车劳顿,到了奶媚家病情反而变得更加严重。熙才担心俊基感冒睡太久,到房间叫醒他蹼点东西,才发现俊基早就消失不知去向,气得马上打电话给俊基,可是话筒那头俊基病得有气无力的声音,秀媚说等俊基打完点滴,会把他送回家里。

第29集

   仁哲母亲突然过世,素瑛约仁哲见面安慰他,并给他看了幼真的照片,仁哲毫不避讳的透露对素瑛的感情和愧疚,让两人感叹不已。智爱对熙才依然不理不睬,熙才像洩了气的气球心里闷的要命。熙奎骗赛琳说参加同好会却跑去跟别的女人看电影,心虚买束花回来送赛琳。秀媚突然变了一个人,嫌俊基孩子气向他提分手,让俊基心急又很慌张。具教授特地送茶来,聊天时金实被逗得笑开怀,昊植正好回来看到太太笑到忘我的样子,吃飞醋折磨金实,还说了些不雅的话,让金实忍无可忍打包行李要离家出走,还叫素瑛帮忙办离婚事宜。

第30集

   对於金实宣布离婚,却不肯讲原因,又听到昊植被金实殴打却不敢吭声,熙明怀疑爸爸搞外遇。熙奎骗赛琳去同好会却跟女人去看电影的事东窗事发,沉不住气的赛琳在金实面前把整般菜泼到熙奎脸上,熙奎急得向大哥二哥求助,而赛琳整天哭哭啼啼,金实知情後也不方便继续待在熙奎家,坚持要去蔚山侄子家,但大家极力反对。抱著幼真的素瑛在医院碰到同学,未婚生子的素瑛面对同学的提问感到很不自在,便匆忙先离开。

第31集

   原本想偷偷跑去蔚山的金实即时被三兄弟拦住,回到家的金实还是坚持要离婚,并要熙才在中间帮忙传话,要昊植拿出十亿做个了结,昊植当然也不肯妥协,夫妻关系持续陷入僵局,搞得三兄弟坐立难安。 不管熙奎如何解释,赛琳都不肯相信,熙奎受不了折腾,就直接告诉赛琳,跟那个女人在一起不用费太多心思很放松,也能得到安慰,赛琳听完哭著提出离婚。趁熙奎到首尔时,赛琳偷偷去找萱花,发现对方是个其貌不扬的胖女人,让她觉得自尊心很受伤,俊基联络不到秀媚一直很担心,终於接到电话,却听到秀媚奶奶去世的消息。

第32集

   昊植为了挽回金实的心,还特别写了切结书说他愿意提高赡养费的金额,可是金实还是不肯打消离婚的念头。另外,圣基烦恼到底该不该跟咏贤结婚,所以就去问昌昊的意见,没想到两个男人的对话都被咏贤给听到了,咏贤觉得大伤自尊心,就把圣基给叫出来,对他又骂又踢,让圣基也非常生气。

第33集

   圣基对咏贤不理不睬,也不接听她的电话,咏贤只好抛下自尊心向圣基认错道歉,圣基趁机要咏贤宣誓以後要尊重他的人格,也不准对他飙粗口,咏贤为了留住圣基,只好勉为其难照做,两人终於和好。 智爱怕俊基再度逃家闯祸,同意三年後再让他们结婚,但禁止他再进出秀媚的家,门禁也规定九点,让俊基觉得好闷,智爱和赛琳听闻孝珠怀孕的消息,都无法给予衷心的祝福 ,大基想让孝珠成为世上最幸福的孕妇,对她百般呵护,什麼都不让孝珠做,让柔贞看得很感冒。

第34集

   孝珠怀孕,大基舍不得她劳累,跟前跟後什麼事都要帮她做,让柔贞看得很不顺眼。智爱听到孝珠的怀孕消息,并没有很高兴,因为她想到孝珠怀孕能在全家人的关怀和呵护下,欢欢喜喜的迎接小宝宝,可是自己女儿素瑛却是从怀孕一直到分娩,都只能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候为心疼女儿,所以对这个喜讯不是很欢喜。

第35集

   因为孝珠的怀孕,智爱对素瑛的态度越来越差,素瑛知道母亲生气的原因,所以让她心里更不是滋味,心想乾脆搬出去让家人来个眼不见为净,就开始打包行李,要带著幼真一起搬到首尔,可是熙才实在很不忍心让女儿带著襁褓中的孩子独自住外面,连忙劝说。圣基终於下定决心要结婚,开始积极跟咏贤讨论婚事。

第36集

   圣基带咏贤来家里给家人介绍,不过昊植看她年纪比圣基大,个性也很强势,而且认为她太炫富,所以对她不是很满意,便交代熙才告诉圣基要另外再三十岁以下的女人。秀媚开始到素瑛的事务所打工,俊基知道姊姊个性很强,很怕秀媚被她欺负,所以打电话来特别叮咛秀媚要提高警觉。

第37集

   熙明、熙奎帮忙说服昊植同意圣基的婚事,但昊植就是不同意,熙明突然吃了熊心豹子胆批评昊植专横独裁,说孙子的婚事就交给他爸妈管,爷爷哪有管孙子婚事的道理,吓得熙才和熙奎坐在一旁直冒冷汗,昊植也气得放下汤匙离开家,完全不知情的圣基告知要在一星期内举行相见礼,还小心询问爷爷是否不喜欢咏贤,熙才怕煮熟的鸭子就这样飞走,骗圣基爷爷很喜欢永贤,最後由智爱出马说服昊植,熙才夫妻才放下心头大石。孝珠害喜得厉害,对於柔贞对自己的细心照顾,感动得哭了起来。幼真生病,智爱和熙才一大清早就抱去医院,素瑛接到消息赶来,频频责怪智爱没有照顾好幼真。

第38集

   退休後的熙明,觉得人生乏味,因此想开咖啡厅的梦想越来越强烈,便拉著熙才到仲介公司看店面,凑巧在街上遇到昊植,熙才向昊植解释熙明想开咖啡厅的念头,昊植随口问预算,点燃了熙明的希望之火,认定父亲是有投资意愿,立刻向熙奎吹牛说昊植也会投资,正觉得无聊想开家店的赛琳 听到此消息赶紧要熙奎答应合夥,三兄弟决定三家各拿出一亿,原本频频泼冷水很消极的熙才,鼓起勇气向智爱开口,却被否决。

2 則迴響於《[无子无忧] 三代同堂不是儿戏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