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年之遇——致李泰祥

你已经忘年,你已经忘年,你已经忘年

忘了彼此的相遇,忘了告别,忘了雨丝千丝万缕淋湿的发梢

忘了星星和答案。在遥远的记忆里有你

 

有你轻轻地叹息,像金线菊不染风霜

一根火柴就可燎亮的夜空,如斯温柔腼腆微微地颤抖

像春天的浮雕,牧羊女的歌声已经越过了草原边疆

那个姑娘不戴花,那个少年不驰马?

曾经空灵却也忍不住漂泊,曾经欢颜如诗如梦却始终淹没不了错误的别离

爱过的人啊你已经断了气,就这样告别敲碎的酒杯,就这样沉沉入睡

没有一个美好时代不眷顾不流泪不奔腾而去。

 

齐豫、许景淳、唐晓诗是生命里的悲戚与热情的歌颂者

细说着你的水声辽阔与蔚蓝色风情,最初的眼眸最美的遗憾

如果说思念,那就是三毛与其梦中的橄榄树

你已经上路了,天地和弦,一条日光大道的灿烂

这时代即将终结,谁是谁心灵不灭的火花,相遇不是守候而是忘年之恋

你抱着竖琴,也抱住自己優美的側影

 

在古典主义与流行之间你创造了不凡的格律

你原本就属于山野,只是在溪水的清澈间照见了娟娟好容颜

她们拜你为师,感谢你知遇之恩,为你传唱经典

上路吧!KapaKapa这雨季永不再来,抛开未干的被褥,睡芳香的稻草床

阳光为我们烤金色的饼,啊河童你要到哪里去?

 

你已经忘年,你已经忘年,你已经忘年

最美丽的地方不是天堂,而是你我不经意地闯入了幽远的神秘!

李泰祥 – 简介

李泰祥,著名台湾音乐家、齐豫成名曲《橄榄树》的作曲人。1973年获美国洛克斐勒全额奖学金,及国务院交换计画学者奖学金赴美,至各大学音乐学院及交响乐团观摩研究。一年后李泰祥回台,即投入音乐创作的工作。这二十多年来他不断的创作,在国内外发表作品如:《大神祭》、《大地之歌》、《太虚吟》、《幻境三章》、《生民篇》、《运行三篇》、 《张骞传》、《三式–气、断、流》、《棋王》、《山弦巢》等为代表作品。他的作曲家地位早已被肯定为台湾中生代的代表人之一。

 生平

1941年2月21日,生于马兰乡原住民家族,父亲李光雄先生,母亲李莲銮女士为南投县埔里乡人。

1956年,考入国立台湾艺专美术印刷科,而后转入音乐科,主修小提琴,在校期间,他在小提琴演奏上表现突出。

1964年秋,国立台湾艺术专科学校音乐科毕业后随即受聘担任台北市立交响乐团首席小提琴。

1971年春,在台北首次尝试实验性多媒体的演出,为划时代之作品发表会,深具历史意义。

1972年秋应德国歌德学院之邀,与德籍柯尼希教授等组成四重奏团,巡回公演于台湾及东南亚各大城市,深得好评。

1973年春获美国洛克斐勒全额奖学金,并应美国国务院之邀,美国各大音乐学府暨美国各大交响乐团访问观摩进修。

1974年冬回国后,受聘担任台湾省立交响乐团及国立台湾大学管弦乐团指挥,业余更致力于创作。

1975年发表其管弦乐作品《现象》,并指挥台湾省交响乐团合作首演。

1976年发表《雨、禅、西门町》录音带音乐(Tape Music)。另有《大神祭》清唱剧,后由云门舞集改编成《吴凤》及射日》舞剧演出。

1977年春,在东京发表《清平乐》,在台北发表《大地之歌》室内乐曲。同年秋并应邀参加日本第三届亚洲新媒体演出。

1978年春发表第一次《传统与展望》音乐会,演出《太虚吟》等佳作。

1981年在德国佛洛都(Vlotho)世界音乐会发表《幻境三章》。

1982年春发表第四次《传统与展望》演出《美的飨宴》。

1983年春,发表第五次《传统与展望》演出《新调》,将校园民歌以管弦室内乐形式演出。

1984年春为云门舞集写成《生民篇》-四部钢琴及打击乐、《薪传》-管弦乐等舞剧作品。同年由军方委托创作小型歌剧《张骞传》,演出十数场,极受欢迎,并为军方立下典范。

1985年秋,他将此作品改写为大型歌剧《大风兮起》惜尚未能发表演出。

1986年11月30日应行政院文化建设委员会委托创作《三式-气、断、流》钢琴五重奏,在《中国当代作曲家联展》中首演,显露其才华与独特风格,颇受好评。

1987年春发表大型歌舞剧《棋王》。

1993年,用国语、台语、及原住民语,为女声、打击乐、钢琴及弦乐四重奏所写成的室内乐曲《山、弦、巢》于国家音乐厅发表首演。

李泰祥前半生除了创作严谨的古典音乐外,非常重视音乐推广,认为艺术应走出象牙塔,在艺术与大众音乐之间应可开辟一个新的空间,所以曾为众歌者创作了为数可观的大众艺术歌如:《橄榄树》、《告别》、《春天的浮雕》、《答案》、《错误》、《菊叹》、《旅程》、《你是我所有的回忆》、《一条日光大道》、《叹息瓶》、《既然你问起》等歌曲,均曾风靡时,流传许久,主要因为他的歌曲结合了学院的精致外,更触及到探讨与巧妙的融入许多各种不同观点的文化。

1988年罹患帕金森氏症,在种种颤抖与行动不便等病魔侵扰下,仍然负隅力顽抗。

1994年春《气、断、流》钢琴五重奏再次在加拿大多伦多成功演出。

1997年,获得台湾金曲奖特别奖。

2000年接受脑部植入脉冲手术后完成《自彼次遇到你》声乐及钢琴弦乐三重奏室内乐,民歌与艺术歌系列作品。

2002年采用李来望先生所作之《吉拉嘎山》史诗来创作原住民阿美族史诗清唱剧。

2004年至2005年接受委托为本土编作客家民谣《客家山歌-山老田》声乐及管弦乐作品,及为布袋戏、现代舞、声乐、锣鼓管吹及弦乐之作品《惊见霓虹关》,并重为《天黑黑》,《丢丢铜》等台湾民谣新编大型管弦乐作品,完成以阿美族史诗来创作之为声乐,击乐及大型管弦乐作品《狩猎》,除热心公益外,对推动台湾本土及原住民音乐及文化不遗余力。

2013年4月,获得第32届台湾“行政院”文化奖。

2013年11月因甲状腺癌恶化住院。

2014年1月2日8点病逝于台湾新店慈济医院,享年73岁。

荣誉

与作词人沈吕白合作,以一曲《欢颜》夺得第16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剧情片配乐奖提名。

《名剑风流》获得第18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剧情片原作音乐奖。

《今年的湖畔会很冷》获得第二十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原作电影音乐和最佳电影插曲提名。

1997年,获得台湾金曲奖特别奖。

2013年:获第32届行政院文化奖

李泰祥 – 主要作品

歌曲

  曲名  创作年代  作词者  

  《一根火柴》 1976年   林雄

  《轻轻的走来你的身影》 1977年   林绿

  《寄语》 1978年   吕啟瑞

  《他的眸子》 1978年   王玉萍

  《浮云歌》 1978年  王玉萍  

 《三月的风》  1978年    王玉萍  

 《少年遊》  1978年   吴念真  

  《明天有我》 1978年   吴念真  

  《归来》  1978年  吴念真  

 《驰骋》 1978年 吴念真 

 《情书》 1978年 吴念真 

 《欢颜》 1978年 沈吕百 

 《你是我所有的回意》又名《影子》 1978年   李泰祥

 《今年的湖畔会很冷》 1980年   沈吕百

 《走在雨中》 1981年   李泰祥

 《我在梦中哭泣了》 1981年 李泰祥 

《预感》  1981年  李泰祥 

《爱的迷蒙》  1982年  李泰祥 

 《水声》 1982年 林绿 

 《春天的预兆》 1982年  常歌

 《告别》 1983年   李格弟

 《分离的夜晚》 1983年  吕啟瑞

 《有一个人》 1983年   李敏勇

 《山之旅》 1983年   林绿

 《岁月与酒》 1986年   李格弟

 《请你》 1986年   李格弟 

 《相遇》 1986年    姬秀愚

 《错过》 1986年    姬秀愚 

 《轮回》 1986年   钟离离

 《盼望着》 1986年    虚非易

 《结果》 1986年   虚非易 

《雪莲》  1986年   钱懹琪 

 《过时舞步》 1986年   钱懹琪  

 《完整的一个人》 1986年   钱懹琪  

 《叹息瓶》 1986年   钱懹琪  

 《第二上初恋》 1986年   钱懹琪  

《我不知风从哪里来》  1986年   钱懹琪  

 《如果你来》 1986年  钱懹琪  

《讨海人》  1991年  李泰祥 

《 枫桥夜泊》 1991年    李泰祥 

 《盼你 念你 望安》 1991年    简上仁

《你的小手是暖暖的爱意》  1991年    邓华娟

《蝶恋》  1992年  黄环环 

 《想你 念你 温柔的唇》 1992年   黄环环  

 《也许》(又名《铜铃花》) 1992年   黄环环  

《四季(心情)》  1992年   黄环环  

 《南岛/阳光》 1999年  黄环环  

《叫做台湾的摇篮》  2001年  黄环环  

台湾音乐一个时代终结

2014年01月05日 (来源:扬子晚报)

  在和病魔缠斗26年之后,台湾“音乐教父”李泰祥于今年1月2日辞世。“多想啊,就这样沉沉的睡去,泪流到梦里,醒了不再,再笑一笑,一笑就走了。”台湾著名音乐家李泰祥在曲中如此诠释《告别》,也曾为歌曲《橄榄树》作曲。与帕金森氏症缠斗多年之后,73岁的他终于和我们告别了,也送别了台湾音乐的一个时代。

  李泰祥生于台湾台东县阿美族原住民的清贫家庭,曾考入“国立台湾艺专”美术印刷科,而后转入音乐科,主修小提琴,在校期间,他在小提琴演奏上表现突出,毕业后曾担任中国青年管弦乐团、台北市立交响乐团、台湾电视公司交响乐团等的首席小提琴及省立交响乐团指挥等要职。李泰祥的音乐创作是自学的,在校期间已在《制乐小集》发表其早年作品,一生作品甚多,其中以《橄榄树》、《欢颜》、《告别》等歌曲闻名,也捧红了包括齐豫、潘越云、许景淳、叶倩文在内的一众歌手。

  据悉,台湾艺术家合奏团原定1月5日在台南举办一场李泰祥歌乐经典音乐会,李泰祥的女儿李若菱还曾表示将亲赴现场,首唱全新改编的《橄榄熊》向父亲致敬,遗憾的是音乐会最终变成了追思会。不过他所创作的经典已经深深地与那个时代联系在了一起,如今我们就来回味一下他创作的经典老歌。

  不得不提的《橄榄树》

  《橄榄树》是齐豫的第一张个人专辑,与专辑同名歌曲《橄榄树》则是李泰祥和作家三毛在民歌时代所共同合作的经典之作。一位是开启古典与流行音乐结合滥殇之音乐大师,另一位则是首开异国写作风情而扬名文坛的畅销作家;在乐以载诗的瑰丽年代中,共同将音乐与文学织锦出一段美的执着与追寻。三毛在接受采访时说,1978年李泰祥先生要她写一些歌词,催得紧,她一个晚上写了九首,其中一首就是《橄榄树》。三毛选择了用橄榄树来表达她向往自由的心声,是因为荷西。荷西的家乡在西班牙南部,那里的特产就是橄榄。《橄榄树》后经李家祥谱曲,齐豫深情演唱,再加上1979年电影《欢颜》采用它作为主题曲。《橄榄树》早已深入人心,成了人们心中永远的歌。

  专辑《错误》

  诗是诗歌,原本是可以唱的。所以李泰祥弹着琴唱起了郑愁予的诗句,低吟长歌间:“天地人、你我他混沌为晴空阴雨,也无所谓时空交错,顺流而下,逆流而上,放歌千万里!”郑愁予第一次听到李泰祥为他的《牧羊女》作的曲时,就对他很有信心,而李泰祥的朴拙和田园气息的歌声更适合唱他的早期作品。于是,李泰祥怀着兴奋的心情开始了《错误》之旅。

  李泰祥认为:“郑先生的诗基本上很容易谱曲,但也容易滥用,郑先生的诗有很多层次,一般人常注意表象而忽略他深沉的一面,一个作曲家如果不能体会诗中更深一层的含意,作品就会太浮躁了。”李泰祥在音乐上深受了哥仔戏(台湾地方戏)、贝多芬、山地音乐等的影响,从一开始他就在意识上融入本土音乐的理念,心中也一直生存着为自己的民族歌唱的强烈渴望,之所以为中国诗歌作曲,应是这种意识所驱使。李泰祥在作曲的同时也教授着声乐课,所以在声音的表现上,他更明白音色的重要性。

  专辑《自彼次遇到你》

  《自彼次遇到你》是李泰祥首次以室内乐表现的“流行”演唱作品,在创作上回归到最简约的表现形式,以钢琴弦乐三重奏搭配人声演唱诗的作品。钢琴、小提琴、大提琴的室内乐演奏,是李泰祥以生命感动刻画的室内乐,每个器乐声部都有其独立而精彩的演奏,可以说,若除去演唱声部,器乐演奏依然是独立的作品。

  在演唱人选方面,李泰祥刻意挑选具专业声乐背景的男女演唱林文俊、徐芊君担任,可想见此次演唱的要求有多高了,因为在《自彼次遇到你》专辑里的每一首曲子,都将人声演唱设定为器乐的一项,对于演唱者的发声、转音、歌声动态等等有更高的要求标准,绝非一般歌唱技巧可以胜任,也因此透过林文俊、徐芊君的声乐演唱底子,将诗的意境更艺术化了,浪漫的气氛因演唱者的高度诠释而更加浓郁。主打曲《自彼次遇到你》以两个版本表现,一个是由林文俊个人演唱,呈现雅致、柔情特色,另一则是李泰祥与林文俊合唱的版本,后一个版本为了呼应李泰祥更为豪放的音色,特别加入了南洋风情的吉他伴奏,也让本曲更显得如民谣般清新隽永。尤其是在录音的处理,李泰祥与林文俊合唱的《自彼次遇到你》这个版本,细心的乐迷会发现李泰祥的歌声和林文俊的空间感如此不同,而这便是李大师刻意安排的效果:由李泰祥诠释“梦想”的一端,高亢缥缈。林文俊则是“现实”的一面,热切温柔,两股力量在曲中交缠,激荡出令人回味的情感张力。

  专辑《这是一个秘密》

  这首情歌大胆采用阿美族母语和歌曲呼应,一段不必说清楚的情韵,勾引出另一个辽阔的浪漫奇想。李泰祥的情歌总是能够在我们的爱恨世界里保留了一块想象的天空。此外这张专辑的录音方式,也回归到最传统的形式,选择在“十方乐集”表演厅采取室内乐现场演奏同步录音,这在国内录音工程上少有人轻易尝试,因为录音师需全副设备进驻现场多日,演奏者则需将默契培养到最佳状态,需付出的心力、成本都太高了,而对于国家音乐厅交响乐团小提琴首席吴庭毓等这些国内第一把好手而言,仍然觉得李泰祥的曲子是高难度的挑战,因此每一首曲子可说演练不下数百遍,才能在录音过程中一气呵成,却仍然难以达到大师高标准的要求,对于这些音乐家而言,录音常是从深夜到凌晨,挑战的不仅是演奏技巧,更是情感诠释力!当然,这样的录音过程对于李泰祥的健康而言,更是吃力的考验,大师为心中那份美丽的执着熬夜奋战,而终于有这张作品面世。

  整张专辑处处可见惊奇,拿最耳熟能详的《你是我所有回忆》来看,这次诠释便多加了女性情感的积极色彩,将《死亡之舞》的探戈节奏如调味般淡淡加入,情感便有了烈焰的光彩,而一开始由吉他将探戈曲式引向结束,却代表着结束是另一个开始。在这次的编曲上,李泰祥更希望大家注意每首曲子的前奏、间奏、尾奏部分,因为这些都是演奏与演唱互相应答的精彩表现。

  其他专辑

  《最美的遗憾》

  专辑是聚集了李泰祥众多弟子献声的作品集,对于听了众多的流行歌曲的人们来说,里面有熟悉的人有陌生的人也有意外的人。李泰祥的流行乐创作是与很多人完全不同的,所谓商业因素是不存在的,所有专辑创作与演唱都是在一种艺术的氛围下完成的。《最美的遗憾》告诉大家:世界上没有一种东西是完全一体的,虽然社会的笼罩是无情有力的。但是,只要我们向前看,回回头,发现真实的自己,就已足够了。所以,这里只有情感,哪怕是最美的遗憾。

  《你是我所有的回忆》

  创作手法是用的西洋调式的,但感受情绪上却完全是自己的:“雨在风中,风在雨里,你的影子在我脑海摇曳,雨下不停风”李泰祥的含蓄悲伤、齐豫的低吟浅唱、纵声高歌,无不是那种内敛、热情,无奈、悲伤的倾情体现。这也许是齐豫一直以来是李泰祥的代表弟子的原因了。此专辑中所有的演唱者都是女性,想必也不要奇怪。

  《酒与岁月》

  究竟是岁月还是酒?感叹是何等的悲壮,又是如此的宿命。演唱者许景淳1985年与李泰祥合作《相遇》专辑,当年也参加了李泰祥《传统与展望》系列舞台演出。她的声音自然的有一种尘世之外的感觉。

  刘浏 整理

李泰祥日记(1981年)

  巨人行行又行行,来到一处曼曼荒草地。回想儿时,曾嬉戏跳跃在碧色如茵草地上,并曾濯足于路边小溪,嘴角不禁露出儿时微笑。儿时的歌声如清泉般甘澈清凉,我曾如斯。失去的春之明媚,似已重新照临于我眼前。巨人行行再行行……回想儿时纯真无邪之情状,内心不觉碎然

在那个纯情的年代,女学生很容易仰慕中年老师,因为那里有父亲的慈爱和对小女儿温柔的呵护,那里有温煦的晨光和习习的晚风。《窗外》这部戏并没有再大马上映,你是在那里观赏的?谢谢你的祝慰,像金马一样奔腾吧!

这里夏日炎炎,那里暴风雪,松柏、枫树、绿草也熬成了冰挂。想不到我们这里热气腾腾的,你那里却凝固成了白雪琉璃世界。大地真是奇妙,而且悲喜交集,好坏都是经纬两度,人心也是如此风霜似刀剑,无他,冰冷或燃烧总会过度!

8 則迴響於《忘年之遇——致李泰祥

    • 虽不免感伤这民歌时代的终结者,我们正逢其时赶上这美好的年代,照亮了苦涩的年华与蓬勃的青春,给了我们最美好的回忆,虽然告别了肉体的腐朽,但也可视为涅磐,我们应该有勇气微笑面对,这凋零的时代!

  1. 最收悉的歌也只有“橄榄树”。
    虽然不曾知道李泰祥,不过“橄榄树”是我从来都无法忘掉的经典歌曲。
    也是我童年时期唯一听过的最优美且难忘掉歌曲。
    一代宗师离开了,新一代的新旋律也来临了。

    • 谢谢李麟。也许有新的音乐出现,像周杰伦、陶吉吉、阿信、苏打绿、陈绮贞的音乐曲风,但要影响整个时代潮流成为文化艺术的经典就不是说说而已,而是永恒的记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