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诺登

Liam Hemsworth。以爱德华·斯诺登為題材的作品微電影《爱德华·斯诺登》

何谓机密?

自由的自由的漏网之鱼,窃听的泡沫呼吸

霸权主义或强权对决不在言论上

而在人类思维的安全网,要如何逾越

那火线那围墙那攻克的一触即发,战争不需要良知

只需要抹煞行动和发号司令

正义是微弱的呼声,它在逃逸

玩着谍对谍的游戏,匿藏,引渡的最后通牒

这时代没有英雄,只有捍卫言论自由的

叛国者。

斯诺登,他是雪地上的一束白光,无所遁藏的机密

滞留在陵镜的瞳孔,幽暗、青冥,告诉你什么是生命时限和压迫

什么是对抗和必然的牺牲,他选择了不掩饰(这说明了不可切信的虚伪脸孔)

在小节中摧毁隐私,在大气候里冒险闯关

谁才是救护主?

在香港酒店偷渡就像一场微电影的摇旗呐喊,不去英国不去法国

是人权自由的遗落,过境成了窃听风暴的政治庇护和残酷角力,顶着无国界的难民特殊身份

返回冷战时代的戏码,俄罗斯抑或冰岛谁才是兵下险棋的人道主义

原来的你是佛的弟子,如楞严经处在的琉璃世界:

如果不是佛为我们说破这众生迷惑颠倒,我们很难觉察事实真相

虽然星罗棋布,你已经不知去向!

出生 1983年6月21日 (1983-06-21)(30歲)

美国北卡罗来纳州伊丽莎白市

情况 未知,最后所知的下落:俄罗斯莫斯科,即将去往:古巴夏灣拿

国籍 美国

职业 系统管理员

雇主 博思艾倫諮詢公司(Booz Allen Hamilton,2013年6月10日解雇)

知名於 PRISM 告密人

宗教信仰 佛教

刑事指控 盗窃政府财产、未经授权的国防通信、未经授权机密情报通信

爱德华·约瑟夫·斯诺登 (英语:Edward Joseph Snowden,1983年6月21日-),前美國中央情報局雇員,美國國家安全局技术承包人,於2013年6月将美国国家安全局关于PRISM(稜鏡計劃)监听项目的秘密文档披露给了《卫报》和《华盛顿邮报》。消息指出,期間曾經逃居香港Mira Hotel,後來退房[12]轉移往香港的另外一間酒店居住。目前斯諾登正在逃避美國政府及英國政府等情報及安全單位的刑事追捕。2013年6月23日下午3時,香港特區政府證實斯諾登已自行循合法和正常途徑離開香港,《南華早報》則報道斯諾登於2013年6月23日香港時間早上10時55分由香港國際機場1號客運大樓28號閘口搭乘俄羅斯航空213号班機前往俄羅斯莫斯科,並於同日莫斯科當地時間下午5點03分抵達莫斯科谢列梅捷沃国际机场。

早年家庭生活愛德華·斯諾登出生於北卡羅萊納州伊麗莎白市(Elizabeth City)。父親是賓夕法尼亞州的居民,為美國海岸警備隊官員。母親是馬里蘭州巴爾的摩的居民,為馬里蘭區美國地方法院的一位辦事員。另外,他還有一位胞姊,從事律師的工作。

學業與事業1999年,斯諾登舉家搬遷到馬里蘭州埃利科特市,在那裡他在安妮·阿倫德爾社區學院學習電腦,以獲得必要的學分用以獲得高中文憑,但他沒有完成課程其後他獲得普通教育發展證書。

2004年5月7日,斯諾登自願加入美國陸軍,同時希望最終能參加特種部隊。他說:“我要爭取參加伊拉克戰爭,因為我覺得作為一個人,我有責任,幫助人們擺脫壓迫”,但僅僅幾個月後,他在訓練事故中,折斷了他的雙腿,而在9月28日被除役。后来他曾在国家安全局设置于马里兰大学的一处隐蔽设施担任警衛。在此之后,他又在中央情报局担任与信息技术安全有关的职务。

2007年,美國中央情報局将其派驻瑞士日内瓦负责维持電腦网络安全,并给予其外交身份掩护

2009年,离开中央情报局,前往一家美國駐日美軍基地中的国家安全局设施,为一家私營承包商工作。

2013年某月某日,斯諾登與他的女友住在夏威夷歐胡島維帕(Waipahu)。此時,他已在国防承包商博思艾倫諮詢公司(Booz Allen Hamilton)工作了不到三个月,职务是在夏威夷的一处国家安全局设施内担任系统管理员。他约有$200,000美元的年薪(收入数据极可能夸大而产生误导效应,参见http://ciaagentsalary.org/),与女友一起过着舒适的生活。但他愿意牺牲这一切,因为对美国政府的秘密监控工程感到良心不安。[10]儘管如此,在6月10日他被以“違反公司道德和企業政策”解僱後,他的雇主對這種說法存疑。記者格倫·格林沃爾德(Glenn Greenwald),優先採訪了斯諾登,並報導了斯諾登的爆料。他後來寫道:“有可能博思艾倫諮詢公司(Booz Allen Hamilton)使用的是按比例分配的數字,或者可能斯諾登談到的是他在戴爾公司時的上一份國家安全局工作的薪水。”《卫报》形容斯诺登对隐私的价值怀有强烈的热情;他的笔记本电脑上附有支持互联网自由组织的标签,包括電子前哨基金會和Tor。尽管他说自己曾“相信欧巴马的保证”,但还是在2008年大选中将选票投“给了第三党”。政治献金记录显示他为荣·保罗的初选进行过捐赠。

2013年5月20日,前往香港。

2013年6月23日,滯留於俄羅斯莫斯科國際機場的過境區域。

告密行动主条目:稜鏡計畫

向媒体透露棱镜计划(PRISM)

由愛德華·斯諾登洩露給“衛報”的絕密文件,原本將於2038年4月12日解密。2013年5月,斯诺登以治疗癫痫为由申请暂时离职并获得批准。5月20日,他飞抵香港,入住一家酒店,在此将秘密文档披露给《卫报》并接受该报采访。

斯诺登解释了自己披露这些文档的理由,说自己“愿意牺牲掉这一切(工作、收入、女友)(把真相告诉世人),因为美国政府利用他们正在秘密建造的这一庞大的监视机器摧毁隐私、互联网自由、和世界各地人民的基本自由的行为让他良心不安”。

斯诺登的身份是出于他本人请求,在文档泄露后数天由《卫报》和《华盛顿邮报》公开的。他解释了放弃匿名活动的原因:“我不想隐藏自己的身份,因为我知道自己没有做错任何事情”。]他表示自己钦佩泄漏五角大楼秘密文件的丹尼尔·艾尔斯伯格和泄密给维基解密的布拉德利·曼宁,同时“细心地挑选了外泄的文件,确保都是关系公共利益的材料。许多材料能造成更大的影响,但我没有泄漏。伤害人不是目的,揭露真相才是”

2013年6月17日,英國《衛報》再公開由美國中情局前職員斯諾登取得的情報資料,指2009年倫敦舉行二十國集團峰會期間,倫敦當局利用特設網吧,於電腦安裝軟件程式截取電郵及監控資料,又入侵手機保安系統,監視與會各國領袖及官員通訊和電郵文件。

寻求庇护斯诺登表示之所以来到香港泄密和接受采访是因为香港有保护言论自由和异议者人权的承诺,是地球上为数不多的可以抵抗美国政府势力的地方,而且自己 “有从拥有共同价值观的国家寻求庇护的倾向”,并说冰岛是理想的选择。冰岛的一家言论自由倡导组织——国际现代媒体协会(IMMI),已经发表了一份声明,为斯诺登提供法律建议和获得庇护的援助。[21] 然而,冰岛驻华大使 Kristin Arnadottir 表示,冰岛无法为斯诺登提供庇护,因为该国法律要求庇护申请人必须身處于冰岛境内。

6月10日,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称斯诺登 “快要用光现金”,而《衛報》的 Even MacAskill 称,由于香港酒店的昂贵开销,“他的信用卡很快就会超出使用限度”。斯诺登居住的美丽华酒店宣布斯诺登在当日已经退房。[23][24]香港立法会议员叶刘淑仪建议斯诺登主动离境,或者等待被引渡出境。

据报道,俄联邦总统新闻秘书德米特里·佩斯科夫(Dmitry Peskov)表示俄方愿意在斯诺登提出申请后进行有关庇护的讨论。

2013年6月13日,香港《南華早報》刊登斯諾登專訪。在专访中斯诺登说自2009年以来美国国家安全局(National Security Agency)一直在入侵中国内地和香港的电脑,包括香港中文大學、政府及私人機構、政商界人士和學生以及内地一些目标,但斯诺登说他提供的资料未包含关于中國軍事系統的资料。还说他没打算离开香港,准备在香港的法庭挑战美国政府。

斯诺登称自己既非英雄也非叛徒,并披露以下内容:

1.美国国家安全局“棱镜”计划范围包括中国内地与香港地区的个人及机构;

2.美国向香港施加外交压力,威逼港府将他引渡返美;

3.香港的法治将保护他免受美国压迫;

4.他一直担心自己和家人的安全。

香港有線電視新聞在2013年6月13日引述《紐約時報》的報道指,香港及美國的政府律師一致認定斯諾登犯下洩露官方機密等數十項可以同時在香港和美國被起訴的罪名,足以進行引渡程序,其中一項罪名是洩露官方機密。又估計斯諾登會向香港尋求政治庇護以拖延引渡程序,但等候期間可能會被還押。

2013年6月18日,斯诺登已通过中间人士向冰岛发出了申请避难的非正式请求,冰岛政府也证实已经收到斯诺登的避难请求。

6月23日,斯诺登在维基解密的帮助下,搭乘俄罗斯航空公司(Aeroflot)客机从香港前往莫斯科。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